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10月, 2007

向阳海岸·奉化

2 条评论 2007年10月30日

九点五十分左右,我们开车出发去奉化聚餐。很多人都不愿意做Jeff开的车,赶紧早早地在别克和CRV中占了位置。三辆车算是组成了一个车队吧,王经理开别克车打头阵,Jeff开小羚羊位于中间,肖旭则开CRV垫底。目的很明显,防止小羚羊乱闯,哈哈。

一个多小时后,到达目的地。从海边的堤岸延伸出一条长长的木桥,顺着木桥过去,就到了一家坐落在海面上的饭店–向阳海岸。饭菜基本上以海鲜为主,最有特色的应该算是米年糕吧,听说只有在奉化才可以吃得到。这样的聚餐,免不了喝酒,大家敬来敬去,想尽方法让对方把酒灌下去。我呢,牢记老妈的叮嘱,滴酒未沾,别人来敬都是用饮料代替。

回来的途中经过黄贤森林公园,在红岩飞瀑下小憩一番。路过一个篮球场,又去打了会篮球。王经理居然会把篮球放在后备箱里。不太懂得规则,还是跟着他们会打胡乱地跑胡乱地强胡乱地投,大汗淋漓,気持ちですね。

 

 

 

 

 

 

 

 

 

 

 

 

 

 

 

 

幻。.城

2 条评论 2007年10月29日

蠢蠢欲动

7 条评论 2007年10月28日

想考公务员想考研。

周六和龚萍逛街。一直在讲这两件事。去年她数学考完就没信心放弃了,只考了三门,没有坚持下去,真的有点可惜。

运气好的还是刘鑫。他也是数学考完就没什么信心了,但最后很是坚持了下来,结果数学的分数线就比国家线高了1分,四级都没过的他英语居然考得还不错。原先报考的是东北大学,来宁大是调剂过来的。因为本科学得是自动化,现在却读计算机,可能还不是很适应,但是还是很想对他说加油。

 

Being a little confusing

没有评论 2007年10月26日

早上在闹钟铃声中醒来,在一瞬间感到很迷茫,怎么又是星期五了。

昨晚的梦还历历在目,只是个比白日梦还不可能实现的梦罢了。这几天晚上都跟着king去吃晚饭,king的胃口很让人佩服,我已经吃撑到不行了,她还可以津津有味地吃上几串烤羊肉。

龚萍辞职了,那家船公司,说是每天都六点多七点很晚下班,不想干了。可我在十一之前的那个礼拜,每天都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多十二多的,到现在忙季过了,也不可能做到六点钟准时下班。

天一阁 略游

7 条评论 2007年10月21日

原计划是昨天下午去美术馆看韩国版画和中韩油画展,结果下午加班,只好取消

早上从鼓楼取了照片,突然想到天一阁,就毫不犹豫地去了那里。天一阁,取名自天水合一,很难想象这样一处世外桃源般的静雅之地藏在繁华城市的一角。尽管抬头可以看到耸立的高楼,却完全感受不到车水马龙的喧闹声,相反,时不时地传来几声鸟儿的鸣叫,更添几分静谧,连垃圾箱和洗手的瓷盆都可以这么古色古香。 郁郁葱葱的草木,碧绿的水,让人怀疑还处在炎热的盛夏,只是鼻尖飘过阵阵的桂花香,证明秋天的存在。留给我印象最深的设计成各种花型铺在地上的鹅卵石,阳光中树枝的缝隙中倾泻下来,在石面上闪烁点点斑驳的痕迹。

一切看图说话。图片是用30万像素的手机拍的,将就着看。

被鸭子浴花所困扰

3 条评论 2007年10月18日

坏就坏在当收到朱幸娣的样品时只量了一下尺寸,没有仔细跟色卡号对照,Alejandra要的鸭身的颜色是107c的,朱幸娣寄过来的接近102c的,现在Alejandra那边的客户不接受这种有色差的浴花。事实上,她根本就没有按照我要求的颜色染毛巾布,而是用了她们常规的产品,还一个劲地说这就是107c的,早就应该将她列入黑名单。

关于旅游,301的ms大部分选择了庐山,而我们302的选了厦门鼓浪屿,最后还是得由王经理作主。

大家献策献计

3 条评论 2007年10月15日

11月份公司组织旅游,每人计划¥800,时间为3天,去哪好呢?

变味的枫林晚,《活着》,《围城》

5 条评论 2007年10月7日

农贸的枫林晚。收银员换了,让他帮我找书,一副敷衍的样子。书店的背景音乐不再是悠扬淡雅的神秘园,而是放得很大声地我不喜欢的流行音乐,感到很不自在,拿了《活着》和《围城》后迅速离开。

世界并不总是一成不变的,但我还是喜欢固定不变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