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一月, 2007

小血拼

5 条评论 2007年1月31日

    早上五点忽然醒来,起身上了厕所,再睡下却发现人很难受睡不着,翻来覆去一会儿才发觉原来是胃痛。困,懒得起来,于是侧身蜷缩着揉肚子,终于睡着了。之后六点又被闹钟吵醒,一醒就胃痛,继续蜷缩着揉肚子,又睡着。七点半被爸爸吵醒,然后是外面小学的广播声,我大声叫着又睡着。九点半的时候爸爸又进来,开电脑,门一开,一阵烟味顿时灌进来,搅得我胃又开始疼,而外面小学开始做广播操,实在是忍受不住,只好闭着眼睛起来。
    因为睡不好,所以整个上午笼罩在沉闷的气氛中。人迷迷糊糊,还是很想睡。但是约了跟潘出去。先自己去银行拿钱,快到建行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带钱包,于是很气愤地又回家拿。天气很热,我里面短袖外面羽绒服,这么来来回回身上都是汗。还好不是双休日银行没有很多人,一切顺利。
    跟潘出去收获还是很丰富。买了两对耳坠(其实我是打算买耳钉的),一对是长长的雪花,很漂亮,还有一对是大大的爱心,也很漂亮。还买了两条围巾。一条是绿色的披肩,上面有金线缝着,感觉很华丽,还有一条是白色的围巾,也有金线,两月四号就是春天了,冬天即将结束我却开始买围巾了,说实话把围巾拿在手上的时候人就开始冒汗,但是没办法啊,今天出来的目的就是买围巾。还买了两个扎头发的,可怜我脑袋后面小小的一根尾巴,很多都不能扎。如今看到这几样都是会让我特别的心碎,第一是手机链,嗯,因为我的手机不能挂手机链,但是手机链真是越来越好看,可惜只能伤心地飘过;第二是夹子还有扎头发的,啊,短发的苦恼,最近出现了很多雍容华贵系列,是我超级爱的那种,金色的发夹,在灯光底下闪闪发亮,超级美丽,太爱了,每当经过有这种发夹的地方我就像小孩子看到糖果一样怎么都拉不开,就是一幅嘴巴张大口水直流的傻样,潘看了我没想法,因为我一直都是“哇,好漂亮!哇,好美!”真希望以后能有机会走一下雍容华贵路线,头上脖子上手上身上都是金光闪闪,啊呵呵呵~~~多么虚荣的女人啊。
    中午我们吃了麻辣烫,不错诶,没想到延安路也会有麻辣烫,照样是素菜五毛荤菜一块,很便宜,而且也好吃,打算以后都去那儿吃了。省钱买好看好玩的东西,这样才是新时代精打细算的先进女性。
    哦,再说一句,我要减肥。

奶黄包

8 条评论 2007年1月30日

    我会蒸奶黄包。就是那种类似于小白兔的包子,里面有黄色的东西,甜甜的,很好吃。很有意思。要先把水烧滚,然后再把包子放在蒸架上蒸大概五分钟。
    昨天是没等水烧开直接放包子的,结果拿出来可怜的小兔子都瘪了,很难看。今天我换了种方法,等水开了再放包子的,拿出来效果很好,白白胖胖的。一般来说我总是害怕烧开的时候,烧泡饭的时候饭扑的一刹那,很可怕。水气都涌上来,盖子扑扑作响,而里面的水都要溢出来的样子,于是马上冲过去关上煤气。今天蒸奶黄包的时候也是胆战心惊,因为是水烧开才放包子的,之后也没放冷水,就是烧开的水在蒸,不敢走开,就是站在一边仔细地等待。妈妈打来了电话问我在干吗,我心里都是奶黄包,就怕水蒸干或者水扑出来,草草地回答一些,就又跑回厨房。包装袋的说明书上说是蒸8到10分钟,可是我不知道这个8到10分钟是要多大火多少水的情况下的,于是拿出妈妈教的绝招,拿着筷子隔半分钟戳一下小兔子,看软不软。方法很不错,要不然我真的会直接把包子拿出来尝尝看。
    蒸奶黄包的同时,热了牛奶,这样的早饭让我十分满意。嘿嘿。
    我忽然觉得我这篇文章怎么写的跟小学生作文一样,可怕。

好讨厌的感觉

5 条评论 2007年1月26日

    从某个同学会出来准备回家。我跟一个同学一起走。左看右看的时候,仿佛看到我同学的后面有个小偷,他的手伸向我同学的衣服口袋,我马上叫了起来。定睛一看,原来不是我同学,是另外一个人,不过他的钱包就在外面了,差点被偷。小偷很生气,上来打了我。周围的人都没反应。不过我一点痛的感觉也没有。
    然后画面一转我大包小包在家旁边,准备回家。又是一个小偷猖獗的地方。大家都尽量不选择从这儿走,不过这是我回家的必经之路,不得不,我只能提高警戒,小心翼翼。走在我前面的人都没事情。可是我走的时候,三四个人出现了,我一眼就认出他们就是小偷。我很紧张,四周看,但是只能迎着头皮往前走,紧紧抓着身上的包。小偷在我身边发出很大的声音,后来我用近似于跑的速度疾走,这时经过了一个保安岗,我叫了起来,一个大叔从里面跑了出来,可是那帮小偷还是没有走开,在我旁边起哄。我对大叔说我东西要被他们偷了,大叔什么反应我给忘了,但这时,小偷却不跟着我了,离开了,我回头看,我的书包被拉开了,再朝小偷那儿看,其中一个很挑衅地拿着我的钱包向我摆了摆,我很生气地追了回去,可是赶不上,一边追我一边想,我昨天买了东西里面就剩下十块钱,有什么好偷的,就想停下来。可是转念一想,有那么多卡在里面补办起来很麻烦的,于是越发的生气。然后就醒了。
    醒来后依旧是很生气的感觉。依旧沉溺在对小偷的仇恨中,虽然很困却睡不着了。一个人躺在床上,朝天花板发呆,隐隐约约听到有点响动,于是马上起身出来看,没有小偷。再看看外面的门,原来妈妈已经锁上了。终于安下心来回到床上,可再也睡不着了。知道这是梦,却依然保留着梦中很讨厌的感觉,糟糕,其实这也不算是噩梦,但总还是缓不过来,上次火车站的事情我还是没有忘记,我觉得这已经快成为我的阴影了,特别是回头看书包的那个情景,今天又在梦中重现。昨天坐车的时候总是时不时地摸摸口袋,看手机还在不在。越发的觉得这个社会太危险了,我都快成为一个悲观主义者了!

大血拼

1条评论 2007年1月26日

    昨天潘到我家来玩。收到了雪地靴的快递后,我们就出去逛街。收获颇丰。我买了戒指耳钉还有三件衣服,她比我买了更多。回家的时候的确真的只剩下了几个车钱。不过花钱很爽,而且昨天的砍价过程也很有趣,买下了不少根本没有想到会买下的东西。
    西湖时代广场的那家大商场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以前进去过,总觉得很差。不过昨天又进去看了下,不错诶。都是折扣店。nike,adi,还有艾格,我们逛了很久。特别是在地下一楼的艾格,都是两到三折,在花车边上一件一件拿出来看。原先两三百的,现在都只要几十块就够了,我们两个就是两眼发光。之后我买了一件衣服,潘买了一条裤子,那裤子还是去年的夏装,可是明显跟靴裤没啥两样嘛!
    起初在买耳钉的店里看到了一个我喜欢的戒指,可是我觉得不对尺码,没有其它的,就只好走开了。后来在别家看到了很多,于是一个一个试过来,当时我偷偷的问你觉得应该什么价,潘用手做了个十五的比划,然后我转向老板问多少钱啊,老板却不搭腔只是指着柜台上方,我们两个人抬头一看,晕,上面几个大字:“清仓,十五元”。尴尬了,怎么跟我们的理想价格一样了,于是后来我们又翻来翻去,试这试那,结果我还是买了原先的那个喜欢的戒指,潘也买了个,三个指环缠在一起的,很好看。想起去年还是前年在银时代看到的那个有水钻的戒指,还是以后等我有钱去买吧。
    在一家毛衣店,我飞快地买了一件我不怎么喜欢但是料子很好的毛衣。那家的阿姨一直称赞我的大衣好,买的值。说什么是仿eland的,正货要1k多,她香港的女儿自己找裁缝做要400多呢,可还是没有我这件100多的样子好。这个……回家后我把这件事同妈妈说了,妈妈也是每天看到我这件大衣就赞一边好的,搞得我很不好意思,要知道当时在学校还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件衣服穿回去,总觉得这件衣服质量不咋地,总有线头会跑出来。可是年轻人是吧,穿衣服不像大人总是要求什么档次什么品质,好看就行了吧。
    之后逛着逛着路过了一家波希米亚风格的小店。那家的老板特别有意思,特别会说话,我觉得我们只是抱着看看的态度,结果她狂热的来。我们后来也很诚心地跟她说,老板我们知道你这个东西是很好的,价格肯定是贵的,但是我们没钱啊。然后要走。她却把我们拉回来,说什么大家买东西不要事情那么多,走来走去,累么累死,我们现在卖东西就跟讨饭一样的,你们也可怜可怜我们啦。她说这话的时候可笑死我了,之后我就一直笑到底,潘看了我也没想法。
    真的很有意思。虽然钱出去的时候是肉痛的。不过逛了下街又让我坚定了减肥的信念,还有养长发的决心,妈妈对于我的短发一而再再而三的生气啊,这个我不是故意的啦。前面的头发总要修的吧,然后一去理发店那个理发师总是也要修一下后面的头发,然后整个的头发又短了,看到别人养头发那么快我确实也是很羡慕的嘛,反正现在就是不能去理发店了,半年不去,谁拉都不去。

小小雪地靴

淘宝上淘来的,周末特价20元,不过比外面卖得要薄,要小一些。

only

前面开的好低啊!!!

ring

手机拍的,将就下。戒指上是三颗小爱心。很可爱。

QQ

yeal!最后一定要秀下我最新的Q秀。最佳喜欢绿色的不得了。

中级口译强化寒假下午班

1条评论 2007年1月23日

   下午去新东方报了名。中级口译强化寒假下午班。下个月的十号一直到二十七号,中间的年三十到年初三放假。下午的3点一直到晚上九点。中间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本来打算报基础上午班的,就上午下午上课,可是小姐居然跟我说这个班难度不到中口难度,晕倒,那你们开这个班干什么!直接删掉,然后把下午班给我调到上午来上!
   从新东方出来走向车站的路上,越想越可怕。首先是天很黑很冷,近似于伸手不见五指,晚饭时候不能回家要在外面自己解决食物。总不可能餐餐去吃麦当劳吧。也不至于天天拿个泡面到浙图那个昏暗的地下室去吃吧。然后是公交车的问题。66路果不其然在7点钟就没班次了。也就是说要是回家的话还得走一站路去坐11路。从浙图到庆丰村总觉得让人胆战心惊,特别是晚上加上年关将近我一个女的在路上走,不会有什么抢劫的吧。最近总是对社会的治安保持高度怀疑。走到哪儿都有一种危机意识。公交车上怕扒手,路上怕抢劫,一个人在家又怕小偷。简直没一处安全的。
   跟爸爸说了,他倒是没什么意见。妈妈的反应很大,说天天要来接我太累人了。一切都要等他们晚上回来再说。还好这个班是可以退的。我还是希望事情不要变得太复杂。最近的状态不行,自信满满很顺利的事情都会变得异乎寻常的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