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6
2008-12-01

       第一次到杭州是高中时期,学校组织参观浙大,顺带去了植物园。在浙大食堂吃了6块一餐的饭,在植物园拍了一张大圆包小圆的照片回去。对窄的,种梧桐的杭州街道完全没有好感。接下去几次是看同学,逛了西湖,对南山路很有很有爱,印象开始转好。后来女王们在酷热的天气里去逛了西湖,流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次去,觉得,杭州,我可以爱你。

赴杭赶考记(杭州二日游)

      阿水隐居在这个城市,在某个小菜场买了肉和菜,做了大量米饭,热情款待了我。节骨眼上我的手机坏了!但是几经周折,还是在第一时间第一地点第一眼碰到了面并且认出了对方,这对于一个外来进城人员很重要。接下来,两人在冬日的阳台上吃了饭,还喝了点酒。太阳真的很暖,以至于我的巨大羽绒服成了相当雷人的物品。再接下来万能的水姐连续招呼了阿怪纵横LINLIN木头定下了当晚饭局。再再接下来,出门,开始了在路上和在车上的旅程。大城市的漫长而又复杂的公交线路对我这个小镇居民还真是个考验啊~阿水很快喝完了带出来的一罐水。我说,恩,果然不愧是水姐啊!但她说这是中午的菜盐放多了的缘故。

      先去树人找了木头。第二次见,也是第一眼就认出来了。侦查了考场以后,在树人外面的类似双桥的小街上喝了奶茶,买了橘子。

      坐上Y8,在一个接一个的状况后,别动小分队终于人齐在一席地吃了2只鸡。期间跟跑菜小工吵架一次,意兴阑珊杀人5轮左右。纵横和木头白长了190179.5的个子,吃了我和水姐量的一半还不到的鸡。阿怪和LINLIN讨论了我完全不明状况的BBS话题。最后,一席人散。水姐在收到一个个都平安到达的消息后才安心。我和她继续逛了浙大学子逛的街,我买了一个粉红色的口罩。之后旧地重游后的教授同志到了杭州。可是大家已经散了,时间也晚了,就没有再见面。觉得能在杭州兴风作浪一把,也已经相当满足和感激了。

       第二天,水姐画了地图给我,我就孤身一人坐上了杭州的公车。考了试。中午蹭了木头年轻一家的饭,有很美味的竹签番茄酱甜虾,木爸连续给了我5串的样子。中午很无聊,本来想把你拉来给我见见,但是你要上班,就不强求了。而且下午还要考申论。很像刘国梁的监考老师把申论写成了申能,期间不停传来另一个中年妇女监考完的短信声。我以慷慨的心态和神勇的速度提前交卷,刘国梁也顺利放了我出来。在出租车上与司机讨论了这次国考为杭州创造的GDP和最大受益人群。440,我坐上了去往湖州的快客,期间,手机又准时瘫痪了。但还是顺利联系到在筹备婚礼的高中死党顾警官,她请吃了KFC,我送了她一对耳钉作结婚礼物,逛了逛街,蹭了一晚。

      早上6点,还在做着乘车的梦,闹钟就响了。床太软,落枕了。然后开始启程赶车,期间忍痛舍去已经付好钱的永和小笼包。8点,我到达目的地。吃了一晚馄饨后开始工作。

      总之,对一路上方方面面的人和事都很感激。谢谢你们。

 

2008-11-24

    当你拥有强大内心的时候,就算外部环境再恶劣也不会被打倒。而当内心虚弱,任何轻微风吹草动的都可以是你倒下的理由。而也许这成为了幸福与否的衡量标准,也是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之所以成立的终极注脚。这想法唯心,却好用。

    大部分时候都憎恨自己是个没用的东西,可也有小日子过得心安理得的一刻。心态就是这么一种不稳固的东西。你想探寻其中奥秘,这很难。我感觉这是跟蝴蝶效应一样神秘的东西。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握好状态好的时候并尽力去延续他,使坏状态来得晚一些,去得快一些。想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做梦去吧。因为当前一刻还以为拥有着全世界,下一刻或许就被伤得体无完肤。而这期间外表却声色不动。

最最最重要的POINT,也是发布此日志的目的:杭州的朋友们,29号30号哪位能让我借住两宿,我就请其吃九百碗!
2008-10-17
这个十一的折腾劲儿可能超过我以往一年总共的运动量。
伴娘
不哭跟良君的婚礼是这整个十一的重头戏。也使我十一的假期从7天增加到了9天哈~大概从去年秋天得到不哭要结婚的消息,从一个月前开始考虑送啥礼物,从一个礼拜前开始准备行程,提前3天买了车票。而现在,婚礼已经成为了过去时。去的时候走的传说中的杭州湾大桥,感觉桥好长。。。从紫的护栏走到红的护栏,油漆的颜色很高级!没有见到盼望中湛蓝的海水。留下2个疑惑:那海中很小的尖尖的类似三潭印月的东西是轮船还是其他的?那海中一块块蓝色的区域是云投下的阴影么?还有那些小旗子是干什么用的?说是两个小时可以到宁波,而事实上用了3个钟头,车站还真是会忽悠。
这是我参加的感觉最亲近的一次婚礼。过去参加的感觉上新郎新娘都象雕像一样遥不可及的。像一场人声鼎沸的哑剧。就算是参加同学、朋友的婚礼,也是参与感不强的一种,很虚幻的感觉。但不哭和阿良结婚就感觉很贴近生活,从一开始认识不哭,到不哭认识阿良,到他们结婚,感觉还是很神奇的!岁月流逝,这份情谊越发朴实和淡定起来!虽然说在兴昌感言的时候的哽咽大部分是氛围作祟,但终究还是因为对这场姻缘的全程见证,嘿嘿!
不哭,我感觉你是很幸福的女人啊!首先是你的“宇宙精神”,总感觉你有一种看破世事,宠辱皆忘的气度,让我很仰望!反正就是活着的状态很有范儿!还有就是“能吃能喝精神”,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很有打算,很有方向的感觉。还有找到阿良好LG,最重要两个人相爱!还有就是有个酷妈和帅爸,我和阿怪一致感叹“看来不哭之所以能是不哭还是有他的原因的!”对你心存感激的,帮助我,想着我。现在应该在蜜月吧!要幸福哦!
这应该是西家女王们最豪华的一次聚会了吧!一种一个还真正成了女王!还坐了加长林肯哈!不过最遗憾的是没有女王合影啊!当时摄影摄像都齐的说。争取下一个女王结婚时弥补遗憾。
第一次吃到鲍鱼鱼翅,果然和卤蛋粉丝毫无二致!吃到最好吃的东西是兴昌的不知道是烤鸡还是烤鸭!那个皮那个香脆啊。。。脖子也很赞!还有就是在慈溪吃的那只被考成干尸的连毛都特别松脆的鸭子,好香呀!蛋糕也很爱~总之吃得很欢就是了。
旧客
换掉了身份证,再次踏上宁波这块土地,就原谅了他不美好的一切!仿佛从未曾离开。当再次坐上公交车,心里面那个泪奔啊!那个纠结啊!很复杂的心情。还在宁大呆了两天,泪奔!在宁大宿舍睡了两晚,泪奔!喝了两杯奶茶,泪奔!(不过温度有点不够,不完美)。。。还碰上最典型的宁波的天气,台风~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宁波宁波,我爱宁波!
游人
在家里联系的最多的人就是丹了。我朋友不多,但心里洁癖的我友情质量高!是属于深层次心里依存性朋友。这次跟丹丹去了雁荡玩。对雁荡大的离谱还分几个景区的地质地貌的兴趣没有超过旅途的劳顿和爬山的累。像我这样的人果然还是适合家里蹲的呀~~或者能在“哈尔的移动城堡”里蹲,也还不错。。。
比较中意的还是乐清的小吃和小店!鱼丸面好的,猪脏粉更佳,麦饼和木莲果冻一般,最好的还是丹的清透高雅外婆。。。
PS:有一个小时时间来PS……上次写到一半就被叫去开会了,之后电脑中毒啊断电啊没有整块时间BLOG之类这啊那啊的原因,导致挖了这个坑。心里还一直惦记,现在终于要来补齐了。高雅外婆的粉干汤很好吃,不过被里面的鱼干卡到喉咙了说。DD的外公外婆都80几了还很矍铄啊!而且全无一半老人的orz的特点,很可爱!自己不要求活那么久,但希望到时也是个可爱的老太!在乐清的书店买了ELLE的20周年版,1000页20块!DD脸上挂三条黑线问道这么重你怎么背回去?我兴奋不减,多便宜啊!
还有有在宁大做的头发要PS下,简直让我有胖子变瘦矮子长高的重生感啊!因为做了落落推荐的烫发根,一直以来头发“坍塌”的困扰一扫而光啊!还有颜色也基本满意。本来想要金棕色,但是理发的小哥以金棕色要漂为由建议不要做,那好我选7号,小哥默默答应。不过又默默给我染了8号色,效果都说还好,那我也就默默接受。
最后的PS:不哭发给我怪拍的照片,第一次觉得原来我也可以这么美!……吗?!那是相当满意加惊讶。稍后贴PP。
最近心情:可以不与领导者、吸烟者共处一室,不赴无聊饭局,是幸福!最幸福的是以前穿不上身的YY一件件上身的无须言表的暗爽。我为一个为了未必光明的前途南征北战的大龄考霸有这样的幸福感汗了一把,转念又一想,带着幸福感奋斗,谁说可耻!
最后一笔,为连续一个星期的秋日才有的晴空。

在加长的拉轰的林肯里

2008-06-19

在打开电脑的这一刻忘记想要做的事。

在自动跳出来的QQ登陆框中建立起了良好的条件反射。登陆。不明白的是老是显示登陆到湖南。电脑老是被我折腾到死机,最后要自动修复收场。电源没用多久就很烫,电池用不了多久就告罄。诺顿到期了卸载也卸载不了,瑞星的在线查毒又慢得好比得了帕金森……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先是忧国忧民了一阵,继而发出了“这个世界怎么了”的疑问,想到梁先生有本书叫《这个世界好些了吗?》,于是就想翻来看看,接着,灾难发生了:在豆瓣找到有两本书叫这个题目的。另一本是一个澳洲老外写的,还是个搞摄影的,于是就很神经地想先看那另一本,就去百度,结果被一个搞手机下载的网站调戏了,心情低落烦躁。也没有了忧国忧民的心情。但还是被某某读书网花花绿绿的东西缠住了。排行榜头几名的尽是些“《手腕:从护士到局长》”啊,“留守女人的孤寂”啊,“少妇的情欲”啊,“中年在金钱与性中走向堕落”啊,“当代的官场现形记”啊诸如此类的,只有一本《红楼梦》孤零零夹在中间为此营造了良好的冷笑话效果……

看了落落不朽里的几篇文章,之后在“校园青春文学”的分类里发现了上次在书店看到的陈意涵做封面的那本,就又去搜这小妮子了。原来真的是台湾人……就这样晃晃荡荡了3个钟头,搞得很忙,实际是什么事也没干成。也难怪电脑老是要死机,它是被我的无限焦虑和六神无主给害的。

幸好把首页的淘宝去掉了,否则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眼睛很痛,想就这么躺过去了。开始挣扎。突然间有那么十分之一秒的很偶然的瞬间被仅存的理智唤醒,爬起来,打扫了一下自己,才总算没有陷入更深的噩梦。不然接下来的情景肯定就是深夜在小黑屋里汗津津黏糊糊地醒来,满心失落与自责。

又有一秒钟很想吃咸酸露滴的腌渍干果,随后就在超市里被选择恐惧症折磨了很长时间,最后不得不花了30+买了一大堆回来,吃到牙齿发酸……我想我的某块脑组织一定相当异常吧?纠结成这样不容易的呀!

总是对自己不满意,但是却非常想要做一个好的自己,在想与做之间纠结万分,老也拎不清。

总喜欢花脑子去考虑一些事情,却老也想不明白。

很容易high更容易down。

我就是这样一个自虐天王。

今天一定要在10:30以前睡觉啊啊啊啊啊!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