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06

风筝节

星期日, 三月 19th, 2006

    恩,都变成周记了。还好还好,总还是记得路回来写写。

 

    今天放风筝去了 ,还是一大帮女生,没打算玩那么久,最后还是落得把书放教室一个下午。再加上早上看班级篮球赛去了,资源浪费蛮长时间的。在球场呆了一个多小时,看球赛的时候还不到10分钟,呵呵,过过场。乘机玩了会篮球。不管是答应自己还是答应同学打球,一次都没落实过,发现自己现在也很会喊口号却从不落实的那种。前20分钟,投篮的命中率还是挺高的。几个空心球看得自己都喜滋滋的。后来不觉得累,却怎么也力不从心。权当运动,看成跑步也行。球赛赢了,是两个电信班一起的。031上场的还是王晨跟洪萌,全能行人才啊。足球场也见他们。下次还是去,再玩。

   

    回到正题——》风筝啊。从小学班级组织了一次风筝比赛后就没玩得这么畅快了。风筝带了3个过去,结果一个跑到宿舍11楼。楼下的大爷说,风筝如果不贵的话就算了。第二个也是寿命最长的,在空中足足待了2个多小时。文艳的技术越来越厉害了,不过没我打下手怎么行呢。这也需要配合的。草坪上人满为患,自然也免不了一只只的风筝缠绕在一起。后来谁不小心把线扯断了,我的风筝又少了一只。唉。谁提议打扑克,去宿舍楼买了扑克回来。刚打了一盘就被“赶下场”了,就因为我不认识两张牌。瞧不起人啊,其实,我自认打牌技术还是蛮高的。大学里几年也就去横溪的时候玩了两次,期间打电话给了几个人。那些一心考研的人:小涛关机,竺逛市区,观华说没时间了;还有军梅跟豆豆,来了会也就走了;炯发短信过去,半天才回过来;凯凤又家教去了。

   

    上星期大一忙着分专业,我也忙了起来。能帮的就尽量多帮些,我也同样在接受着别人的帮忙。

有些后记,明天写吧。。。睡了,

3.11

星期六, 三月 11th, 2006

     QQ不上也有两个星期了-自从六级成绩出来,感觉挺丢脸的。大一那几个小鬼这学期就可以考四级了,嘿嘿,我可真不想跟他们一起考六级哦。铁定这个学期要把它考出来,至于考出来是什么概念就只有自己知道了,呵呵。,Q宠还是在长大的,笑帮我挂着,应该是12级快到13级的样子。笑的QMM也是第三代的,我等着把她家的娶回来。

    大三,快毕业了。想回老家,这是以前没想过的。可海潮说永康太小了,总得在外面闯荡两年,也算是开开眼界。我又糊涂了,我不想呆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等同学都毕业,身边又都是一群陌生人。自己珍惜的东西才叫做宝,也就是无价的。

    今天跟车队又出去了一趟,它山堰(tuo shan yan)。杜雁说,小学老师教他们就是读这,非ta 也。文字总有其历史渊源。文艳在我的鼓动下也去了,下不定决心做好一件事就放一放。还有孙杰他们四个,呵呵,好奇怪,实际我只认识他们中的两个。大一的还是挺听话的,害得一路上的人都以为我是他们的大姐大。车队21人浩浩荡荡的朝鄞江骑去。骑车的感觉总是很好,特别是骑在空旷的野外。因为是要下雨的缘故,能见度不是很高。永康的污染是很有名了,不多说。回来的时候发生些不快,祝愿newbee能早日康复。linlin好可爱哦:“最诚挚地祝福newbee他们家的电脑的恢复原来的样子”。下次不敢带大一的出去了,这不在我心里能承受的范围内。文艳因为newbee跟她换车的缘故,耿耿于怀。善良的人呐。。。

    回来发现寝室的一支灯管坏了,这东西总是寿命不长的样子,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