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5

test

星期一, 十一月 28th, 2005

爱上了就不离开

星期一, 十一月 28th, 2005

    在农贸吃完中饭,又去要了杯奶茶,给自己的理由是:最近嘴巴干得厉害。之后懒洋洋地推着车,和凯凤沐浴着冬日的暖阳,走在回学校的路上。

   

奶茶1:炯欠我的奶茶有N+1杯了,至于有+1的概念,是我向来是要利息的。从他承诺我的第一杯奶茶开始 ,开始知道了农贸的普京奶茶,至今他欠的奶茶都没兑现过。也许也正是一直都没喝到那杯奶茶,它就象蒙着神秘的面纱等着我去掀。第一次,从北区回寝室,特意穿过了宁镇公路,去点了一杯普通的奶茶,那味道一直都在。老板是看着很慈祥,善良的人,跟刚进双桥的第一家奶茶店的老板娘一样,让人很舒服。还得一提的还是那家店的绿豆汤。因为始终吃不出家里喝绿豆汤的味道,以后甜品就被奶茶给取代了。

    奶茶2:写给035的女生,我可爱的同学。还记得期末的那个寒冬,本部的女生在团结合作下都窝在图书馆里复习马哲(。。。)。也不知是哪只馋猫的注意,事后证实该建议大家都一致通过。罗列了清单,骑车到双桥采购后,通过突击掩护等非法手段,我们把一杯被热腾腾的奶茶摆在那个属于我们天地的小角落,还有香蕉、菠萝、大白兔奶糖、糖炒栗子、桔子,之后又是一顿聚餐。现在想想在双桥吃饭的日子,多是跟她们一起渡过。

   奶茶3:奶茶似乎只属于这个季节。有杯奶茶,还是在那个冬天,夹杂着雪的温度从双桥带回教室。虽然最终被我另一个同学洗劫,我还是感受了它的温度,谢谢你-熟悉的陌生人。

一天又一天

星期日, 十一月 27th, 2005

     早上睁开眼刚开了手机,老同学就打电话过来. 是很久没见了,这丫头在宁波找了工作之后就没见上面过.吃过早饭 ,冒充似的上完早上的课.  嘿嘿,只是可惜了交钱还要去浪费时间. 老师现在上课,多花时间让我们欣赏音乐了,每次总会让那几个音乐系的学生来秀一段,哼哼,今天不到10点就下课了. 吉他确实还是得靠练的,现在越来越觉得时间不够了-1.3考试就是眼前的事.  同学总会说挂科这种小概率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有多少底最清楚的是自己了,多说无异. 室友总会说冷不丁的我就会来段”大道理”,唉,我只会空发感慨,实践上的事做了多少是我个很大的缺点.

     

 市区 ,这学期第一次去,说这话的时候,同学都问我是不是读书读得脑袋都秀斗掉了,用我们的方言说”读书呆子去了”.今天话很少,不是因为跟她们很久没在一起的缘故而少了共同的话语.我只是听,不想说话,就当个很好的听众吧. 至于逛街,也是跟giveup才会逛多了.  去了趟市区,还是在天一绕了会儿,然后去了传说中的欧尚 – 一个卖东西挺便宜的地方(不怎么逛街,实在是没感觉).回来的时候重新温习了下公交车的味道. 有个估计是同是宁大的Mm,等了很久了车.546在我们面前扬长而去,气得她跺跺脚,立即通了个电话.  后来终于有个司机让我们在后门上了车,我对她笑了笑.她感叹的说都等了第四辆了,才有司机肯停车.

     周末去市区挺郁闷的,不过今天天气真的挺好的,看她们说说笑笑的,我也高兴…..

     

没事找事

星期六, 十一月 26th, 2005

     莫名的被扣上了学导的头衔,毫无自由可言.到现在,爱怎样就怎样吧,只是自己生活都乱糟糟的,终归还是个懒女人:拖鞋晒了一天,等我睡觉去收都带上露水了;每次回寝室都会打算着做 点什么,一坐到电脑前 ,就什么事也做不了… …碰上又是群不爱说话的小朋友,我没折.神啊,救救我吧.

     民主,是我不能说的,本来就不知道什么概念,脑子里的印象停留在:应该不是一个人说了算.在这里大放厥词,让人笑了.我崇尚民主,否定权威和独裁.可也让我吃了不少苦头.怎么就把握不了一个度,学着专横一些呢.

篮球

星期三, 十一月 23rd, 2005

    很久没动了,自从天变脸了以后,就连操场都很少过去。大三体育课俱乐部的形式,确实有够形式的。每次上课,都只是象征性的把网球拍带了过去。篮球,我是有话说的,大一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抱个球场,可今天拿了球,不知道有多少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爱出汗的快感,看球落进篮筐的心情,让我感受到大一的磨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