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闹钟催着起床

添加评论 2008年1月14日

一、眼角的细纹

 

当照镜子时,发现眼角的细纹清楚可见,禁不住又发一阵感慨。时间逝去的真快,似水的年华就在你不经意间悄悄溜走。

以前早上起床都很勤快,闹钟响之前会自然醒,醒了之后基本不懒床,一切速战速决。

现在不同了,闹钟是响了一遍又一遍,才不情愿地起来穿衣服,叠被子,充沛的精力荡然无存。

最可恨的是那让我一直引以为豪的5点几的视力也有看东西模糊的时候。

岁月留在脸上的痕迹可用化妆品掩饰。可岁月来给人心理上的疲惫苍老该用什么抹去。

 

二、每天起床是蓬头鬼

 

圣诞之后元旦之前,烫了个头发。自我感觉有点失败,太卷,显得老气。而且早上必须花点时间去打理,否则出去会吓死人。天生的自然卷变成可怕的爆炸头又一次见证了我心血来潮的错误。

 

三、站着打电话比较有底气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接打电话都是细声细气,毕恭毕敬,但某些工厂听到这温柔的声音会认为你好欺负,使自己陷入一个被动的境地。

站起来打电话时一个值得推荐的方法。挺胸收腹,气发丹田,声音经过喉咙从嘴巴清脆地吐出,首先在气势上要压倒对方。其次声音一定要硬朗,抓住自己的观点不松懈,比如“你到底要不要给我寄样品”“你必须给我准时交货”这种口气,对待欺软怕硬的人就应该这样。而一些合作很好的工厂,就坐着慢慢讲。

 

四、你最近在听什么歌

 

娱乐媒体评论道:当下的唱片市场不景气,歌手青黄不接。

看着sogua音乐首页上那些陌生的名字和歌名,没有想听的欲望。于是只好翻出老歌一遍又一遍地听。

王菲在一次演唱会上说过“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唱歌了,请你们忘了我。”对我而言,这是不可能的事,她的退出,反而让人记住了她,从暗涌到棋子,从寒武纪到香奈儿,从流年到旋木,从我愿意到花事了,空灵的放荡不羁,耐人寻味,可以让人想起她化烟熏妆,闭上眼睛唱歌的模样。

喜欢陶喆的《二十二》,是因为爱屋及乌。但是一旦听上瘾了,却不忍舍弃。“终于发现等待未必有结果,一个人也能走上梦的旅途。”二十二不在,花季雨季已过。

NANAOST。电脑里保存着两部完整的电视剧,一是《似水年华》,很安静,值得细细品味;再者便是《NANA》,让人置身于轰轰烈烈的爱情中。Oliver和土屋安娜的声音,也具有一种穿透力,能一直穿透到你心里,然后被征服。

宇多田光。在2007年日本BEST ARTIST的颁奖盛典上,尽管滨崎步一袭华丽的礼服以压轴的身份出现,但她的受欢迎度不敌平民姿态,在各年龄段都有不少支持者的宇多田光。听她的歌就两首《First love》和《Flavor of life》。

每次听燕姿的《雨天》,总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或许是mv中的故事太让人觉得悲伤,或许音乐传递的感情让人觉得悲伤,或许歌手传达的心声让人觉得悲伤,又或许。。听了之后,会有一段时间变得情绪化。

And so on

订阅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