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30_200056

屋外下雨,江南的梅雨开始了。不过现代城市对于梅雨的理解似乎只是降水,以及收音机里的数据:今年入梅以来杭州地区气温持续上升,为近50年来罕见高温天去,不过预计在今明两天,气温会随着降水的增加而降低。……

下雨了,有只蚊子趴在玻璃上,我站了一会儿,飞走了不少。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2009-06-28_214416

突然之间,大家的话题只剩下了《变形金刚》。

自从同事开始抱怨去北京出差害她不能看首映之后,不断有人跟我提到看这部电影的事情,俺对《变形金刚》没啥偏见,也承认第一部确实还算挺好看的,但我得说一句:《变形金刚》的公关是怎么做的呀?

前段时间我一直在看片子,比方说《奋斗》,看了之后我跟别人说那个××的公司就是在俺们北京中心的那幢楼么。当然这个话题没人感兴趣,她们都一齐惊讶:你现在才看《奋斗》。

现在看又怎么啦,尽管刚开始玩开心网的时候,好多的选择题都是说米莱呀、陆涛呀这个性格那个性格什么的。我不太喜欢开心网,纯粹是为了了解而上上,所以向来不太放在心上,同时,好多的朋友其实不用加我了,我半个月能上一次就很不错了,校友网什么的也一样。

但多数时候我我看的片子都已经老去。比方说《我的团长我的团》,还有《潜伏》,还有《东京爱情故事》,作为一个前卫地用上3G的互联网人士,俺一直觉得有些东西太浪费时间,晚一点看起码不至于看到太烂的东西。就像村上春树说的那样:原则上死去不足20年的作家的作品不值一提。

例如东爱,我记不得什么时候有人跟我提起,我也没当回事,一直下来一直有人提到,直到有人说,每个男人最终都会心安理得地接受关口为自己系鞋带。这说话很有意思。

莉香应该只是男生的青春期初恋吧,纯粹、热烈、投入。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或者说接受那种重量。丸子很不帅,这点跟我类似。

对了,其实莉香和米莱是同一种人。谁没有遇到过呢,但谁又抓住了呢?谁又被谁改变了呢?

除了看这些之外,还看了很多的科幻片,包括科幻类的美剧,《远古入侵》还不错,《危机边缘》也很有前途,《夺命岛》也蛮好看。就是看完这些片子,晚上容易睡不好。

3G在10点的时候气若游丝,发几张照片都令人气喘如牛。

没睡好。小心地剔除那些可能引发危险的话题,再整理几坨给老大,老大也神,近3点的时候就给了确认意见。

事儿一多人就内心不安,我估摸着这感觉就像小女生还没适应每个月来那个一样,其实真要来了就那么回事。——人家这不是在拗出扭捏地造型么。

见了一姐们,头次吃到北京的海鲜,最后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某只螃蟹的一只前肢,下回俺也有地儿请人去了,可就是可惜北京确实没有螺丝,我记得宁波有个小饭店的螺丝那个好,罄竹难书,下次得请她去宁波吃一个。

晚上突然想到,你说被资本腐蚀的公关男还有机会做党的喉舌吗?当然,我保证只为党说话,而且不上google!

不过,那样挺没劲的吧。

姐们说她一同事巨有钱,男友更加有钱,然后我可耻地想到,他们俩在一块,一千万与五百万,每次ML产生的交压高达500万,堪称金贵!

王小波在《万寿寺》中说,老佛爷(慈禧太后)“之所以尊贵,是因为过去有一天有个男人,也就是皇帝本人,拖着一条射过精、疲软的鸡巴从她身上爬开。我们所说的就是历史,这根疲软的鸡巴,就是历史的脐带。皇帝在操老佛爷时和老佛爷在挨操时,肯定都没有平常心:这不是男女做爱,而是在创造历史。”

事实本身向来如此。

今天两个事。

一个是google海外被盾,另一个是lenovo发布T400s

前者,我很愤怒,我可怜某党。世界上没有一个民选政府敢于以这种理由去封杀一项广受好评的服务。就有“很黄很暴力”的plus版,它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如果把所谓的个人损失撇开不说,也不说gmail用户的反弹,仅仅说邮箱在当代网络产业链中的角色。仅是“找回密码”一项,对于大量注册网站意味着什么?

至于来弄我终于发布了新款笔记本,还是个好事。

尽管我现在对12寸的本本更感兴趣(因为便携),但如果14寸也能做到这么薄(看图确实薄,比X200还要薄)很难不考虑去购入一台的。

不过涉及金钱的项目只能暂停了,唯一可行的就是YY

希望T400s还是一台耐操的机器。

2009-06-23_231828

前几天,一个朋友问我说最近怎么不思考了。我很诧异,我以前思考过吗?

她说的是blog没有更新的事情,但一来我不觉得以前思考过,另外,觉得这词有点怪怪的。

第二次,她来问我关于使用支付宝转账的方法。我说我现在没时间,客服比我更专业。后来她说在百度上找到了答案,我只好说我无限bs百度。

今天回头想想了这些事情,我觉得有些东西正在起变化——那就是我不爱理人了,而且理由只有一个:我很忙。

要说忙,确实有点。打个比方说,现在BLL还对外开放的话,我都没功夫去看,还有啥好说的呀,大胆地承认对波大的狂热只是自卑作怪,爱烂到啥地步就啥地步,高潮在1986年已经过去。

但忙并不能作为不理人甚至对人态度恶劣的理由。

我其实应该和气地回一个电话,告诉她怎么利用支付宝实现跨行免费转账,这本来就是可以实现的,只是不鼓励而已。或者找个专家客服手把手地教她——不过这多半行不通,哈哈。

总之,匆匆回几句话就是不应该。

包括XO大叔经常找我聊天,拿天天来逗我,我都应该十分配合地摆出思念状,这样才好玩。让我关注下hellonbu的网站时,就算不写稿子我也应该去波大网站抓一篇新闻稿下来凑数。这样,大叔尽管不高兴,但不至于觉得没趣。

我已经很没趣了。前些天与一个专门做“网购”话题的记者聊支付宝,我告诉她除了淘宝之外还有购物网站,有的还不错(当然,都是支付宝客户),她没觉得有意思。然后我告诉她,支付宝还能信用卡还款、交水电费。她眼前一亮,还是回答说没趣。这样,我只好自嘲说是无趣地支付宝让我变得没趣了。然而作为一只无聊地敬业地员工,我不得不最后问了她一个极品问题:你用过支付宝没。

瞬间我就毫不意外地被雷到了:没有。

然后我就告诉,先生还是去申请一个吧。

这个事情丝毫不能证明我有趣,反而只能作为两个无趣之人的集体短路的表现。

到了这个点上,我又无可奈何地需要应用王小波的一句话,他在《青铜时代》的前面警告说,现在这个社会里,有趣正在被超越,变成无趣。而无趣之人就如同无性之人,面目可憎。

毫无疑问,我现在完全面目可憎。

以上,作为我最近的“思考”,献给心心、献给无芳、献给mei、献给XO大叔、献给所有被我鲁莽地拒绝的朋友们,愿你们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