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回家,尽管此前允诺他人要一起出去玩,但是我只有觉得呆在老家的时候我才会舒服。那些——吸引人的地方,或者美丽风景或者好玩(这对我来说很少存在)毋庸说是一种从众,甚至不如心怀喜悦排队上火车,在上面吃掉一罐啤酒一包花生米那么美好。

就好比现在我家路上两边也有横店火山爆发的宣传报一样,去看那个简直令人感到羞愧,但是路途中的那些等待倒确实是这个国度仅存的意思。

或者说,如村上春树写的那种旅游是不纯在的。

倒春寒

今年春天特别冷,之前去玉皇山的时候我发现某种野果的花还在开,当时我以为是杭州靠北,也许冷。但回家后发现我家乡也没有成熟,那种浆果都还青涩。这使得今年的五一有些无精打采。

不是么,茶场已经多年没有人去,乡下的人也是越来越少,年纪越来越老。都不能上山了。

只有一条路

原想上山去拔笋,但是太热了。

然后跟XXC聊天,想起过去的很多事情。人说昔日妾有意,我说当时觉得过于虚幻,但如今看起来,在各位均近成婚的时候再看,其实是我自己太虚幻。

而我只有道歉呀。哪怕现在就是有点点眷恋,“如果当时再动摇些,现在也不会那么遗憾”,人们都把人生写成歌了。

某些情绪就像这个季节一样,似乎充满希望,正渐成熟,但是又稍纵即逝,快的犹如幻影泡梦。

只是,人生是线性的,没有回头路,平行宇宙也只存在科幻片中。如果是一条狗看到了这些,他会对人类的这种肤浅、反覆、冲动而感同身受吗?

其实人类本无需此类想象,但是却有了,又忽地让人生出:哦,生命还不错!

人说不让自己受伤就先拒绝别人,其实不让别人受伤也可以先拒绝别人。也许你回忆当时觉得很傻,但现在不也觉得因祸得福吗?

嘿,我们都是愿意被伤害的人呀。这样的话,往日果然是有些柳下惠式的苍白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