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随感’ Category

球赛

星期六, 四月 22nd, 2006
       看露天电影,第一次看到剪了头发的giveup。呵呵,是有点不习惯。杜雁说这样的短发很干净。不刺激她了,看她心疼的样子。
   

      上网没带给我多的快乐,所以昨天很早就关机了。下午的时候还了图书馆的书,照例是超期了。还了两本,借回来5本。洗漱完毕就上床翻了翻书:50经典圣经故事。自从大麦跟我说起,她也不喜欢很规矩的做事,怎么睡觉前一定得洗脸洗脚,好烦琐,尽管她是个爱干净的小P孩。我就马上成了她的追捧者,懒懒的睡着。内容貌似很复杂的样子,就当故事书一样一页页的翻下来。临睡前给我的感觉就是一部追寻以色列祖宗的故事。早上竺又是照例的不到7点就起来了,我也照例的醒了。杜因为忙电脑节的事,很多天没好好睡了。她那么爱睡,真是难为她了。继续看书,到9点,已经翻了大半。起床,开机,看到有人留言球赛9:00。

       球赛输了,祖国是那种急性子的人。在大好的形势下,输了比赛,真替他可惜。傅誉明也是。心态很重要,在哪里都适用。什么比赛我都看不懂的,关键只是因为我的朋友们在。
       小沁还真够能过生活的,中午回寝室看到她已经搬了个冰箱过来了,这天气,,,,,,

4 天

星期五, 一月 6th, 2006

    四天,痛苦  更多是开心的日子,我会记下这些快乐的,尤其是昨天,难忘啊

    过了很多天,flog的网上邻居上多了不少既熟悉又陌生的id。自从论坛里的id自杀之后,真的觉得越来越没什么可以留恋的,希望朋友之间的友情不会疏远。

围城

星期四, 十二月 29th, 2005

    吃晚饭的时候,发癫式的发短信给了几个朋友“为考试看书,很累”。我最好不要没事干,没事做了就会瞎想。跟笑说,很想毕业了。现在读书,人都要感觉霉调了,都不知道读书能干些什么。没有高考,估计现在我已经在家抱小孩了 ,有了自己的家庭,有着另外的世界。毕业在银行做事,倒不是我羡慕她的地方,不用费脑筋的想着考完试就忘了 的东西。 我的寒假有一个多月,享受金钱快感的她只有5天节假日。这就是生活吗,困惑。人为什么生活,估计等我以后了会更麻木。  围城,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观华问皮,考不考研。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不考。回一句:那下学期不能跟你一起自习了哦。想想035的美女们都各奔前程去了,shinemin跟杜打算考公务员,小兰,文艳,GP是准备考研的。为什么 我已经是大三了哦。

    今天买了桌上用的可折叠的小桌子,嗯嗯嗯。这点上,我更佩服ysy能整天坐在床上看书 。白天还是去教室,等晚上的时候早点钻被窝哦!看了无极和情癫大圣,咳,这年头,电影怎么都拍得这么sb的啊。

    小沁去追求我们全寝室都无法理解的爱情,真为她担心,咋就这么不计后果哦。

12 20

星期二, 十二月 20th, 2005

    今天做今天做的微机实验好激动,总感觉今天的编的程序是对的,而且也能执行其中的一部分,怎么就红灯能亮,绿灯就出不来结果呢。实验一直做到6点多,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在唠叨。回寝室跟大龙研究下,才知道自己犯了个小儿科的错误,缺少了一步跳转指令,唉。实验老师也说我们女生太紧张了,估计都能做出来的。只怪自己平时自己没怎么动手编过程序。嗯,学到了不少,把傍晚的不快都一扫而空。

      giveup 献血去了,可怜的她回来还得听我唠叨。献血的人是伟大的,尤其是我收到她的短信:兴许可以救个人;有妈妈的支持,我更不怕了。老大也去献血了,晚上碰到他的时候,唉,说是献完血就感冒了。。。。。老天会眷顾好人的。阿门

 

       回来匆匆开了下电脑,很想知道天气。听同学说要下雪了。是期待,还是。。怕冷,但也很想再去拥抱雪的那种纯情与洁白。哈,其实我还想着报仇哦 ,真的玩疯了,浑身湿漉漉的还被人撂倒在雪地里。电 脑里有好多去年这时候的回忆,有照片还有视频,更多的是留在心里的。

      blog最近写得很少,用giveup的话说跟在风气一样,只会在开始接触新事物的时候来点兴头。一上来看到忙碌之余都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也许是,也许不是。真的希望是个让自己感觉温暖的空间 自由的空间,无拘无束。拒绝一个突然的靠近,让我会感觉很唐突,感到陌生。选了电信,考试压力不少,很多时候总想着寻找快乐。今天写点,算是对得起观众吧。

 

     一次偶然的QQ上线,竟然惹得同学骂人的话语。傻眼了,我怎么了我。当即就发短信给笑,那时很晚了,她没回我。等到了第二天,还是没收到消息。傍晚了,我又发了条“怎么连你也不理我了”,可想的失落。一个晚上都没看手机,就这么恍惚的过了一天。真的,有它做什么。回寝室,收到了“小傻瓜,我就是不理所有人也不会不理你的啊”。很多时候的脾气就这样别溶化了。

    最近老是想着把电脑带回家,想了很久,念了很久。下学期课少是一个原因,电脑都少了它原有的意义。失去了很多原本在的快乐,可以有时间去寻找的快乐。MP3打印回来,就失踪了。11号考完试,慢慢想,慢慢想。。。  。。。

   晚上11:00的时候,学姐发了短信给我,说是上床睡觉了才发现晒在外面的被子没收。安慰之余,还偷笑了下。。。好可爱哦!◎◎

没事找事

星期六, 十一月 26th, 2005

     莫名的被扣上了学导的头衔,毫无自由可言.到现在,爱怎样就怎样吧,只是自己生活都乱糟糟的,终归还是个懒女人:拖鞋晒了一天,等我睡觉去收都带上露水了;每次回寝室都会打算着做 点什么,一坐到电脑前 ,就什么事也做不了… …碰上又是群不爱说话的小朋友,我没折.神啊,救救我吧.

     民主,是我不能说的,本来就不知道什么概念,脑子里的印象停留在:应该不是一个人说了算.在这里大放厥词,让人笑了.我崇尚民主,否定权威和独裁.可也让我吃了不少苦头.怎么就把握不了一个度,学着专横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