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沉沦。

农村的勃兴只有在记忆里,

快的,一闪而过。

永远不再。

 

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沉沦,

变成老弱病残,衣衫褴褛,

让人有怀念而没有,

直面的勇气。

 

每个家乡的消息都心惊肉跳,

死亡、离开,或者家破人亡,

沉沦,消失;

应该,或者必须。

 

 

盛世年华,大国崛起,世界舞台

假托民族的名义

需要慰籍。

用手,或者想像。

 

而温情的,慢慢冷却的,家乡

在到处横着。

插着“发展”的名义。

 

杂记

2008-09-25

现在似乎也只能写写杂记了。

所谓的思路都是短暂的,纷扰的,而且是不可被爬虫抓取而呈现一个入口的。

 

三鹿的事件,本来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我以为毕竟事实还是最好的话语,奥运所带给我们的不多的好处之一是维基百科的开放。那里面有很详细的记录,甚至详细到了某句话的出处是新浪,某句话是网易采访而来。这个人肉收集能力,相当牛逼。要知道网络媒体基本上就是文抄公,大多数时候,因为发布时间、修改、撤除,出处等问题,要搞清楚来源很难。

 

又出现偏差了。三鹿这种事情的爆发根本不是偶然,包括食物中掺入其他物质(然而未曾想到会卑鄙至此),包括企业勾结官府,包括官府官官相护,包括欺上瞒下,包括公关,这些都是典型的社会生态。

 

奶农确实有问题,奶站有问题,牛奶公司当然问题更大,这里的利益链有问题!企业有问题,卫生监督部门有问题,地方政府有问题,政府的政府也有问题,这里的政治体制有问题!危机思维有问题,公关做法有问题,新浪、搜狐有问题,百度更是百分之百的有问题!

 

连岳说的多好,体制问题,可我们自己本身就是体制,我们是体制!

林语堂说过:“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这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

这次事情,只有新西兰政府着急了,我想,如果还有下次,我们的执政党是否会着急呢?

如果不为人民着急,就让他为他的位置着急吧!

 

马上又是十一了,跟大多数节日之前一样,都没有很完整的思路。另外也是因为活计很多。

这次大概是大学同学们一起出来聊聊天吧,我想吃螃蟹,我可以请他们吃螃蟹,一定要配老酒。 

上次戎马过来,一起吃了3个螃蟹,他不喝酒,却抽烟。我觉得这不对,不过倒是发现坐在床上吃东西很酷。

 

这个时代,只要疏离开现实,就是酷。

比方说买个DVD机来看电影,有意思,网上电影多的是,随便载。

为什么一定要买呢,我不是很知道,我只是觉得看电影也应该更加纯粹一点。

 

对了,凯明送我的自行车被偷了,就是停在公司门口,晚上下班晚,又被叫去喝酒,喝完酒便忘了这事。

第二天就没了。

犹豫过要不要买一新的,后来觉得不必要。一来太贵,二来反正下班晚,也不急着赶回家,每天走半小时也是好的。

 

春天,老师们死了。秋天,也是。

 

 

 

 

杂记

2008-09-04

1.这几天杭州很凉快,也许我去厦门之前就凉快了。这样的天气能闻到秋天的味道。据说,今年是杭州最凉快的一年。

2.在厦门买了很多桂圆回来,我这也是帮助福建人民拼经济,新闻上说很多地方的桂圆都没人去收,谷贱伤农啊。

3.吃了桂圆,第二天喉咙肿痛,随后又塞鼻子,昨天我悟出来了,我感冒啊。谷贱不但伤农而且伤人。

4.google发布了新浏览器,速度很快,但是有点不爽的是,当前页面无法使用收藏夹,得新建一个。我比较习惯opera了。

 

厦门之二

2008-09-02

上午,写了之后觉得厌烦。本来在鼓浪屿的最后一个晚上想得好好的,可以写点东西,然而未几,又毫无心绪了。次日,同事一早嚷嚷急着要赶飞机——你知道的,顾家以及谨慎怕事其实都算是令小男友放心的优点。——而你不知道的是,我多么心疼浪费在机场候车厅里的2小时。

厦门很小,穿过这个岛只要40分钟。鼓浪屿很小,电动车环岛只要20分钟。

早先听同事说厦门很凉快,称得考虑带长袖。我询问了小F,他有些坏笑:不至于吧,不过比宁波好很多。

然而,这不是事实。起码,在这几天确实不是真的。一到厦门,就觉得闷热。住在员当湖附近时很少出去,没太多感触,但后来去鼓浪屿住,光是上午逛了下,出的汗差不多相当于一夏天的1/3了。热的。

周一回到杭州,飞机上说杭州地面温度29度,回到住处,发现室外比我房间还凉快,由此可见,天气确实凉快下来了。杭州有风。

关于舒婷。

跟厦门媒体说起鼓浪屿时,他们介绍,舒婷原先在灯泡厂上班,而连岳则原先是《厦门晚报》记者。关于舒婷,他们这么说,不要觉得舒婷多么神秘,你或许会在菜市场碰到她,貌不惊人,就跟多数市民一样。

一个记者说,舒婷很随意,有次,她当选为厦门文联主席,正要去开会。临出门被丈夫拉住,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穿的跟往常一样,太普通了,才换上一些新衣服。

其实,在鼓浪屿住的久了,应该就是这副模样。

鼓浪屿不大,同时也没有交通工具,凡事靠走,这就决定无法赶时间和打车。穿漂亮的衣服和高跟鞋实在是没有必要,也诚属浪费。舒婷在新书中也说到,她也羡慕那些能打车到家门口的地方。鼓浪屿与厦门的海峡叫做鹭江,只一千米,这一千米让鼓浪屿保留了几分独特的味道。

一开始我没有注意到,只道岛上有车,待知道没车,陪同的记者又说有电瓶车时,我自顾自认为那就是电动车,既然有电动车,还该有自行车吧。

想不到岛上连自行车都没有,只有几辆景区里的游览车,以及2辆消防车。(舒婷的书中说只有一辆,我是看到两辆。据说为了防止生锈,消防车偶尔会在深夜开动一下)。而路既小且窄,同时有多处坡地。想来,即使骑自行车也是蛮苦的,原住民其实都在码头附近,平日里走路便可。

岛上有不少的别墅在挂牌出售,我一开始以为,如今还有别墅售卖真是奇迹。这样的地方早该被当作世外桃源而抢占一空才是。等到待的时间稍长,这才觉悟:没有交通工具,在这里生存的成本是很不低的。

试想,哪怕是从对岸的沃尔玛采购了一堆物品,等到了岸,还不是要自己背回家,僻静的别墅毕竟离码头还有几分距离,而富态的金主面对一箱箱牛奶应该心里发庥吧。哪怕岛上还有一些外地的脚夫,这多少是有些黑色幽默的。

大家都说别墅好,好处我就不多说了。但实际上居住着,成本太高。光鲜灿烂的模样都是需要劳动的,小夫小妻的,面对诺大的客厅,时不时需要照看的日常设施。很少有人不头痛的。

舒婷在新书里就倒了一堆的苦水。讲养鱼如何,种花如何。爆个八卦,据舒婷说,她家房子是夫家的,外表华丽,但内在古旧,因渗水,她终于在某日被落下来的天花板砸中头,缝了几针,且刮光头发。而,某日,厦门官员来访,此事由官员嘱托当地部门前来维护,这才安于作息。

舒婷除了在鼓浪屿有老房子外,在厦门也买了一处公寓。另外,当地旅游官员拜会舒婷,建议由她去植一棵橡树,这样也可借助《致橡树》而拉动旅游。舒婷坦言,橡树是不可能在南方长好的,那只是诗歌而已。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及她的这本新书《真水无香》。在岛上,我想找些值得带回去的纪念品,但遍寻不着。后来看到这本书,4月份的版本,也算是新书。本想当当邮购,但念及当时还在彼处,看看她对鼓浪屿的描述有助于发现彼处的美,便买下。

回住处,翻阅。没多久,看完了。

鼓浪屿上有几处有那么点文艺气息的小店,均在售卖《走进鼓浪屿》这一旅游册子。内中提到舒婷则说,近来她安于生活,并写点散文,在散文中把细微的生活写的波澜壮阔。而在她的新书中,写的东西确实细微,然而细微则已,却看不到太多的新意。

写东西,最怕的就是没有新意了。否则一件物什,仅凭生花妙笔,终究脱不了拘泥。我以为舒婷即是如何。看完之后,几乎记不得她的篇目,仅有谈及家族世故时,才有点滴感觉。想来,还是生活安适,湮没了精神的冒险。

另外一个以精神冒险而著称的撰稿人连岳竟然生活在这座安逸的岛上,这或许是二律背反。我以为两人或许说不上太多的话。

当地的媒体人谈到连岳,也多有敬佩之语。当时,连岳任职于《厦门晚报》,言论比较尖锐,不容与有司。然后居岛上做做情感专栏。当时厦门有个PX散步事件,连岳成了很多人的意见领袖,盛传当时有人来请连岳去泡茶,他拒不开门,官方也不好擅闯民宅,此事才作罢。

由此可见,当反对者是需要知名度打底的,否则,闯了又如何。

在闲逛中,发现了一家不错的旅舍,便进去看了下。看到老板满文艺,问了一句:知道连岳住哪儿么?他回答说:连岳已经不住鼓浪屿了。

连岳已经不住鼓浪屿了。这样啊……

厦门的风俗

一般人眼里,厦门有独特的魅力,有响亮的名气,比方说远华比方说赖昌星,比方说走私。甚至他的名声改过了省府福州市。这次活动安排在厦门,也使得不少福州媒体无法赶来,两个城市相距4小时的车程。

去之前,TT建议去吃沙茶面和土笋冻。先说沙茶面吧,在鼓浪屿吃过,口味还不错,那边的鱼丸味道也成。

待续……

厦门之一

2008-09-02

鉴于小F的不周之论,以及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来询问厦门之旅。于是我决定写点什么以正视听。

此去厦门,感慨也蛮多的。

首先,我没去厦大

以前的话,我去出差都是去当地大学的,因为大凡城市都是一个模样,唯有大学稍微还有点风味了。但去了杭州之后,就对此不太兴趣了。
厦门,有个厦大,据说风景很好,但是说的多了,忽然就没有兴趣了,就像西湖一样,在见面之前过度消费了“闻名”。往往觉得盛名之下难符实。
去之前,就没有安排厦大的行程。

当地媒体都很好相处,然后他们也推荐了一些地方去玩,其中也有厦大,因为有好多记者是厦大的毕业生。但是时间关系,还是没有去。只是远远望过去,哦,那边是厦大。站在鼓浪屿上,对厦大失去热情。

我喜欢鼓浪屿
起初听说鼓浪屿是因为舒婷,好像她住在这里。
然后,听说连岳也在鼓浪屿,那想必鼓浪屿会是好地方。、
去了,果然如此。

在鼓浪屿上,最令人感到舒心的是那边的节奏。在早上,慢慢地沿着坡到处乱走,很慢很阳光。岛上没有任何的机动车,甚至法律连自行车都禁止了。就如记者说的,就算要赶时间也没有车子。

慢是一种好的生活状态,当然这是相对的。西部的生活就很慢,但当地人也未必喜欢这种慢,还不是有那么多人来到东部追求快。
而东部的人却觉得快不好,然而又奋不顾身地投入快中。很矛盾,很变态,然而这种变态是多少人喜欢的呀。这就是现代,现代就是变态。

岛上有很多的近代建筑,有美国、日本、英国等国的领事馆,当然,现在已经不是了。改建成了小旅馆和咖啡馆,却有了别种风情。另加树木茂盛,随处可见植被,错落有致的建筑中,颇有世外桃源的与世无争感。

鼓浪屿的人们也一样,仅有2万人的地方,年轻人大多渡过相距不到一千米去到厦门本岛,剩下的都是老人。记者介绍说,每当台风来袭,总会有诸如“台风过境,鼓浪屿居民与台风搏斗”或者之后的抢救的感人故事。这说明,台风时节,鼓浪屿腥风血雨,舒婷也念念不忘台风来临的惨状。

尽管看起来是那么美丽的岛,实际上面临老年化。不但如此,因为是景区,吸引了很多的富商来此置业,岛内房价亦很高。然而海风侵袭,许多的居民房很快衰败,修复涉及大量资金,也无能为力去购置新房。岛上出现了一遍是高价出售老别墅一边是危房满地的矛盾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