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2010年5月1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置顶自勉而已.

文字整理:

所以我自己既不想体制内,也不想体制外。因为这种划分本身就是一种无奈。就是中国的年轻人、80后面对的一种其实看似有选择的别无选择。所以我觉得大家在辩论呢,与其说是辩论其实不管大家是在体制内还是在体制外,大家都是拴在同样的一个:找不到工作、找不到住处、找不到对象,一根绳上的蚂蚱。所以我自己,我宁愿选择其他,正是因为我要选择其他的,一个正常年轻人该过的生活,所以我出来了。

下面就到了这个“Rhythm”,装屄一下,一个英语哈,节奏的意思。我觉得就要有一个自己的节奏,什么叫自己的节奏呢?就是我不像带着体制的脚镣,跟着单位的这个伴奏带去跳舞。我不是说你们让填志愿我就报北大,你们说让找工作我就投简历,你们说让出国我就考签证,对吧。我希望,我要决定我自己人生的一切起点和假期。

那么再下面这个“小张”是什么呢?因为免贵姓张嘛。我原来在外交部的时候,我一直是处长嘴里的小张,副处长嘴里的小张,……(各种小张)。我做的工作呢,而且小张做的工作呢,也就是给这个领导弄弄桌签啊,然后这个,我那时候还有一个调查对象国,每天更新这个对象国的人口啊产量。当然,我就想,如果我把这个对象国的人口写成两个人,粮产量写成四吨,处里一年也不会有人察觉。我的工作没有意义,所以我不想再做小张了。那么,自从我不做小张之后呢,我的生活开始有了幸福指数。我觉得以前只是生活指数,现在有幸福指数了。当然,我也失去了东西,我失去的可能就是这个带鱼。因为我觉得,我可能也就失去的过年过节这个带鱼、螃蟹,还有劳保的牙膏、洗发水。除此之外,我获得了幸福指数。

80后你为什么一定要求稳?为什么一定要求稳?等于就是你还没有开始走路,就已经开始铺后路;你还没有穿戎装上战场,就已经开始下社(?)遛鸟了;你还没有开始生活,就已经开始颐养千年了。其实非常悲哀的,这是整个社会的一个悲哀,现在整个社会就像一个缺乏安全感(?)的怨妇。

我现在的范就是我摆脱了组织,成全了自我。

然后最后这个穷啊,这个穷就是说:中国人有一点特别不好,中国的年轻人。就是大家现在都把一些很虚幻的东西、一些童话,当中一些很变态的童话,当做一个生活一个正常的预期,比如说买车买房。大家都在笑穷,穷很可耻,白手起家很可耻。穷有什么可耻的?白手起家有什么可耻的?那么多在中国麦当劳里吃了一个汉堡都不知道收拾的人,到了美国才开始光明正大的干粗活。我们为什么到了美国才光明正大去跟这些给人家看孩子、给人遛狗、给人家餐厅里打工、给人看门。而且当时我记得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好多中国同学聚在一起,还说:“哎呦,哥们最近,真的,这个财务很紧张,有点这个broke。”说自己真的没什么钱,在中国你听不到这样的抱怨。所以我觉得一定要摆脱这种东西,大家就是大大方方的,就是没有什么可耻的。穷有什么可耻的?穷不可耻,白手起家也不可耻。如果你在物质上,你现在养尊处优,你不需要在物质上白手起家,你至少要做到在精神上白手起家。因为就是靠山山倒、靠人人老,就是这样。一定要做一些让自己尊敬自己的事情,做一些让自己信得过自己的事情。

分类: 不是默认分类 标签:
  1. crosschina
    2010年5月15日00:04 | #1

    不错,还在外交部混过

  2. NTSCC
    2010年5月15日00:49 | #2

    脸太大

  3. ly
    2010年12月4日12:31 | #3

    扯蛋~~
    能不经历苦难就不要经历,苦难是没啥幸福感可言的。
    人能放弃一些东西,比如好的工作,前提是放弃之后,他不会饿死,不会变得很穷。一切精神上的追求,是要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之上的。好吧,我比较俗,我觉得有了钱之后,才能尽可能地去做自己想做,和喜欢做的事,才有更大的自由度。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