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06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2010-08-13

中午小吃店老板娘的问话记录:

诶~那个海南的小女孩回家回来啦?

【槑..回家那个不是小也麽,海南那个不是小鸢麽…】

诶~那她跟我说她是海南的啊?

【槑..难道素小鸢..她木有回家啊..】

诶~不是小小可爱的,就男朋友是象山那个啊~

【噢~素的素的,素海南的,不过她木有回家,就是工作忙了点。

素的素的,就是男朋友素象山那个~】

2010-08-01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2010-07-27

做了一场很美好很美好的梦,关于你。

如此真实,以至于整个下午都不愿醒来。

愿你长入梦,那我便心甘日日早眠。

2010-07-22

2010-7-21

昼夜颠倒三天。记不太清这几天啥事。空调扇是凉快,却忘记估算它的噪音。这两天睡觉全靠小也送的有爱的USB小风扇纳凉。今天没法只靠它纳凉。所以即使很困了,刚刚已经说过晚安了,还是在这个点【2010-7-22 1:38】爬起来写流水账…有点不清醒,想到啥记啥。

紫涵美眉正式入住db。还未探望。

花花童鞋回来咯。从此又多一处空调可蹭。撒花迎接。

小也的地摊依旧没有摆成。木有办法,都放假了。待开学再去吧。

班花正式住院手术。囧玩群所有人静待三天后的检验报告。祈祷良性。

^^^^^^^^^为神马一定要分割线^^^^^^^^^

这几天应我不是群主等一众上班族的要求,豆豆群深夜话题时间提早了。自从讨论拐MM主题后,有点不给力,话题比较难找啊,特别是夜不够深,人比较多,羞。今天因参加欢乐村甬江边啤酒夜会,回来已经十一点半过。福利找的比较匆忙,质量下降很多。好在零点后发的一组修车MM图还是获得了一定好评。【囧,刚看了小也的夜会报道,这话写的…】明天会提前备好的。敬请期待。

深夜话题是神马?

豆豆群在我不是群主与村尾书记的带领下,聊得话题越来越开放了。当然,依旧不及囧群当初规模。为了不影响日常工作生活,所有开放性话题集中到深夜开讲。比如,二八佳人体似酥卻暗里教君骨髓枯这类文学的探讨。比如XL求婚记这类八卦的闲聊。偶尔也会对午夜的饥饿这类问题束手无策。

果然不清醒的情况写不出神马……将就将就……

活动预告:本周末火锅聚餐。

锅底由花花童鞋提供。场地由蜗牛童鞋提供。最正宗滴重庆火锅料。期待所有村民、家属、周边友邻等都能参与。

2010-07-20

如果他是一個單純的孩子,就讓他傻傻一輩子;如果他是一個善良的孩子,就讓他慈悲一輩子;不要教他太多故事,不要給他成人的呵護。如果他是一個癡情的孩子,就讓他堅持一輩子;如果他是一個快樂的孩子,就讓他幸福一輩子;不要在他心中埋下刺,不要讓他有太多的相思。

今天依舊晝夜顛倒。狀態很差,幾近無話。沒有抑鬱,沒有憤怒,沒有難過。現在的我已經不再伤春悲秋,富貴说那都是吃饱了撑着的人或者郁郁不得志的废物喜欢干的事情。雖然我依舊吃飽了撐著,依舊沒有得志,依舊是個廢物。的確,不管一會睡眠如何,都不應該讓自己沉浸在失語的狀態。

好多天沒有看書,也一直沒有去英子姐那拿書。看她的網志,最近她的書店也很艱難。夢想這玩意,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實現的。她做到了,我只能微薄的支持。一家泛著書香的小店。一家散發幸福的花店。都是能心安之處。

小也,總結寫不出來。溝女這事。他們的逢場作戲或者假戲真做我不懂。通常都是你們已經趕著殺青,我還在醞釀如何入戲。天生慢熱,偶然癡狂。那些爲了up2u所百轉千回的心思我亦不想明白。什麽藉口,什麽理由。不管是爲了所謂心靈還是肉體。直接一點,婉轉一點。不管是糖裹的外衣還是苦澀的內里。不過是你若有情我便甘願。你敢天長,我就敢地久。

翻看很久以前寫的那些酸文,傻笑之余。回頭想想究竟喜歡些什麽,也是說不出來的。當時怎麼就喜歡上了吶。喜歡便是喜歡。別問我爲什麽,或者喜歡哪裡。說得出來,那便只是單喜歡那某些方面。儘管很難再有交集,也再找不回當時的悸動。還是慶倖曾經遇到過那麼個讓自己癡傻的人。

要有多幸運才能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遇上心甘情願不顧一切去花癡的人。

要有多幸運才能與那個愿同你看一輩子煙花燦爛江山如畫的人走完彼此一生。

2010-07-19

2010-7-17

睡不醒的一天。

在校院呆不下去,回来补眠,却看了部电影。志明與春嬌,粤语麽删减。很欢乐,特别是那些熟悉的粗口…还有那句”姣婆遇见脂粉客”确实是五个字啊。

此處留空—【喜歡這部片子。想寫點啥,奈何最近狀態不佳。】

力挺粵語。現在開始學習用粵語拼音輸入法。

對鳥, 那誰,是該跟你說聲:i n 55!w !

如果每次想你都說一聲,那估計你得被煩死。如果此時想你便告之你,一會又再想你了怎麼辦。如果一會再想你沒告訴你,你會不會覺得我沒那麼想你吶。好吧,不到煎熬不住漾是不會說的。漾就是這麼彆扭。╮(╯_╰)╭

其實,哪有這麼多如果。在眾人歡愉而你不在身邊的時候。在開心的時候。在難過的時候。在我睡不著的時候。在不想想你的時候。我確實不是每時每刻都會思念你。

睡不醒→血糖低→臉色差→胡言亂語。見諒。

2010-7-18

整晚基本沒睡著。午休也沒睡著。我想睡覺。很想睡個好覺。

兩天后回來的死不了終於回來了。每次都這麼突然的說,兩點給我電話。要求火鍋,五點開吃。對不住了牛牛,打擾了你的私人空間。懺悔。現在一邊寫一邊打噴嚏…╮(╯_╰)╭ 好吧,他們都是好人,姐最壞了。

說實話,今晚火鍋不是很盡興吶。他們喝得不夠嗨,咱吃的不夠熱火朝天。缺了點啥…小龍蝦?漂亮MM?蟀蟈蟈?也許只是我自己精神狀態不佳。恩,剛看小也的火鍋會勝利召開記。應該是我自己的原因罷。

今天不好意思蹭牛牛的熱水器,去流星那蹭,還有空調。順便跟流星、龐討論”帶MM回家需要理由么…” 嘖嘖,流星多能耐吶,說得我倆直點頭…牛牛吶,改天讓流星傳授幾招給你哈。

零點后的算今天麼?

今晚豆豆群深夜話題:”拐MM回家需要神馬藉口” 討論的好激烈。好歡樂。【囧…我還在碼流水帳,仙姐已經成文了】對於拐mm回家這事,恩,都跟你散步倆仨小時了,你開口說聲去你家坐坐休息下會死啊。難不成還要我開口?!

期間,W哥哥又上扣鳥,繼續問我有妞么。

wgg 0:05:54

有妞不

烟漾 0:06:06

我。

wgg 0:06:26

你不行………别的??!

烟漾 0:06:54

沒了。

wgg 0:11:22

你太熟了不了手

o(╯□╰)o

這孩子啃了那麼多水靈白菜。最近怎麼就沒資源了?

确实,大部份水靈白菜都被那麼小部份人給拱了。

2010-07-16

2010-7-16 20:25

怨气冲天。

我说过,其他的都无所谓,那箱书一定给我留着。

结果…NNGX!爱心社是神马?!我可以捐血捐钱就是不能捐书!

呼…蛋…腚…蛋..腚…蛋腚个头啊!

明天去香樟树搜书…英子姐姐,我直接跟你从瀚香进书成麽…

——————————————————————————————-

2010-7-16 23:10

姐蛋腚下来了。

今天是早起了,又是被电话闹醒的!小鸢姐姐病鸟。一早上校院甬江来回跑。辛苦波波了,睡眠不足还陪我一早上等着扛空调扇…

中午在小吃店随便解决便去校院陪她吊针。四小时啊。俩那么小瓶的针水。以每五秒一滴的速度缓缓流入。同室吊针水的童鞋来来去去,咱仨哀怨的看着那一滴滴心不甘情不愿往下滴的针水…期间与小楼出去吃了烤翅…都坐陪仨小时了,吃点东西不能说我们天怒人怨、惨绝人寰吧…

晚上腐败的阵容:小也、小蝶子、小鸢、蜗牛、小楼、疯子、小漾。恩,女多男少,男同志们幸福了吧。只是吃得很辛苦啊,为了照顾病人,不能开空调。还点了份干锅,还是在包厢里吃的。跟蒸桑拿似的。吃完就各回各家了。今晚无节目。

刚刚W哥哥问我有没有MM可以陪他喝酒,最近很纠结啊。我认识的可以介绍给你,今天可以陪你喝酒的MM,一个胃疼,一个病倒,一个不在宁波。我的酒量啤酒一杯倒。对不住啦。

对鸟,今天凌晨一点多,某学长给我短信后电话唠了一会儿。事情是他一个女人待怀孕仨月后才跟他说。纠结于并不是特别喜欢到愿意娶回家。纠结于怎么就肯为他生孩子呐。纠结于明天就要带她去见父母了…虽然周围相当一部分都是奉子成婚,可这未必是件特美好的事情吧。

恩。不写鸟!NNGX!

偷懒两天。继续写。让额想想…

2010-7-13

流星童鞋回來了。带回来一堆么用完的港币。刚回到就来电叫去农贸打桌球鸟。姐的技术很菜,灰常菜,相当菜。不过,总能瞎撞进那么几个…让我专门打黑八好了,应该能在你们打完前打进去…

待小也童鞋回来后【话说她的座驾又闹别扭了…】就近在农贸呢个叫舍得的小餐馆解决晚饭。那啥,想挑战味觉,想颠覆对菜品的认识,去那吃吧。比如,葱油芋艿是裹粉炸着成鱼丸状…

吃完这餐奇怪的晚饭后,流星、蜗牛、小楼、小鸢、小也、小漾浩浩荡荡奔赴双桥啃西瓜。感谢马克思童鞋。

今晚的雷雨不得不提。第一声炸雷,小鸢MM的电脑就在我眼前黑了。接着整个甬江村慢慢黑了。再接着,对面的江东也慢慢黑鸟。木有电脑,木有电灯,木有电扇。其实吧,这些都木有关系,主要是木有吃的…

只能跟小楼大眼瞪小眼…额…闪电的时候瞪一下…以前从来木有怕过雷雨天,还忒喜欢站在家里阳台看对面山上的闪电。这次…真的吓到鸟。还一度担心小也一个人待屋里会不会害怕,结果她一点多才回信息说,刚睡着鸟…囧。

2010-7-14

下午比克童鞋说他在钓龙虾!立刻与小楼去围观。结果他们去洗爪的路上,捡了个小不点。龙虾也不钓了,螃蟹也不抓了,急匆匆的照顾它去鸟。晚饭后咱也集体去围观。还没睁开眼的小狗狗。被遗弃在路边。经过斋斋童鞋一下午的抚摸,毛已经光亮光亮的了。雀巢也,还专门的奶瓶也。哼哼唧唧的。突然也好想养只活物…庞反问我养得活么…那姐养只能吃的活物总行了吧,不小心挂了,就炖了呗。【对鸟,那只小不点正式命名为嗝屁…嗝屁什么时候会嗝屁呐…

赞美一下蜗牛弟弟与小楼哥哥。帮咱把衣柜组装起来。还把小屋里的木衣柜搬大屋去。特别是蜗牛弟弟把大屋里的一张很重很重很重的桌子挪到小屋。从今天开始,咱有专门的换衣间鸟!接下来配备几张椅子,和一个音箱。恩,可以喝茶唠嗑杀人打牌打麻将打豆豆…

红烧鸡翅,我最爱吃~晚饭点的除了排骨芋艿汤都是素菜,姐肉食…散步到南门吃烤翅!人手一支烤翅,外加奶茶~幸福。姐的九斤明天再说吧~

零点与老戴童鞋骑电单车去农贸沙县吃鸭头鸟。距离上次已经近一年了呐。恩,九斤继续明天再说…

2010-7-15

五点才睡下去,迷迷糊糊,睡睡醒醒,很痛苦。待中午楼楼、小鸢、偶在牛牛家开伙,煮饺子。蒸包子。

其余无事。明天赶早去加贝扛台空调扇回来。

2010-07-15

我卻是較喜歡黑夜的。一個人的黑夜。回憶有暖有冷。自行抉擇。
我亦是很喜歡晨間的。兩個人的晨間。擁抱著待天明。相互取暖。

你是否试过午夜乍醒,流满一脸的泪,意欲叫唤但又无力叫出来。
以至於害怕入睡,非得折騰得天將亮,再也撐不住才深深的睡去。

你會有那麼個秘密無法說出口麼?即使最親的人,也覺得說出來她亦無法理解你。本以為可以心意相通,卻因此讓兩人之間出現隔閡。說是錯,不說亦是錯。

你會覺得自己對某些事的想法過於駭俗,而歸于緘默麼?因為每每說于他們,聽之任之。或嘲笑,或迷茫。本以為同類同憐,卻愈行越遠。說是錯,沉默亦是錯。

你會對著最深愛的人,卻不敢把愛意說出口麼?而我,只是認定沒有什麽會是我的,會一直是我的。以其最終失去的時候傷心,不如假裝不在意。裝得久了,自然可以騙過自己。真的不在意。

思緒再理智,條理再清晰,我亦無法理解是何原因造成這般的漾。
可是啊可是,如果自己都無法理解自己,我又怎敢奢望你能明白。

有些事被藏在心底。

有些事连當事人都說不出口。

有些事只是一個回憶。

有些愛情不能存在一個實在的世界。

天亮了,鳥叫了,世界安靜了。晚安。或者,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