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6月, 2007

小资情调

7 条评论 2007年6月29日

农历生日。没告诉任何人,一个人去面包新语小小地奢侈了一把。

工作是越来越糟糕。钱瑛突然回家保胎,什么也没交代就走了。然后老巫婆就安排我接手她的工作,正好赶上公司最忙的时候,我又不是很熟练。每次有人找钱瑛,老巫婆就说,钱瑛不干了,找小陆吧,一下子就把责任推到了我身上,害我东被批西被挨,真是一肚子的委屈。早就不想干这份工作了,但是留下的理由比离开的理由要充分,所以现在只好忍气吞声,苟且而活。既然来了,就应该学点东西再走,不然太亏了。

AT BREAD TALK'S

提拉米苏+苏打水

厨房后台

窗外

 

做了一件很疯狂的事情

4 条评论 2007年6月25日

脑子忽然飘过一个想法,然后不加思索地付诸于行动。难以置信我会去做这样的事,May God Bless Me!

天亮说再见

5 条评论 2007年6月24日

6:20am。天亮了。
当我们唱最后一首歌,《朋友》时,鼻子一酸就扑向文婧,搂住她抱头痛哭。原以为自己不会那么伤感,可以坦然面对她们呢的离开,可是,眼泪为什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昨天一大群人满满地挤在一张桌子上,菜几乎是被抢光的。十点半的时候去k歌,原来说好是要到卡拉鼠的,北区居然停电,只好选在双桥的阳光。阳光的歌太old,连我很想唱的萧潇的歌都没有。一点多,等我们将上半场的繁华唱尽,郭宁昊苏启东一行四人搬完家后也加入我们,将下半场的高潮延续。
终究还是要散场,再见,保重,亲爱的们。

2007年06月23日记事

9 条评论 2007年6月23日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