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嘉木

鲥鱼、橄榄和蔷薇的眼泪

红花莲子白花藕

藕在家乡,叫做莲菜。莲菜,莲菜,听起来就卜卜脆。莲菜在家里,吃得少。多是凉拌,也有炒菜。但只在逢年过节。日常是不大吃的。

到了南方,藕就常见得多。菜场里有专营湖北菜的摊位,一到季节就堆出嫩生生的藕带,稍后就有嫩生生的新藕,再过着日子,有一扑楞一扑楞的莲蓬,最后,天气转冷,大段大段的成熟丰硕的壮藕堆山填海般,扑到人眼前来,完全没法忽视。这时候,任谁看了,都想,呀,要吃排骨莲藕汤了。
要吃莲藕汤,就要选粉藕。听老板娘的,不会错。大块的藕,大块好排骨,一起下锅,最小火,慢慢悠悠嘟嘟两三小时,就有一锅清甜又丰润的好汤,冬天里,这样一碗汤,再暴躁的人也会安静温柔下来,守在锅子旁。要是有腊排骨,就更美了。

带妈妈去杭州,特意点了糯米藕。妈妈喜欢得不得了。好奇这怎么来。其实好简单,不过是需要一点点耐心,愿意细细致致塞糯米,愿意守着一锅糖水煮藕。前些年,一个人住着,倒做过三五回。后来,渐渐不能吃糯米,连粽子都戒了,就再不动手。直到前些日子,女友说喜欢这个,才又费了一点儿功夫。

现在真是嫩藕的好时候,叫做花下藕。嫩藕卜卜脆,清甜可口,最衬得起莲菜两个字。一节嫩藕切了薄片,切了丁,丢在滚水锅里,一滚而起,立刻用冰水冰起。控干了水,糖醋也好,酸辣也好,都是好小菜。今天晚饭时,嫩藕丁和猪耳朵切了一般大,混在一起用红油拌,十分可口呢。


没有评论

Add your comment

XHTML: You may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