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重建需要为人民服务(ZZZ李承鹏BLOG)

星期二, 五月 12th, 2009

http://blog.sina.com.cn/lichengpeng

我们不是为了纪念而活着,我们是为活得更好而活着。可是。

 

北川准备花23亿修建地震纪念博物馆,青川准备打造一个50平方公里的地震公园,大邑的地震博物馆将在5.12这天开馆,汶川准备花费20多个亿修建一座现代化的地震博物馆。有时候我会产生不好的联想,就像看到一个人因事故断掉一条腿,大家给他捐钱,他没利用这笔钱为以后做下营生,却把这笔钱造了一条黄金腿,说是为了纪念。

 

纪念本身是没有价值的,偶尔具有价值,是为了要我们不忘记过去的失误,比如美国的珍珠港及911纪念物,还有一种是给未来设定标准,比如美国的独立宣言碑文,还有一种是纯粹为了生命本身,比如四川地震纪念。珍珠港纪念只是一艘沉船上来修了一条通道,911纪念就是保留了一条当初逃生的楼梯,可是我们震区的纪念博物馆花费数十亿(总计也许会到百亿)就不是纪念,而是对灾难的炫耀了。我听到最可怕的一种说法来自青川重建:把灾难性资源变成发展性资源。

 

他们说,就是要抓住这个机会把震区经济再上一个新的台阶。灾难就是灾难,把灾难变成发展的大好机遇是一种重建恐怖主义。中国不是一个人人享有知情权的地方,所以很多人不知道,其实全世界最通行的灾后重建原则是,恢复灾前的原貌,不要试图让它通过一场灾难变得更发达,更豪华,一是那会给人民在一场灾难后带来新的负担,再就是企图用更好的生活画面掩饰些过去的什么,无助于改进过去的失误。我看到大家在七嘴八舌讨论地震中学校建筑质量的话题,可是没有正确的回应,我看到关于5335名死难学生详细的资料并没有在一年之后得以公布,有关部门支支吾吾,这些最应该纪念的东西没有得到纪念,却在修建数十亿的纪念馆。我想我已经说得够多了,剩下的大家自己去联想。

 

一座博物馆花掉的20个亿,可以修多少希望小学,可以解决多少农村人口安置,再不济,也可以帮人民弄些生产资料做小生意。其实最好的纪念就是人本身,这些人,这些死难者的家属还好好活着,是对死者最好的纪念。美国人没有为911花费数十亿美金修博物馆,我估计官员的脑子里压根也没有大力发展911旅游计划的想法,因为那个太荒唐了,可是中国出现了大量的专家论证着地震博物馆的合理性,可操作性,媒体还在大肆宣传,官员频频点首。

 

我是四川人,但是我很无语。去年我是第一时间到达北川一中的,可是我再也不想回去了,正常人都不应该想再回去,那是人间地狱。但是一年之后还有很多人跑到北川一中那里寻找英雄感,还有一个著名的记者详细述说当时她怎么伤心怎么闻到尸臭,并奋勇地采写了一篇让老总非常有成就感的现场新闻稿,报社为此苦等到了差点开了天窗……

 

我可不可以翻译潜台词:哎呀妈呀,终于逮到一个好机会来的瑟了。灾难只能去抚平,而不是的瑟,中国一直是没有真正的新闻记者的,范长江不是,我觉得鲁迅是,李敖是,曾经的金庸也是过,但现在没有一个人是,因为大家没有悲悯之感,悲悯与悲伤是不一样的,悲伤是可以装出来的,流泪,嘴唇发抖,喊口号,从中戏北京电军艺大二学生可以找出一大把,悲悯是——你很无奈,你觉得人胜不了天,而且想永远删除这段记忆。

 

北川中学是否真用得着花2亿多重建,不倒学校的校长叶志平说学校重要的是安全,而不是豪华,这是真正遇到过灾难的人才能够说出的真相。关于这场重建的逻辑是,以前不是很豆腐渣吗,这次我们花天价修一个固若金汤来给全世界看看。其实世界上最固若金汤的是人心,而不是房子,一年前倒掉的房子很多首先不是质量原因,而是人心原因,人的心肠坏掉了,房子倒了是自然的。我又说得过多了,剩下的大家再去联想。

 

上一篇我写过,明星们去灾区做秀招人烦,我很想告诉他们其实灾区老百性并不喜欢他们去,我的朋友棋哥是资深明星经纪人,他愤怒地说,丫们明星去灾区慰问,要求坐着头等舱,住着五星级酒店,带着不止一个的助理,还得要八百万的赞助费,这等于是企业帮着出钱,他们来出名,落得一个好名声,去他妈的明星们,老子今年不干了。我安慰棋哥,其实明星们不是最招人烦的,他们只不过是吃些村里的鸡而已,相比起一些部门他们是弱势群体了,他们只是吃掉村里的鸡,而有的人是连整座村子都吃掉。

 

原来居住的地方不适合居住所以重新择址修建是正确的,可是不正确的是重新选址修建却求大求全,恨不得立马从县升级到市,从市升级到省会,还有一种我不喜欢的是:为了让重建后的城市变得比以前更发达更豪华更适合发展旅游,过去老城区的群众们被要求搬到新区去,这似乎没有错,因为表面上可以让群众们在新的豪华的城区建成后因为来了更多的游客,挣到更多的钱,但没有一个专家能够拿出充分的科学数据来告诉老百姓,城市大了以后真正可以多挣到钱,群众们没去过国外,没有见过世面,可是骨子里还是知道城市更大和拉动旅游GDP并没有直接关系,现实的例子就是丽江扩大城区后,GDP并没有预想中的提高,反而失去了它的珍惜性,丽江很好,但现在正成为小黄帽云集随地大小便河水开始被污染的城市。

 

外地的人们想去一个城市或一个风景地旅游,只会因为它是否漂亮是否舒适是否不可复制,而不会因为它是否更像上海那么现代化是否有北京那么拥有六环七环,全世界最整齐划一的城市是巴西首都巴西利亚,那是按照一个飞机的模型来设计的,分类有生活区行政区商业区,可是巴西利亚不是世界上最好的旅游城市,相反那些混乱的城市却有最多的游客,比如雅典、比如巴塞罗那、比如被无知小资们传唱如圣经般的普罗旺斯。

 

不要企图拉动GDP,不要企图扩大城市规模,不要炫耀,不要把伤疤弄成漂亮纹身。

 

因为这是在浪费钱财,也是在浪费外界的支持。当然四川人民是好的,很多人至今还未得到外界想像中的钱物支持,这个他们很理解财政拨款是要有一定周期的,他们没有叫苦,埋头自己开始做生意,可是做个小生意要等待上峰关于最新规划的指示,小生意做的也不顺心。

 

中国最缺的不是高深的理论,最缺的是常识的普及,我们的专家和官员们在用高深的理论来淹没常识,这就叫忽悠,叫晃点,或者四川话说的“麻广广”。我本来想写一篇很长的文章,打很多比方,说很多实例,忽然不想这样了,所以最后只能总结一个观点:灾后重建至高无上的常识就是——为人民服务。

 

我想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同意我这个观点的,也不敢不同意。但愿这篇不会被和谐。

 

还有一个一直想说的话就是:去年我写过“刘汉希望小学”,写过那个一根筋天天敲打着施工队混凝土的监工X先生,整个学校的学生一个都没有少,学校连玻璃窗都没怎么碎。那所学校真的不是花了两个亿修成的,从去年之后我就绝口不提X先生了,我和他常常通话,但不太谈地震了,我俩约过多次见个面,但一直没见面,彼此之间竟然有了默契,不见面,不见面,这样最好,这样最好。可谁知道X先生姓什么,谁见过他出现在电视上。他是个无名英雄,他后来一直在精神病院接受心理治疗。

 

最后,我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社会,相信生活会变得更好,我是出于一片真心,和务实的角度来写上面这些废话的,相信开明的社会不会让我这篇被和谐。

 

因为从头到尾,我一直在想着毛主席说过的:为人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