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六月 26th, 2006

  考完试,大三算是过去了.多少有点晚节不保,最后一门的DSP有点难的说.快到时间了,才匆匆交了卷子.60万岁,别的不多想.

  PS:有点神经质的买了本JAVA书,真的很便宜很便宜.偶尔可以翻翻.不过买来写了名字就借给阿能了,后来突然又想,下学期自己会不会去旁听呢,不多想了.过了退改选的时间,下学期可能还被单片机拖着尾巴.以后我不想我的书就这么贱卖.能带回家的带回家,能送的送.嘿嘿,前些日子去AK,Laoz寝室洗劫了几个麻袋回来.

  ZB电路原理考了90,先前我说他要考了85以上我就请他吃饭,想想当初要过黑色电路还是难的,他还跟我夸口.SJ过了线性代数,喜滋滋的跟我报喜了.结果就是,欠了一顿,转眼又赚了一顿.成绩多少总会给人的心情带来起伏.

  又是到寝室调整的时候,有人搬出去,有人搬进来.接下来的日子,lychee就会住我隔壁了.搬家的时间才知道东西有这么的多.两个mm都整整装了两车的东西才搬了大概,可以开杂货铺了.平时不觉得,现在体验到爬6楼有点累,累,累… …

  考试的日子颠倒了黑白,白天晕糊糊,晚上像做贼一样的清醒.短学期有点无聊,得想想,,,,

天下无大事

六月 23rd, 2006

"萍聚",好词.

  考完计算机网络,最后一门要下星期了,人马上轻松了不少.尽管熬了几天夜了.最重要的是,每天贡献蚊子很多粮食让我觉得不爽.回了寝室整理好东西,还是又开了电脑上上网.天热,电脑比我还娇贵,风扇都贡献给它来散热了.晚上的时间却离奇的盖着大棉被,一直到现在都没打风扇过.早上醒来,头发是汗仄仄的,有剪头发的冲动.每天洗澡洗衣服有够烦的,多希望做个懒婆娘.看了部电影,张国容版上海滩,单纯的喜欢宁静.空下来的时间比看书还累,留下的时间去好友的空间里踩踩(QQ空间最近还弄的不错的),一个个的,看到后来觉得实在太累了,最后还是选择放弃了.最喜欢去相册里看看他/她们的近照,好些同学都很久没见了,更别说聊天了.过去的回忆里很空白,我都快忘了跟大家在一起的感觉.啃了几天的面包牛奶,牙齿慢慢的好了.很多时候都自以为是的认为事情是怎么怎么样的,好武断的说.

  昨天自习的时候,xiang发短信过来道别.心里触动了下,他是唯一个跟我道别的人.希望还是渺茫的,我说怕是以后要见不到了.从今以后我真的是老大了.明年这时候我走了,会留下什么回忆呢.考完试貌似得想很多事情,很多却都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老妈,想你了,考完还有无聊的短学期.奇怪了,以前爸在外的时候,我总把想念-这丰厚大礼留给他的.

  今天又吃了老茅拿过来的杨梅,大一,大二,大三.可回忆都一直停留在大一,吃的那叫爽啊.
谁都嚷着要去摘杨梅,这天气,,,HOHO.想很多想不明白的事,累嘎.晚上去哪里吹吹风吧.天有些变脸了,好.

快乐不等于幸福

六月 5th, 2006

    这个周末,人又有点发神经了。离期末考还有两个星期,草草的把通信原理和DSP扫了一遍。计算机网络的复习总摸不着头脑,一个子网划分就把我弄个头疼,这星期二还有实验的上机考,碰到的是最不熟的TCP数据包的分析(这也是做过实验中最难的一个,自我是这么安慰的)。心情的波动总是出现在对什么事做不了决定,没电脑的日子:一天上午看书,下午看书,晚上看书(耶稣说什么是什么叫做自修~~全世界除了书没有其他就叫自修)。自我感觉快要崩溃的样子。发同样的短信给M个“怎么可以让时间过得快些,做什么事比较有意思”。考试看书的日子真有够让人郁闷的。笑问我:是不是最近不开心。我是开心的,没觉得什么事让我遇到了挫折,也没什么可以让自己想不开的,尽管很早他就说有女朋友了。想想也是,开心就好,我还奢求什么呢!快乐不等于幸福,幸福是能经常见到想见的人,因为你们都不在我身边,我能做的只是对你们发发牢骚。

    61前一天微笑跟隔壁寝室吃饭K歌去了,又一个值得留念的日子 。端午节没吃粽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兴趣吃,等想吃的时候补吧。今天是古山汇市,会很热闹的哦,很多年没经历过了。晚上再打个电话回家吧,

    对五一以后回来写的日志没了,挺心疼的。在baidu快照里找了几次,无果。

51前记事

四月 29th, 2006
    每次都是在犹豫中回的家,51、101两个麻烦的数字。
A:“妈,我要不要回家”
B:“随便你了,你要回就回吧,你自己决定”
A:“那再问我爸下吧”
C:“呵呵,你自己决定吧”
    长大了还是有很多头痛的事,哪里都感到责任的存在。因为还是在校生的缘故,表姐们都帮我付了很多次的车费。“祖国嘴里的妇女”,以后呢,我就是小侄女的姑姑,,,   ,,,
    哥买了电脑,害我差点得转杭州回家。哈,回家有电脑玩了,这两天狂下载歌曲(上次整理电脑的时候把歌都删了)。跟家人看电影,听歌是很温馨的事。
    老友从北京打来电话,让我可以想,应该想的事情很多。祝福他,祝福我的朋友们,也祝福我的未来。跟学长聊天也是这样的感觉,他们尽他们所经历的教会我们许多,谢谢他们。
   

我要气死了,

四月 23rd, 2006

这世界也奇怪,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