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的秋天冷的快,才下了一场雨,就需要长袖加身了.此前听南京的同学说冷,不以为然了一夜,结果第二个夜晚,发现确实无法穿短袖在车站送人了。

一直以来喜欢冷更甚于热,一来是觉得冬天颇有简练感,二来说不定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情节作用——如喜欢的事情似乎都发生在寒冷的地方——俄国,卓西玛神父说过的那些话。就如恋爱的情节似乎也是放在冬天好,无论是牵手或者大被同眠之类的。

我记得在那些寒冷的时候,用几天几夜的时间看完《卡拉马佐夫兄弟》,抬头看窗外,遥想北方俄罗斯的大地已封冻,包玉刚教学楼才被水杉深染,寒冷的气候是否更易促成哲学?卓西玛长老微笑着

据说,人类因为外界限制呆在一个小地方的历史实在太长,以至于对近来的无拘无束感到无所适从,除了早期的欢呼雀跃之后,更多的人像是强弩之末,时间一长,甚而发展到自闭症成暗流之势。

寒冷来了,但是小白嫁人的消息来的更快。

在那个寒冷从遥远的北方奔袭的次日,小白电话吵醒了我,开口就问我地址,我就知道大事不好,这家伙要嫁人了。

尽管结婚照我已经审阅,但对于同学总是觉得应该仍在某处休眠着,一直在等待某天再见面时的苏醒。在这中间,他们都不会老,一如大一暑假时蹦蹦跳跳来我们宿舍时的那样:你可真白,白的连头发都黄了。你可真瘦,瘦的连胸都省了。你可真拧巴,拧巴到结婚却很草率。

——我们都那么担心没人要你:要跟小白谈起一堆莫名其妙人名的老外,还有那些记载着奇奇怪怪传说的《金枝》。所以你家郎君必定文武双全、天下无双,而听说你结婚,宁波却没有山崩海裂等异像,我们则是更加担心。

不过,尽管紫霞仙子曾经不无得意地宣布拔出手中那把紫青宝剑的人才是她的郎君,实际上牛魔王不介意的话,蛤蟆精们再这么较真就显得酸葡萄了——就连紫霞都曾经年轻过嘛。

也好,嫁人了好。但是没有比你哥帅,这点我会一直耿耿于怀的。并且有了新的心事:怎么才能把你嫂子驯养成一个能看懂《金枝》的小loli呢:)

竟然没有睡着

2009-09-21

躺了很长一会儿,竟然没有睡着,想到有几件事情,于是便起来上网。

hoho

2009-09-17

嘿嘿,最近还是没啥想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