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5
2008
2

2008年05月25日记事

昨天下午培训结束的时候,终于和老大说了以后辞职的事情,老大愣了几秒钟,随后盘问我整件事情,最后祝贺我考上研究生。自觉有点愧疚,马上走了。

回到学校,听室友说进入了二辩,郁闷了一阵,怎么可能,答辩那天很多同学的论文质量好像不都是很高。他又说是我的总分超过90,我怎么忘记了,白郁闷了一阵。

看来最近上帝挺眷顾我的。

Written by sink in: 记事 |
5月
22
2008
4

孙正义(转自百度)

孙正义

开放分类: 网络IT投资人物财富
孙正义(Masayoshi Son,そんまさよし)
生日:1957年8月11日
国籍:韩裔日本人
职位:软件银行集团董事长兼总裁  
毕业院校:柏克莱大学  

孙正义的父母在九州岛(Kyushu)经营柏青哥生意,祖父辈从韩国移民至日本当矿工,并取日本姓氏安本。

高中时迁居至美国北加州,智慧聪颖的他越级进入加州柏克莱大学就读,主修经济,在学期间利用名震一时的美国喷射推进实验室的资源,搞出一样语言翻译器原型机的专利给夏普公司,很快就赚得他的第一个一百万美元。

二十一岁毕业后,因为思念母亲,再次横渡太平洋回到家乡,并改回自己的韩籍姓氏。他先模拟自己想成立的事业,分别编制出十年份的预估损益平衡表、资产负债表、资金周转表,还依时序的不同,编出不同型态的公司组织图,作出沙盘推演。

一九八一年廿三岁的他成立软体银行,在半年之内,与日本四十二家专卖店和九十四家的软体业者交易来往。高科技真正的舞台在美国,但一九八○年代后期,孙正义还在日本苦心经营,他说服了日本大财团如东芝(Toshiba)和富士通(Fujitsu)共同参与软体银行的投资。但不幸经营不顺利而拆伙,一年后退回财团原有投资资金,孙正义一肩担起损失的责任,却赢得了前辈们的佩服,软体银行声名鹊起,也为孙正义奠定了事业的信用基础。

在他事业的初期,并非一帆风顺,一九九四年,软体银行收购Ziff通讯铩羽而归,直到他接手设施不完善、参展费用高、久为人诟病的拉斯维加斯Comdex电脑展,才算和Ziff-Davis出版公司搭上线。一九九五年,他以二十一亿美元买下Ziff-Davis出版公司部分股权,至一九九六年,总共注资三十一亿美元才得到完整经营权,拥有Ziff-Davis出版公司长久以来以出版电脑周刊(PC Week)、专精个人电脑市场行销研究的Computer Intelligence公司,及曾和微软与国家广播公司(NBC)合资的入口网站Zdnet。

一九九一年,以C语言编译器闻名的Borland公司,准备在日本发行升级版,当时Borland公司执行长Philippe Kahn很快就和软体银行达成共识,他说:「如果我们有任何捍格,都在寿司吧谈妥了」。同年,他说服美国区域网路专业公司网威ell开创东瀛新市场,为了分散风险,再度邀约迪士尼入伙,到了一九九四年,开花结果,网威系统成为区域网路主要标准之一,年营业额达一亿三千万美元。网威副总裁Darl McBride认为孙正义是个可以使任何事成真的中介人。

一九九二年孙正义得到思科系统的日本代理权,现在日本市场的软体销售通路70%都由软体银行掌握。一九九五年二月,孙正义和思科系统总裁钱伯斯讨论销售思科的路由器,以及成立思科日本分公司的可行性。一个月后,软体银行就马不停蹄地邀集了日本十四家会社,共同出资四千万美元,完全准备就绪。思科业务部负责人彼得 克拉克说孙正义不像慢条斯理的日本人,倒像剑及履及的行动派。互联网世纪犹正萌芽,软体银行却已如火如荼地迎接新纪元了。

一九九四年软体银行在日本已拥有日本展览业界最具规模的Expos协会,也持有朝日电视的少数股份。一九九六年,日本雅虎成功进军东瀛,第一年就获利,在店头市场初次公开上市一炮而红。85%日本的网友曾造访此站,更重要的是由雅虎入口网站通往软体银行投资的电子商务。一九九八年二月,软体银行以四亿一千万美元脱手雅虎2%的股票,净赚三亿九千万美元,当年以一亿美元购入30%的雅虎股份,如今只剩28%仍值八十四亿美元。

一九九八年七月以四亿美元投资美国著名的 E*Trade线上券商 。一九九九年全国证券商协会(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urities dealer, Inc.),也同意和软体银行合资共组「日本那斯达克股市」,可能以互联网下单为主要窗口,制度化、透明化的网上交易系统是其特色。至二○○○年,软体银行拥有的美国企业已达三百多家,孙正义的软体银行终于成为真正的「全球作手」。

主要业绩

●软件银行公司自1994年上市以来,拥有日本三百家企业,遍及美国、欧洲重要的合资或独资企业,辖下关系事业、创投资金和策略联盟等一切资产,总共四百亿美金,跻身日本前十大会社。

理念精粹

●把员工每10个人组成一个小组,每组备有经营损益表,逐日修订更新。

●在企业管理上实行彻底的数字化管理,公司采用当日决算制度。

●定期举行敲打1000次会议。

●倘若缺乏对人性的关爱,数字将仅只是数字。」他界定软体银行营运的宗旨是为人类谋福利。

●人因梦想而伟大。在高技术领域内,檀自闯入并扰乱原有秩序的标准经营方式。

孙正义的个人蓝图:

19规划人生50年蓝图
30岁以前,要成就自己的事业,光宗耀祖!
40岁以前,要拥有至少1000亿日元的资产!
50岁之前,要作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
60岁之前,事业成功
70岁之前,把事业交给下一任接班人

实际的履历:

18岁在校园内贩卖从日本引进一种电子游戏获利100万

19岁靠袖珍发声翻译器,将其卖给了夏普公司获得100万美元

22岁(1980年3月) 就读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时所设立的Unison World,多年来经营相当顺利,
大学毕业时,员工已有25人,以200万美元将公司出售给合伙人,回到日本

23岁(1981) 成立Unison World日本以公司名义进行市场调查,用时1年半,40个行业展开一连串市场调查,拜访过各式各样的人、阅读了许多书籍与资料、分别编制出十年份的预估损益平衡表、资产负债表、资金周转表,以及组织图,还依时序的不同,制作出不同形态的组织图,将结果与检查项目表对照,判断这些是不是适合自己投入一生的事业。(调查报告高34公分,10多公尺宽)
   
24岁成立软体银行(批发商)半年之内,与日本42家专卖店和94家的软体业者交易来往,并说服东芝和富士通投资,扩大规模,但因经营不善亏本,一年后退回财团原有投资资金,软银名声大造,并奠定了事业的信用基础

展会上看到HP的《个人电脑图书馆》,于日本最大的出版商联系出版。因出版《个人电脑图书馆》而打出明堂,让软银名声鹊起。但是,1982年,业务蒸蒸日上的日本软件银行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难题。《I/O》、《ASCII》《微软》他们却拒绝为软银刊登广告。

24岁(1982年5月)正义创办两本杂志《Oh!PC》和《Oh!MZ》。两个月后,退货堆积如山,远远超过正义的想象。一本杂志的印刷量为五万本,可是其中有四万多本的杂志积存在仓库里卖不出去。退货率高达85%,堆积如山的杂志被裁成了纸片

26岁(1984)在桥本五郎的帮助下,孙正义创办了购物指南杂志——《TAG》 ,但百试无方,最终因销量不佳关门,这半年间共亏损了6亿日元,处理善后事务花了4亿日元,合起来就是10亿日元的债务。

好像是买电器开关添上了这笔钱

30岁银软帝国

33岁 (1991)以C语言编译器闻名的Borland公司,同年以中介身份引进美国区域网路专业公司网威ell开创东瀛新市场,为了分散风险,再度邀约迪士尼入股,到了1994,开花结果,网威系统成为区域网路主要标准之一,年营业额达1亿3千万美元

34岁 (1992)得到思科系统的日本代理权,并建议思科公司以路由器为试水,测试思科日本分公司的可行性,一个月后邀集了日本十四家会社,共同出资4千万美元,启动项目。同年日本软体销售通路70%由软体银行控制

37岁已经是10亿美元富豪(1994)公司成为上市公司,同年收购Ziff通讯,因接手设施不完善未能成功
软体银行在日本已拥有日本展览业界最具规模的Expos协会,也持有朝日电视的少数股份

38岁(1995)拉斯维加斯Comdex电脑展再次于Ziff-Davis出版公司搭上线,以21亿美元买下Ziff-Davis部分股权
(1995年11月)投入了200万美元给雅虎

39岁(1996),总共注资31亿美元才得到完整经营权,拥有Ziff-Davis出版公司长久以来以出版电脑周刊(PC Week)-专精个人电脑市场行销研究的Computer Intelligence公司
(1996年3月)又注资1亿美元拥有了雅虎33%的股份,日本雅虎成功进军东瀛,第一年就获利,85%日本的网友曾造访此站,由软体银行投资的雅虎电子商务。(1996年7月之后)雅虎的用户以惊人的速度增长

1997年1月,雅虎浏览量达到一个亿

41岁(1998年2月)软体银行以四亿一千万美元脱手雅虎2%的股票,净赚3亿9千万美元,如今只剩28%仍值84亿美元。 (1998年7月)以4亿美元投资美国著名的 E*Trade线上券商 。

42岁(1999)全国证券商协会,也同意和软体银行合资共组「日本那斯达克股市」,可能以互联网下单为主要窗口,制度化、透明化的网上交易系统是其特色。
(1999年10月)投入阿里巴巴3500万美元,之后为帮助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主动退股,套现3.5亿美元

43岁(至2000年)软体银行拥有遍及美国、欧洲重要的合资或独资企业为:美国企业300多家,日本企业300多家
辖下关系事业、创投资金和策略联盟等一切资产,总共400亿美金,跻身日本前十大会社,孙正义终于成为了真正的「全球作手」 。

孙正义要开发像NTT公司那样的公共通信设施,2001年4月,这个梦想实现了。日本雅虎公司开始了BroadBand业务。

44岁(2001年9月),宽带正式开通商用服务

45岁2002年5月,达到三个亿

(2002年9月)已经突破了100万条线路

46岁(2003年2月上旬)就已经突破了200万条线路

(2003年8月)突破了300万条线路

47岁(2004年3月)突破了400万条线路,仅仅31个月的时间已经突破了400万条线路

(2004年3月)突破了7个亿,可以同时提供搜索、目录、组织、经济、汽车等多种服务。

你和我一样都是冒险家。——比尔·盖茨 题赠孙正义
  孙正义是个大智若愚的人,几乎没一句多余的话,仿佛武侠中的人物:一、决断迅速;二、想做大事;三、能按自己想法做事。——马云(阿里巴巴网络技术有限公司CEO)
  软件银行总裁孙正义先生转眼之间就创造了一个国际互联网帝国,他正着手实行自己的300年商业计划。孙正义先生不愧是国际互联网之王。——美国《福布斯》杂志
那时雅虎的许多人都认为他疯了,在1996年2月花1亿美元是要有很大闯劲才行的,但我却认为他的成功不是靠运气,他是个能前瞻15年到20年的人物。——杨致远(雅虎创始人)
  孙正义对电脑的情有独钟像比尔·盖茨;在风险投资领域,他的重拳出击颇有乔治·索罗斯的风范;在选择出手的对象上,他又有点当今世界上最杰出的证券投资者沃伦·巴菲特的味道——不败之道在于做足功课然后行动。 ——美国《电子商务》杂志

最近,传言收购了校内网部分股权,成为最大股东。
Written by sink in: 转摘 |
5月
19
2008
0

2008年05月19日记事

下午毕业论文答辩,如之前意料,虽然表现不满意,但想应该不会有问题。
14:28汽笛长鸣,答辩中断,全体默哀三分钟。
踢足球,脚又扭了。
晚上去了久违的晋昌源面馆,吃了一顿山西刀削面,连汤都喝得干干净净。
大盘继续跌,很多网站都变成黑白。
接下来只剩下一件烦恼事。
继续加油,中国加油。

Written by sink in: milestone |
5月
16
2008
2

广场“黑玫瑰”

南方报业新闻 时间: 2008年05月15日 来源: 南方周末

  自2007年年初,南方周末记者对性工作者生存安全状态的调查,在辽宁、湖北、广东等地陆续展开。此间,各地“小姐”被杀、被强奸的消息以每周1—2次的频率继续见诸媒体,鲜有中断。来自多个研究者和NGO的调查同样证明:性工作者的生命安全正在受到暴力威胁。对比,社会应该有一种责任感———生命权高于社会风化。

  □本报特约撰稿成希

  当地人称洪山广场上从事色情业的女子为流莺,也有的叫她们站街女。附近发廊和夜总会的小姐是看不起她们的,认为她们低贱,价格便宜,见了面会叫她们“婊子”。“其实她们才不干净呢,每天那么多人,脏得很,说不定哪天就染上什么病!”在广场一侧的人行道上,站街女晓华咬牙切齿,声音发颤。

  这是2008年5月9日深夜,晓华身着一套白色短裙,绿色的眼影分外刺眼,嘴唇如同抹了猪血一般。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来往的车流,手里拿着一根冰棍,后来记者知道,她说话含混不清,含着冰棍,客人就不会注意到她有病的舌头了。

  我以前有个男友,高大帅气,但没想到是个瘾君子。在一起没多久,他就对我拳打脚踢,逼我出台。后来又被他打进了洪山广场。我今年27岁,已经在这里浪迹了3年。

  最开始我没什么经验,也不好意思主动找人搭讪。生意虽然清淡,但也过得平平安安。可不到一个月,我就吃了个大亏。

  一个男人来到洪山广场,出高价将我带到一家宾馆。刚交易完,我还没开口找他要钱,他就疯了一样对我拳打脚踢。我想反抗,他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大砍刀,用刀背朝我脖子上狠狠砍了几刀。

  因为经常被男友毒打,我抗打能力很强。但那次我被彻底打蒙了,整个人瘫软在地,浑身直打哆嗦。“你这个婊子,是要钱还是要命?!”他一刀将茶几上的烟灰缸劈成了几半。真没想到,这个男人不到20岁,看起来瘦小、老实,竟然这么凶狠。

  我跪地求饶,将全部几百块钱和一部三星手机主动送给了他。慌张穿好衣服正要离开,他突然又将我扑倒,狠狠掐住我的脖子。原来他看上了我脖子上那条细小的项链,我跟他解释不值钱,却被他重重打了几个耳光,骂我不老实。

  项链被没收后,他拉开房门,一脚将我踹出房间。我一个踉跄摔倒在走廊上,恰好当时有个服务员路过。她硬是将头扭向一旁,装作没看见一样快步离开。

  我从小身体结实,7岁被推荐进了体校。练习过十年的铅球和武术,但那时却不能保护自己。踉踉跄跄地回到出租屋,照了下镜子,发现脸上青一块肿一块,脖子上像被盖了几个巨大的钢印。我很伤心,跟男友哭诉,但他只是将手摊开,淡淡地说了一句:“钱,我要的是钱!”凌晨1点半,我又被赶到了洪山广场。挣不到钱,男友就不准我回家。他的眼里只有毒品和钱。我对他的心也彻底死了,我不伤心,因为不值得。我只是感到孤独和害怕,那天晚上,我不敢接客,就一个人钻进广场的树丛里,死死地抱着一棵大树,就这样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我突然觉得自己不是在卖身,更是在卖命。内心充满了恐惧,哪怕街上熙熙攘攘,我也胆战心惊。那以后,我毅然地离开了男友。因为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感情其实是很扯淡的东西,世上最珍贵的还是自己。留着老命在,不怕没柴烧。

  我手上拿着一张中专文凭,原本不打算再继续站街了,想靠双手挣钱养活自己,但是专业却不对口。我是从体校出来的,除了当体育老师,根本没有一技之长。我年纪又这么大,下半辈子还要生活,就咬咬牙,决定再继续做几年,等攒了点钱后就“金盆洗手”。

  休整了段时间,我又来到了洪山广场。我长了个心眼,首先得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钱挣多挣少倒是小事情。

  我很快跟广场上的姐妹们熟悉起来,她们告诉我,几乎这里的每一个站街女每个月都被打劫,甚至还有几个姐妹为此丢了性命。“怕,怎么不害怕呢?!”每一个姐妹都这样对我说。

  去年有一段时间,有个几个河南人很嚣张,他们晚上一点多叫上

  一个小姐,然后带到偏僻的地方打劫,就为了她们身上的手机和一点钱。他们找不同的小姐下手,连续一个星期没有停手,搞得人心惶惶。从那以后,姐妹们就很少单兵作战,绝大部分是结群行动,两个人陪一个客人。虽然钱少赚点,但是比以前一个人单独出去安全点。“没办法,姐妹们只能联合起来,一起保卫自己的安全。”记者和晓华在广场上聊天的时候,一旁的一个略显老态的女人突然插话,她痛心疾首,显得很悲伤。“人身安全没保障啊,光我身边的‘姐妹’就被杀了几个。”“知道你们挺不容易的。”记者很认真地看着老女人,“你和我妈妈差不多一样大哦,按辈分我得叫你阿姨。”老女人浑身一颤,突然结巴起来。“我的儿子……今年上大一。”洪山广场的站街女分为好几个帮派:白玫瑰是在广场里面活动,她们大部分都吸毒,只要给钱她们就愿意卖身,甚至单独和客人出去,所以出的事很多。广场马路旁边上的站街女属于黑玫瑰帮,专门有一家“公司”管理我们。这个管理,就是每天在下班之后到公司那里交30块钱保护费,公司负责帮我们摆平公安、流氓和寻衅滋事的客人。

  黑玫瑰的人都会自觉地交保护费,因为公司确实给提供了不少保护。没有公司之前,经常有小混混来敲诈勒索,有些嫖客还公开打劫,我们敢怒不敢言。自从交了保护费后,再遇到这些事情时,一个电话打过去,呼啦啦就会来一大帮人。人多力量大嘛。哈哈,我大哥也是有名的黑道人物。

  不过就算这样,安全也还是没保障,因为离开了洪山广场的大本营,出了事,即使有再多的人赶过去支援,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遇到危险的时候,公司的人也爱莫能助,只能听天由命。

  被杀害的姐妹太多了。刚才还看到好好的一个大活人,说不定第二天就听到她被杀害的噩耗,有时候感到生命真的很脆弱。都见怪不怪了,住在我隔壁的阿红前年和客人一起出去后,被杀了。住在我楼上的小丽被打得重伤,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楼下的玉子就是因为和客人顶了几句嘴,被打得头破血流,洗劫一空。

  记者问她到底有多少黑玫瑰遇害,她拿着指头一个一个掰数起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总之是很多,大部分都是无头案。”她笑了笑,似乎在说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

  记者建议晓华,遇到打劫或者强奸可以报警,她笑我“很傻很天真”。

  晓华身材高挑,长得还算漂亮。记者在洪山广场跟她聊天时,不断有男人过来搭讪,但晓华没有搭理他们,装作没听到,一副清高的样子,似乎只是来广场散步的良家妇女。

  这些人大部分是民工,我比较害怕他们。一般民工模样的我都不接。不但出价很低,而且身上比较脏,有种难闻的味道。最可怕的是,他们在现实生活中过得很压抑,不少人就把怒火发泄在我们身上,因为他们内心更瞧不起我们。

  有时候在言语上顶撞了他们,轻则挨骂,重则拳打脚踢。更让我们害怕的是贫穷,他们往往为了一点嫖资,或者是为了姐妹们身上不多的财物而起杀心。

  广场上有些人为了贪图那点小钱,偏不信那个邪,壮着胆子悄悄去,结果往往是挂彩回来。但她们总是不长记性,每次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只要有钱,又高高兴兴去赴约了。

  我家在汉口,是站街女中不多的本地人,其他多数人都是从贫困山区出来的,以前日子过得太苦,所以现在想拼命挣钱,而将安全置之度外。

  我认识的那个叫阿红的后来被杀了的姐妹,她曾经连着一个星期被人抢了3次,由于身上没有带钱,每次她都被打得伤痕累累。但第二天还照样出来站街,用浓妆将脸上的伤痕遮住。

  那些歹徒也越来越聪明,会选择在凌晨一两点的时候下手。这个时候我们一般都接了几单活,口袋里也有了点钱。他们就瞄准这个时间段,以包夜的名义将我们带出去,发泄完兽欲还将我们的财物哄抢一空。

  我比其他人有记性,懂得察言观色,在跟一个客人交易前,会先进行风险评估,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算客人出钱再多,我也坚决不去。

  眼睛是一个人的心灵窗口,人的脸上也会清楚地刻着好人或者坏人。我可以说阅人无数,再会伪装的人,在我面前,也会暴露自己的脸面。眼光阴郁或者是炯炯有神的人我都不会招惹,这代表了两个极端。前种人往往压抑太久,心理多少有点疾病,有时候看起来慈眉善目或者比较瘦小老实,但内心

  一般十分凶狠毒辣,第一次抢我的人就属于这种人。至于炯炯有神的人,眼睛转得很快,滴溜滴溜的,这种人脑袋瓜子十分灵活,他想耍坏心思,十有八九会得逞。

  慈眉善目的谁个都愿意去,面相凶的、性子暴的就要小心。也是说说而已啦,坏人谁写在脸上?世界上最复杂的莫过于人心,我还得仔细观察来人的言行举止。我在和他们谈交易的短短几分钟内就看出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我一般首选开私家车的人,这种人一般经济条件好,不会为了几百块钱抢劫甚至杀人。我记忆力很好,为了以防万一,在上车之前,会牢牢记住车牌号码。

  客人过来攀谈,我首先谈的不是价格,而是问去哪里。如果客人说带我回家或者去他的出租屋,这种人也相对安全些。如果侵害我,我可以找到他们,他们也犯不着为了几百块钱搬家。

  最害怕偏僻的招待所,我不敢肯定招待所老板和打劫小姐的歹徒是一伙的,但他们十分熟悉是绝对的。遇到问题时,招待所老板往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很多小姐被害都是发生在小招待所里。荒郊野岭、一些破屋或者烂尾楼也容易出事。

  我一般选择熟悉的场所。比如在洪山广场或者是大学城附近的KTV包间,如果选择包夜,我一般选择的也是宾馆,宾馆都有闭路监控系统,万一发生什么事情都能有个线索,这对客人来说也是种威慑。如果住招待所,去的也是我熟悉的招待所,因为我和老板服务员早已混成了朋友。谈价格的过程中也能发现不少东西,对钱斤斤计较,将价格压得很低的人,以及对钱根本不在乎,故意开出高价的人都有问题。前种人会为了点小钱谋财害命,后种人更是诱惑我们上钩,一旦跟他们外出,不但高价要不到,身上带的财物也往往被他们顺手要去。

  人的表情很重要,一脸冷漠或者一丝冷笑的人都很恐怖,我喜欢那些看起来色迷迷的人,过来没说几句话,就对我动手动脚,又捏又搂。那种青涩的小伙子也没什么威胁,他们一般出行不久,扭扭捏捏,想上前搭讪又不好意思。这种人目的比较单纯,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生理需要。

  记者追问晓华,“依据你的判断,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晓华满不在乎地说,早就知道你是记者,看起来老练深沉,但实际上还是一个很善良的人,而且这么年轻。她不怕,因为对她们来说没有任何危害。她说她和那些胆小的农村小姐不一样,她是城里人,虽然阅历很丰富,但是还没有内心麻木,她喜欢交朋友,多交个朋友没坏处。

  都说你们记者见多识广,但要比起社会阅历和接触到的社会阴暗面,我们可是更胜一筹。你相信婊子无情吗?干我们这一行的,有时候我还真能体会“婊子无情”这句话的含义。

  不能说我们敌视社会,而是有很强的戒备心理。我们每个人的身后都有曲折的命运,磨难和打击不计其数。

  我们对感情看得很淡漠,这些姐妹看起来无话不说,关系亲密,但绝大部分是貌合神离,只能说我们很虚伪而已。有时候为了争客人而大打出手,就算是两个人陪一个客人出去,钱有时候都被一个人独吞。为了维护团结,专门有一个类似老鸨的角色负责协调我们之间的关系。比如有客人来了,老鸨就会分配我们去接客,一般是年纪大的配年轻点的,好看点的配长得差点的,但还是矛盾重重。

  有人说我们接客很冷漠,眼中只有钱,没有职业道德,根本不理会客人的情感需求,让我们多呆一分钟都不行。可实际上这也是无奈之举。

  哪怕客人包夜,我都是做完两次就走,哪怕时间再晚。因为在外面停留的时间越长,风险就越大。我的一个姐妹就有个教训,有个客人趁她昏睡,将她的手机、首饰和上半夜接客的两百块钱偷走了。

  还有客人在茶水饮料中下安眠药,伺机抢劫。所以,现在我根本不会吃喝任何客人给的东西,也不会携带任何有价值的财物。

  你看我手上的这个戒指,在地摊买的,几块钱。可别小看了这戒指,它的用处可大着。喏,高度仿真,遇到危险时,我会主动将戒指送给匪徒,反正他们不是珠宝鉴定专家,最起码他们不会杀害我。这上面雕刻一尊弥勒佛,我也算是领悟了佛学当中的一些精华,一切都是虚空的,人的感情更是如此。要不要,送给你?它可以拿来祈福呢。“帅哥,要不要松松骨,服务好价格便宜。”晓华招呼一名过路男子,满眼期待。瞬间,一个三十来岁左右的黑衣女人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双飞。你只要付一个人的价钱,就可以享受我们两个人的‘服务’。”男子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两人将男子拉到一棵高大的棕榈树下继续“谈判”。黑衣女子笑着伸出一根手指头,意思只要100块钱。拦了辆的士,三人很快消失在洪山广场的夜色中。

公司小姐的“幸福”生活
□本报特约撰稿成希

  统一住宿、上下班有固定时间、迟到早退要扣钱、想干活先交:金、定时接受身体检查。每3到5个女孩就有一个工头负责严密看管,近百名女孩子被分成多批,居住在新修建的5层公寓里。

  这层大楼前年在华南某市的一个禽类交易的市场楼内拔地而起,此地号称“中国最大野生动物集散地”,南来北往的商贩给性产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客人。

  女孩们原来交易的地点,一度隐藏在市场四周的出租屋。虽然客源稳定,但是由于人员流动性大,小姐们经常遇到绑架、打劫。以李姐为首的“鸡头公司”应运而生。“公司”将市场后新建的一栋六层大楼整体盘租,将房间装修一新,安装了空调、热水器,招募了一批打手。附近大批站街女纷纷前来投奔,目前有七十余人,年龄从16岁到26岁不等。“我们管理小姐的日常起居,并负责她们的人身安全。”公司的老鸨李姐对暗访的记者称。

  为保护她们的人身安全,公司也费了番脑筋。不仅大门口有人放风,就算每层楼的楼梯口,甚至是发生交易的房间门口都有人把守。小姐为客人服务有固定的时间,一般是半小时之内,有专人计时。超过半个小时,老鸨就会派打手敲门,如果小姐没有反应,就表示里面可能出问题,打手们就会破门而入。“这批人各个身怀绝招,刀枪棍都能够玩转。”老鸨李姐自豪地说,“整栋大楼都是我们的人,客人一般都会选择忍气吞声。”对于小姐的收入,公司抽取20%的管理费及15%的保护费。小姐如果外出得经过老鸨同意,并登记备案。“既然收了管理费,就得对她们负责。”李姐说,公司宁愿少赚点,也绝对禁止她们提供“外卖”,更不提供“包夜”,如果被发现,不但要缴纳上千元罚款,而且要被关“禁闭”。“其实也是为了她们好,我们宁愿过安稳的日子。”李姐笑着说,每个小姐对公司来说都是棵摇钱树,“公司”希望细水长流,不愿意让小姐们冒这种风险。“可别小看了这七十多个女人,他们养活了整栋大楼的人。”老鸨李姐掰着指头介绍,公司为小姐提供一条龙的服务,吃、穿、住、行一应俱全,楼下还有小卖部,不出大楼就能够生活得很好。“这里有专门的厨师为她们做菜,有负责采购、卫生的后勤人员。”李姐告诉记者,为了更人性化管理,以吸引优质的小姐资源,公司允许小姐们拖家带口,“我们这有单间也有‘夫妻房’,她们的老公或者男朋友可以住进来。”李姐说,这栋大楼里就住着不少吃软饭的男人,他们每天呆在房间里无所事事,就等着女友或者老婆做生意赚钱。“其实大楼里男人多点,出了啥事情也有个照应,对公司的发展来说也是个好事。”“这些女孩子不少人吸粉。”李姐将记者拉到一旁,大骂这些男人不是好东西,先是用感情骗取女孩子的信任,然后威逼利诱女孩子吸毒,用毒品控制住这些女孩,然后将她们带出来卖淫,“她们每天所得到的钱都被这些男的领去了。”公司管理下的小姐,平常很少上街,更很少出去玩。小姐娜娜私下向记者抱怨没有人身自由,简直跟坐牢没有任何区别,但是现在也不得不这么做。“我们这栋楼很安全的,小姐从来没有出过事,安全程度达到百分之百。”娜娜笑着说,只要勤快点,哪怕公司提成很多,也还是能赚钱养家糊口,毕竟还有“薄利多销”的道理。“以前我赚的钱虽然多些,但是每天生活在恐惧中,没有一点安全和归属感。”慕名投奔而来的小姐阿红微笑着不断点头,称现在的感觉很好,“很踏实、很幸福,尽管以自由为代价”。

Written by sink in: 转摘 |
5月
15
2008
0

论文

努力了两星期,修改了N次,今天终于上交了论文,但不知为什么不那么高兴。不知什么时候能够轻松下来?

Written by sink in: milestone |

Copyright © 白石. Free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