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底去厦门啦

2008-08-25

新公司的出差频率比以前要高,于是经常能出差。

厦门,以前据说是舒婷住的地方,后来传闻是赖昌星住的,再到现在,出名的是连岳。

从用力过猛走向庸俗

用力过猛

前段时间,忽然说了很多次的“用力过猛”,现在觉得这话很有意思。
比方说,某人爱一个人,但是用力过猛。结果当然不是说衣服被撕破了之类的,而是忽然爱无力了。

这当然是可惜的。不过幸好这样的机会也不会太多,穷其一生,大概也就那么三五次吧。小美女也这么说。

村上春树,哦,该死,我又提到这个小资了。他写的一本小册子《东京奇谭录》里,就说到,有人相信机会只有三次,然后由此惴惴不安,他变得无法爱人了。如果把一样东西放到值不值得的标准上,无论多么美好都是会消失的。

深究意义则失去趣味

周六在宁波。我忽然在公交车上想到一句话。意义是不值得追寻的,一旦深究其意义,事情也就没有趣味了。

比方运动会,大型也罢,其实是为了比出高下,体能与技巧竞争的感觉。但是很多人却想着意义,一如大家看开幕式,都在想:这个造型代表了什么,那个图案是什么意思。
变成了导演与观众之间的的意义之斗。
而这个运动会,其实也是某政府与国际社会的意义之斗。
大国崛起?

现代即是非现实

这是寻求意义中的“用力过猛”。日本、韩国等一些东亚国家骨子里的不自信,需要一种仪式来得到高潮般的满足。

大街上,各式商家与摊贩,无不打出“加油中国”、“I love china”的字眼。不过,不明了的人以为这里的人们是多么热爱这个国度,其实都是泡沫,是一种策略。
商家之间都处于“囚徒困境”。

这股欲求不满的情绪,不去利用了,就会被别人利用。然而大家都去消费了,也就显得俗不可耐而至臭不可闻,面目可憎。

其实,人们说“加油中国”的时候,与为好男儿加油别无二致。也许,地震起始的那几天或有真情。但后来也是“用力过猛”而毁于“同一个国度,同一个梦想”,非现实。
不然,让同胞们去为矿难、为拆迁户、为上访者施以哪怕是同情看看,立刻就回归到了冷漠这个真现实了。

广告:《生怕情多累美人》

爱国,但是不爱国人。
其实有温情就足够了,谈什么爱,都看过郁达夫的《沉沦》吗?有去嫖日本妓女报仇的爱吗?敢写出来吗?

那是用力过猛时代的郁达夫,他的《瓢儿和尚》、《小春天气》、《迟桂花》都是很有爱的。“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这是郁达夫最出名的两句诗。毕业论文我本想写他,后来想想,还是像王小波一样嬉皮笑脸好过一点。

不过,最近高宇有郁达夫的倾向。这是我的一点揣测。

意义化,并失去意义

回头说意义。
小孩子不会去追寻什么意义,他们就很快乐。当然,目前恐怕无法确凿地证明小孩子的快乐源于无意义。然而,想的很多的人往往在这个社会是要更加难受的。
有些文论说,汉族是一个在人情世故上发育过早的民族。他们会对各种事情加以意义化,仿佛没有意义就不存在过一般。但是,因为“用力过猛”,生活在别人核定的“意义”里。而使一生失去快乐,最终失去意义。

意义,意义,意义。
两个人在一起吃饭的意义,牵手的意义,一起睡觉的意义,还有很多,如果去想,是多么可怕,如果不去想,那么似乎薄情寡义。

只管去做,意义放一边

以前,哦,有说到以前的事情了。
有人问我怎么做才能被大家接纳,我说,先别去管别人怎么想的。尽力想尽办法把事情做好,然后就会知道那些环节是不该做的。如果一开始就想了这个动作会被怎么评价,那个环节是否稍嫌笨拙。那么事情的成就也就寥寥了。

不知道我那个时候怎么想到的。可惜,很多事情我们明明都知道,就是……
其实这也是说,只管去做,意义放一边。

该死的耐克其实抄袭了这个核心思想,他用英文说:just do it。

想着意义,就渐渐被这边的世界吞没

很多冲着《挪威的森林》去的人,往往对《舞舞舞》感到失望。说些什么“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村上春树还把这句话重复了不知多少遍,他是在说什么啊?

是啊,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这话在马哲里面听惯了,在这里出现挺幽默的。老头对着我们中学的常识颠来倒去的不停。令人费解。

村上其实只想说以下这段话,他说:

“跳舞吧”羊男说,“只要有音乐,就继续跳舞。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跳舞,继续跳舞,不能想为什么跳舞,不要去追究它的意义。世上本来就没有意义这东西,想着这个问题,你的脚步就停下来了。一旦停下,我就再也不能为你做什么。你所联系的将消失,永远消失。这样一来,你就不能活在我这边的世界了,渐渐被这边的世界吞没。因此不能停止跳舞。不管你觉得多么荒谬,也不能介意,好好的踏着舞步跳下去吧!然后僵硬的东西就会逐渐松开来。应该还有挽救的余地,能用的都用上,竭尽所能,不必害怕。你一定会觉得累,疲倦,害怕,任谁都有这样的时候。。。你只能跳舞,而且不停的好好的跳,跳到让所有的人都佩服的地步。如果那样做的话,说不定我可以帮帮你的忙。 因此,只要有音乐,你就跳舞。”

最确切的话毕竟还是被村上春树那个比我矮的家伙说出来了。这个家伙其实也是很会想的,他写《舞舞舞》的时候,说不定是在追寻《挪威的森林》的意义,而终至困惑。

“意义这东西,原本即是无所谓的,不要去追究它的意义。”也许可以这么理解:高速运作的时代,生活分解成很多碎片,而碎片是没有意义的,生活也就失去了意义存在的空间。

在一个不需要意义的社会思考意义,当然不会给出正反馈。

一切都在不可避免地走向庸俗

以前风气云甬还很彪悍的时候,Ks老大说:只要力足够大,没有什么破坏不了的;我也曾经说:从一个错误的前途出发,可以得到任意一种结果。

然而,如果事情有了意义,那么力再大也破不开。而管意义已经不可能了,但是不管意义又不能接受。所以不论是否去管意义这东西,其实也不会得到任意结果。

因为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伟大舵手、英明领袖王小波同志曾经说过的:“一切都在不可避免地走向庸俗。”奥运会被附会太多意义而被庸俗掉了,后来,连王小波同志也被李银河庸俗掉了。

所以,小日本村上春树再牛逼,还是王小波牛逼,王小波牛逼也不如李银河牛逼,活人最牛逼。

爱一个人,你可以想出他对你而言的意义。
恨一个人,你想出的意义,越多越好。

————————
PS.1王小波的东西,看似热闹,其实很荒凉。
PS.2有种很牛逼的哲学说,花很多时间思考,就更能掌握命运。实际上,那仅仅对少数天赋异秉的人而言的。更多的人再思考意义,就是在自寻苦恼。
PS.3连岳距离王小波还有好几公里,但是如果任由发展下去,连岳会爱无能的。

隆重推荐曹洵的blog
昨天,小磊同学Q我,让我去看老高的blog,他的话向来是没有道理的,所以我去看了,发现老高炼成了新诗数首,还有小说若干篇。看完之后惊叹:老高文技精进!

老高这人其实我前面有写到,太认真,以至于我们不免拿他开点玩笑,然而,他还是很认真,所以,这充分说明老高是有匡扶天下,泽济苍生之愿的。众所周知,读中文,是很懒散度日,但是因为有老高在,这种勤奋认真却成全了中文专业历史性的悲情感。

废话太多了,还是看看诗歌比较好。

第一首 《此刻》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aaba390100aciw.html

此刻【诗歌】 
2008-07-22 

永远只是现在,此刻的世界才是真实的
时间看上去像一条大路,我们行走的脚
却永远踩在自己的鞋子上
我们永远只在针尖上生存,怎是星球?
此刻,我正在做梦,那梦境才是现实
喜悦和恐惧都不会有什么不同
 
此刻的花,尤其艳丽
此刻的太阳,尤其温灿
他们都和我同时间存在
我是他们的花粉和光子一粒粒组成的

此刻,一条蛇盘住我的身体
他身上的鳞片湿而冰凉
每一片,贴着我的部分
都在此刻绞我
我的内心若不立即成为
一名训蛇人,便要窒息

此刻,我的鼻子要求呼吸
我的嗓子就要求说话
一颗锈钉扎在心房内
每走一步就要淤血、发炎
怎么还不敢伸手,将其拔出?
谁还能等到五分钟后?
此刻,身体已是一座监狱
内心怎能再做一名囚徒?

现在正滑过的一秒,是一座水电站
所有的过去和未来都冲汇在此
我的五脏相互摩擦生出的电
就使我此刻的身体通亮如发光的莹虫

眼睛怎么只是一扇窗户?此刻
请盯着眼睛看,会打开一座窄门
通往另一个无边的世界
与这个有形的世界一样庞大、复杂

此刻,我的脚还只登到山腰
陡峭的险坡,使我的每一寸上升都艰难
而我知道,我双手筑建的大理石圣殿
立在峰岭上,已经历了千年的风洗

此刻,我蜷缩在蛋壳内,未尝孵化
而我绚丽无比的翎翼已经长成,胜似孔雀的羽毛
此刻,我已是我注定成为的人
我是一位满腮银须的老人,照着镜子
看到我的皮肤尚且年青,富有光泽和弹性
 
此刻,豆苗的触手刚伸向阳光,我却幸运地看到
饱肥的豆荚涨裂,豆子落满一地,蚂蚁忙着搬运
此刻,我感受到自己强大的生命力
我情感的孤树大过一片森林
我的现在却不是一位巨人
只是过去和未来都是养在小人国里的

此刻,我打开一本尘封已久的书
拨开灰尘,那些多感的思想者,被我吵醒
才发现自己一场大醉,肉身变成了纸墨
恨不能借我的躯体复活
此刻我和他们都只是一两颗核桃埋入土中
整片桃林却已经繁茂昌绿,调节着气候、温度

另外,老高写了这些诗,又让我感到惭愧。在过去的三年或者7年里,我几乎一无所成。我想,这也许也是很多人所谓叹的。

老高的blog链接在我页面的右下角,也许平日不太为人所注意,但是今次力荐一回。当然,诗歌这东西,最好还是用手写下来,在纸上坦诚相见,人手传阅,复以笔圈。放在网络上是很煞风景的。倒不是清高之类的,而是承认境界不够,不能大隐隐于市。只有筑上篱笆,成一小楼,躲起来看花开花落。

大国民
演唱:郑智化
等等等等
等等等等
等加贼年
等加贼冬
嘛系要等
等等等等
(music)
伟大的“共产”要建三百年
区区的小事
六年国建
小小的岛国
肮脏的台北
贪官污吏
一手遮天
美丽的谎言
说过多少遍
说来说去
从来没实现
宣传的口号
说大家都有钱
贫富的差距
假装没看见
这不再是个适合好人住的岛
礼义廉耻没有钞票重要
这不再是个适合穷人住的岛
一辈子的辛苦连个房子都买不到
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
大家辛苦啦
(music)
两岸不通航
辜汪谈一谈
谈判像谈天
还是没主张
1997要解放香港
日不落帝国
向中国投降
有人搞台独
没人来帮忙
放眼看大陆
遍地是台商
台湾的未来
究竟会怎样
政府和人民
大家还在想
这不再是个强人统治下的岛
生存和面子问题哪个重要
这不再是个明天会更好的岛
何去何从二千万同胞
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
向钱看
(music)
十亿人民九亿商
还有一亿在观望
伟大的祖国挥挥手
中国中国一定强
这不再是个适合好人住的岛
礼义廉耻没有钞票重要
这不再是个适合穷人住的岛
一辈子的辛苦连个房子都买不到
这不再是个强人统治下的岛
生存和面子问题哪个重要
这不再是个明天会更好的岛
何去何从二千万同胞
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
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
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
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
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嗨嗬~

_以前觉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阶级兄弟——台湾人民真的太痛苦了。

“一辈子辛苦连个房子都买不到”。在当时还没有离开家乡的时候,觉得荒谬。

然而,现在回头看看,果然,说的还是我们大陆啊。

 

 

《美国老翁之死》

晚上和高中同学吃饭,还没见面,电话里他就向我抱怨,言最近差事很近,忙得要死。他在杭州留下派出所上班,所以,他说的差事是维稳,也就是维护社会稳定。

本来这就是本职罢了,何况是在奥运期间,不过,随着奥运当天发生的那起外国游客遇袭案,他们的活变得益加繁忙。 

89来自明尼苏达的商人,美国排球队教练的岳父托德.巴却曼被刺杀,他62岁的妻子和尚未公布姓名的导游受重伤。这位袭击者随后便从鼓楼一跃而下,自杀身亡。 

发生这类事情本来已经够惊讶,更令人惊奇的是袭击者来自杭州,确切地说,是留下镇人。 

留下镇的名字很奇怪,很多人第一听说是在前几年的杭州城西大水事件,那起事件中,小和山高教园被淹,区域内的许多楼房都浸渍在水中许久。 

这次留下出名也并非好事。事情发生后,国家主席的指示就下来了,从上到下来了很多领导。“我们所长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据说。 

 很快,袭击者的基本情况被调查清楚,与许多人判断的不一样,他没有前科,也没有精神病,所以,很难有确切的原因去解释他为何行凶。 

随后的调查显示,袭击者正遇上人生希望渐趋黑暗之时。 

据了解,袭击者为中年,遇上单位改制,被买断工龄,随后房子也卖掉了,一共20多万块钱,却被游手好闲的儿子挥霍一空。而儿子也在之后犯事而被判刑。 

没有工作,没有希望的他租在一个小房间里。房东对他印象很深刻,因为他中途曾经退掉了房子,后来又回来了。中间这段时间,房东花了两千多块钱买了一个空调。 

81,他启程去了北京,行前,他对儿子说,我成功了就回来,我要是不成功,你日子也不会好过了。8天后,他在鼓楼刺杀了一名美国游客,并刺伤2人。震惊国内。 

 据其他媒体消息,袭击者对社会抱怨甚多。外国媒体的报道这么概括:“在中国的经济大潮中找不到自己的立脚点。”也有人发帖表示“损伤了美国和全世界人民对中国的看法,给里程碑式奥运的绚烂之梦蒙上阴影。” 

国家主席在会见布什时表示警察会对事件进行彻底调查。然而辖区的警员显然找不到彻底的证据表明这位袭击者会杀死这名美国人。 

 除了引申出本次袭击案传递出一部分人在现实生活中的无力和困顿,应当引起政府和全社会的重视之外。很少有理由能把下岗工人和外国游客联系在一起。而后者才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大多数人最想看到的结果。 

因为金钱、因为仇恨、因为女色,除此之外的理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过于抽象而缺乏谈资。因此,大多数参与此案件的人员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难处。 

是社会导致的?我们需要审视这个社会的,他的运作是否出现了偏差? 不,这些都不是警员们需要研究的问题。 

他们目前的工作就是不断地排查袭击者的亲属,调查他的背景和社会关系。(中间删节30字)然而这些与美国游客丝毫牵连不到一起,当然,这起事件也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

(中间删节100字) 显然,这仍旧是旧式的应对媒体之道。而西方媒体也照样发出了《失败和绝望导致的刺杀》等一些调查稿件。

 

 ——————

突然发现,其实这起事件表面上毫无头绪,实际上深究起来,牵涉的面相当的广。简直可以扩展成一本书,采用类似《妇人王氏之死》和《叫魂》的方式。从这起突然事件说起,追溯国企改制到小人物的生存方式,与当前急需国际认可的官方利益产生冲突,在这个事件上发生一个折射。会涉及社会制度变革下的普通人以及管理层竭力对外表现宽松而内部实则紧绷的矛盾。

这将是一本异常精彩的历史读物。

不过,哈哈,我没能力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