Archive for 二月, 2009

杀手死了

星期二, 二月 10th, 2009

早就听说过片名《这个杀手不太冷》,今天才看,两个小时零十二分钟,本来算好看完刚好熄灯睡觉,可是刚才观赏的过程中,有种五味纷呈的情绪此刻尚未散尽,且趁着这股余温写下只言片语。

在电脑里把这部片子重命名为“初恋”,因为这是我感受最深的两个字。少女马蒂达爱上杀手里恩,年龄的悬殊可以把这种爱情理解为恋父,也可以想成是对英雄的崇拜,十二岁的小女孩爱上一个中年男人,这看似情理之外却是情理之中,童年的苦难加上目睹亲人遇害的经历让小女孩过早地成熟,而里恩从19岁初恋后再无情史,他摘下墨镜脱下风衣后,只是个呆呆的,滞后的,懵懂的,情商上甚至不及马蒂达的男人。对于剧情不必赘述,杀手之死缘于爱情却是一开始没有想到的,原以为编剧会把这故事设定为父女之情,却最终用了巧妙的“初恋”让一切那么合情合理,当我们也跟着心动的时候,记忆像拉开一段线头,滚滚而来。

我的初恋已经记不清了,严格意义上来讲也许那并不算,说是暗恋或者崇拜可能更贴切一点。那是一个教历史的年轻男老师,戴黑边眼睛,文质彬彬,知识渊博,帅气(这点在后来同学会时回忆起来,居然很多女同学不以为然,让我觉得她们很没有品位。),上课不看书洋洋洒洒天南海北无所不知,打铃的时候先在门口抽根烟再进门,中途烟瘾上来了,会很直率地说“我出去抽根烟”,啊,简直帅呆了~当时他刚大学毕业不久就与同校的女友结婚了,使得这场暗恋不了了之,但是他在无形中影响了我今后对男性的审美观。

初恋终究会死去,但是那些成熟的,睿智的,优秀的男性让小女孩们有了一段美好的悸动,最终我们还是有我们的路,他们会在我们的生命中离去,只是我们偶尔怀念,正如最后,杀手死了,女孩也回到她的学校,一切,就那么云淡风轻,在她的生命里,就像切去一段胶卷,自然地又接了回去。多出的是记忆里的那盆绿色植物,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