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这种东西现在是越来越难挑了,光凭封面是不行的,更糟糕的是好多书都塑封起来的,全然不知里面讲些什么,好处倒是有:无论好或者坏,都算是给你一个惊喜了。

书是一种一旦知晓就全然无用的东西,所以往往比电视上推销的万能拖把更加装神弄鬼。牛一点的就是诺贝尔,但也要谨防那种“诺贝尔提名奖”——李敖之类的。次之的就是各类奖项,例如国内的茅盾文学奖,但国外的不好判断,天知道“首屈一指的埃里温奖”是个虾米货色?再次的还有挂一大堆书评的,国内的书评我就不说了,凡是以“人民日报、**都市报推荐”的一律不可信,倒是《虐约克书评》也是信不过的。更次的就是总统推荐了,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克林顿也入侵到书市,见到好多都是他推荐的。国内也有跟风,那个叫做温总理推荐……

纵使是这样,实际上看书的人还是很少。大约这是一个很孤独的行为,总体来说看书的人是寂寞的。所以是不好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习惯于将所有的事情都放在某个框架里,让万物都有据可依,这大约就是世界观,或者说什么什么体系。年轻的时候谁没有那么疯狂的念头——疯狂是事后才发觉的。多可怕,将一个有60多个民族的国家用一种准绳去衡量。

但时间才是王道,他会改变你,修正你。哪怕自己真的有一种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原理,看清了世界的真真假假,但令人悲伤的是别人的看法却不受你控制。

所以,客观存在就是你可以没有原理,也可以有,你可以在乎别人和你不同,也可以不在乎。也就是说,世界还是那么的纠结,让你的感觉颠沛流离、欣喜若狂。

看书是一个人的寂寞,听歌也是,看电影也是,游戏也是。和大家一起吃饭不是,玩群体游戏不是,唱歌不是。所以以后要多参加集体活动,多去外面晃悠——尤其是景区,千万不要在家在床上看书、电影、听歌,越听越被动。

对了,今天我在曲院风荷的荷叶边发现一只螃蟹,经确认是一只湖蟹,也就是大闸蟹。母性,但腿较细。面对它的时候,就像老虎看到了兔子,只是老虎怕水——兔子怎么学会潜水了?!

不给力啊,还是tb的更好。

北京有点凉快了。
这几天天气不错。
出差北京神马的。
是上班最讨厌了。

——不好意思,就整了点诗,大伙凑合着看看。

昨天去书店买了一本《一个都不正经》,挺好玩的,都是一小段一小段,看着不费力。内容也挺好。其实就是《世说新语》的翻版,前些时候有过一本《非常道》,对,他们是亲戚。

其实每次去书店都非常纠结,因为买吧,舍不得,因为网上更便宜。不买又觉得对不起店家,唉,我太善良啊。

去书店主要也是因为周末实在无所事事,说到这个可别认为我万事俱备,我也有好多事儿没干完,换谁谁不是这样。但是人嘛,总会犯贱,不把正事当正事,几头牛都拉不回。我去书店一般是因为那边上有个饺子店,好吃。

说到饺子,其实他家最牛逼的是佐料。一个是葱+酱油,一个是辣椒带油。每次去都让我感到很享受。隔三岔五就惦记着,你说人吧,庸常起来无非就是口舌之欲,每个阶段我都有觉得好吃的。住在宁波南高教的时候楼下的葱油花蛤+干煸四季豆都特好,后来觉得公司后门的手抓羊肉好,也搬走了。遂喜欢后门的酱爆螺蛳+K啤酒,几次回去却都没遇上。

但有记挂,人生总是好的。

西湖里的螺蛳素质都不错,但似乎没有人去捞来做。害我每次在湖边都想摸一盘。斯文?谁都别装逼啊。大家都是农民,我从小就喜欢摸黄蚬。

贝类是非常令人惊奇的食物,小时候在田边的水坑里掏出一波泥土,然后在田埂上摊了找黄蚬。初中暑假去过苏州,惊叹那边的河里摸出来的都是河蚌,在一个叫做金澄湖边上看着湖堤上都是河蚌壳,心痒的很。后来在宁波见识花蛤,可惜杭州的都不如宁波。宁波的好,花蛤有功。在杭州,吃重金属含量特别高的生蚝还行,就在住的边上。但怀疑作为食物他已经成为毒药了。

其实贝类在各种文化中都是有隐喻的,我只是诚实地那么一说。

最后摘选那本书上的一段话:“西汉内宫的宫女都是穿开裆裤的,就是为了方便皇上。汉昭帝时期,上官桀为了皇上能跟他孙女多做,又把宫女的裤裆都缝上了。”

弱弱地一问,在当今洛阳那种北方苦寒之地,穿开裆裤难道不怕着凉么?so,现在女生喜欢穿超短裙其实都有历史渊源的。

圆满胜利

2010-08-15

随着24小时的结束,我们的抗灾救灾获得了圆满成功,该哭的哭了,该低头的也低了。明天银乐迪照旧呀。可是四川泥石流又来了,日本的投降也没太多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