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连陈洪都没有了,我大明朝立刻就会翻了天
    嘉靖帝带着司礼监黄公公,坐在城墙上。
    城墙下,是百官因为欠奉禄而集体上疏。
    风雪交加,百官要求奏疏直达天听。他们要告各部堂官,还要告内阁。因为,他们已经半年没有拿到奉禄了。而过年也只给发一袋米两吊花椒,因此在京的小官们坐不住了。他们大闹户部,要求户部尚书解释。
    这些小官是经费争夺战中的牺牲品。
    此前,帝国财政吃紧,北边抗御鞑靼,南边又是倭寇为患。两年作战,而丝绸、茶叶又无法贸易,经费是左支右绌。
    崇尚修炼的当朝皇上,嘉靖帝又急着为自己修建几座道观和宫殿。
    漫长的帝国体制中,王朝的财政与帝王的财政从来都是无法分开的。皇帝要宫观,内阁也只能筹钱来修建。
    如此一来,南边的抗倭也只好先缓缓,嘉靖帝要求明年先不要主动出击,守住便成。但即便如此,也缺60来万两银子,这笔钱,得让户部出。
    户部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了,尚书赵贞吉虽然头疼,但是既然是皇帝修宫观,也只好想出一个办法。
    在京四品以上官员欠俸的一律补上,地方官的欠俸也要补上,“不然他们会放手去贪”,赵贞吉在浙江当过巡抚,他知道这其中的后果,他也犯不着为了这事种下苦果。尽管有明一代,俸禄根本不是官员的主要收入来源,他们也被低廉的俸禄逼得去贪。
    商议的结果是,在京的四品以下官员的欠俸先不发。
    于是,有了百官集体上疏要求责问各部堂官和内阁的事件。
 
    海瑞时任户部主事,起先百官也在他那边闹过,不过知道他是海瑞之后,众人也就散去了。海瑞廉洁在当朝是出名的,又因为他得罪了当朝皇上,还被罚了6个月的俸禄。
    “我们不是地方官,可以放手去贪。我们也不像各部的堂官,他们还有地方上进献的收入。我们一家老小全靠着俸禄为生。”众官在宣布自己的委屈之后,也就离去了。
    就在大伙谋划去集体上疏时,海瑞的朋友也要跟着去,但被海瑞一把拉住,“千万不要去,原因我事后跟你说。”
    
    腊月二十七,离过年只有3天时间了。
    百官家里的妻小、奴仆都等着领欠俸过年。此时一想到帝国最委屈的人是自己时,他们也顾不得大雪漫飞,写好奏疏在城门外请求面见皇上。
    此时,内阁首辅徐阶带着大学士门、各部堂官也站在城墙前,劝这些京官回家去,不要闹了。
    “国事艰难,我们没有做好,对不起列祖列宗,对不起皇上,对不起你们,也对不起天下的百姓,可事情总得一步一步地去做,这个时候,大家不应该到这里来,惊动了圣驾,你我于心何忍。”徐阶在寒风中依旧慷慨陈词。
    “徐阁老,这些话你们内阁,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不知道徐阁老说的一步一步去做要做到什么时候。”一名京官出列愤怒地回应。
    “今年我们内阁都没有领俸禄,有困难,大家一起扛。欠你们俸禄,明年开春我们一定想办法,你们为什么还要来这里,明知道皇上的宫观就要落成,难道你们非要闹的皇上也过不好年才肯罢休?”赵贞吉开始搬出皇上这座大山。
   “没有俸禄,我们喝口白粥,也能过年。我们来不是为了要俸禄。而是要向皇上奏明实情,让皇上问问你们这些内阁,这两年你们到底是在干什么?”一名京官逐渐把责任往内阁身上引。
    
    城墙上,嘉靖帝看着这些百官,毫不为之所动。他转身对黄锦说,“仔细看着,以后在朕写实录的时候,把今天看到的全写上,朕没有惹他们,是他们在惹朕。”
    城墙内,司礼监秉笔太监陈洪调来东厂和锦衣卫的人。
    有明一代,司礼监在内宫二十四衙门中地位最高,其首领秉笔太监还负责镇抚司和东厂两大特务组织。而内阁拟好的奏折,也得由司礼监秉笔太监披红后才能生效。
   “陈公公,小的劝不走他们”,一名太监向陈洪禀报。 
    陈洪刚坐上秉笔太监的位置,他已经是皇帝私人助理的角色,实质权力远在内阁之上。
    “谁让你劝,轰啊!”陈洪一脸不悦。
    城墙上,嘉靖帝慢悠悠地说道:“陈洪在找,找朕下旨。他好大开杀戒”。
    那名太监又回来向陈洪汇报:“哄都哄不走啊,他们非要见主子万岁爷。”
    城墙外,徐阶开始带了内阁向百官下跪。
    “主子万岁爷在清修,请旨已经来不及了。”陈洪提高声调,“都听好了,都冲出去,打!”
    锦衣卫与东厂的人蜂拥而出,暴打跪着的百官。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情况,内阁学士们大感惊讶,他们只得高声呼喊:“别打,快住手”。
    然而,锦衣卫并不听命于他们,在鞭打中,也鲜有百官能听到这些老态龙钟的内阁的声音。在城墙外,一时间只有鞭子划破夜空的呼啸声,和百官们痛苦的叫声。
    一直陪同嘉靖帝的司礼监黄公公见此,跪在皇帝面前,“奴婢要参陈洪,他未曾请旨,便毒打百官。百官有错,无非是对徐阁老他们不满,上个疏也不至于遭此毒手啊。”
    见此,嘉靖帝笑了,“你呀,太老实了。他们这不是对徐阶不满,也不是对内阁不满,他们这全都是冲着朕来的,无非是因为朕盖了几座房子想养老,严嵩在,他们敢这样?朕用陈洪,就用在一个狠字。要是连陈洪都没有了, 我大明朝立刻就会翻了天。朕不得不这样做,你现在应该知道,朕为什么要让吕芳到南京去,这样的事,吕芳不会干,朕也不想让他这么干。”
附录:
这出戏是《大明王朝》中很出色的一段,之所谓不厌其烦地对着电视剧描述下来。是因为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件集体上访事件。
十多年前,本朝也有许多太学生前往宫外请愿。有个国务院办公厅主任温大人(内阁主事)陪着前朝总理赵大人(前朝内阁首辅大臣)来到城门外,对着太学士们说,“我来的太晚了”。也有前朝司礼监秉笔太监李月月鸟下令锦衣卫和羽林军屠杀太学生。
在这后面,当然也有前朝皇上坐镇中南海,悠悠地说到,“我大红朝立刻就会翻了天。”

明天,新一期的《财经》就有的买了。

真是太期待了,这种感觉就像高中时候等着买《武器》杂志一样。

 

昨天出去还书的时候,被雨淋到了,然后晚上睡觉出冷汗。

想必是感冒了。

 

今天来上班,路上又被雨淋到了。

 

浙图号称有很多书,但也不过如此。一本书超期,罚了13块钱。

想退押金,还得加上发票,老子就没带发票。

 

昨晚说了,羊肉是很好吃的,螃蟹也很好吃。

但是,说实在的,那东西买来,谁都不放心。

 

那有什么办法,只能等自己退休了回老家挖一口塘,养几只羊。

 

所以,幸福的得到总是漫长的,哪里有那么快捷,那么便宜。

 

昨晚还看了《大话西游》,还是很好笑,还是很有意思。

 

 

我还不知道google协作平台用来做什么好

真是技术的富营养化。

有谁出个主意,生在性息化时代,总得有的追求不是/

 

羊肉、螃蟹以及什么?
用女生的话来说,就是大爱,超爱。

还有黄酒、啤酒。
这样的一个周六,让自己满足了。好加周末的班啊。

身为google重度用户,今日,我发现google推出了新功能,说是“协作平台。

注册了一个:

页面现在还不好看。

看起来像是个人博客,又像是个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