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忽然发现明天就是台湾大选。

看了东森新闻台、TVBS、中视,台湾很热闹,这是好事。

TVBS广告比较多,全是两党竞选广告,这几个台都是亲蓝的,其他偏绿电视台,嗯,我犯不着找气受,包括台视、三立、民视等。

 

庭庭比较会竞选,气氛很好。马营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没有竞选语言。

庭庭的竞选广告诉求于KMT立委在立法院的粗口和所谓暴政与民主的选择。前者却更容易引人联想民进党的粗口,后者牵扯到了西藏,我不乐见。

马营广告诉求在于政党轮替,民进党无作为,以及KMT的大佬号召。比较文明,比较内敛,没有攻击性。 

虽然于我无关,但还是希望马英九冻蒜吧,免得大家折腾。

台湾电视台们大多对此没有太多的评论,但是也可以看出倾向性,比较重点地报道了在外台湾人回台投票、马英九女儿从美国回台投票(俩女儿确实是美女)。

很久没写blog了,前几日,还有位朋友跟我说,你好歹写个啥,不然我太难堪了。是的,要是不写,她的东西摆在首位,难堪,我也难堪——我竟然还号称是文青呢!?

是这样的,最近过的很好,两个周末都出去玩了,那儿风景也很好。

回说吧。

我刚收到了一份请帖,大学隔壁班女生结婚,现在就指望着其他同学也有多些人来,不然,光是看别人结婚也是没啥意义的。

然后也收到了眼药水,连同昨天的那瓶,我桌子上已经有了4瓶。眼药水的多少直接关系到一个人的工作努力程度,或者说玩电脑的凶狠度,我已经卓有建树。但尽量在减少,某回,我还想把本本借给别人用,同学说硬盘不够下BT,我的感觉是,眼睛不够看。

另外,对了,昨天下午赶到很冷,回宿舍穿了衣服,还是很冷,于是我就这样不可避免地伤寒了,下班后开始睡直到7点起床,差不多13个小时,虽然早上还有些昏沉,但起码眼睛感觉好多了,睡觉果然能治疗任何疾病。

好了,最近也就这点破事儿,下回见。

编者按:这几天我一朋友经常跟我说到战争的事,后来还写了一个东西贴在blog上,我去看了,就转了过来,转载不代表我同意她的立场,相反,我极端反对,对她每一个字的立场都持质疑态度。先转着,blog主是美女,轻点砸,但是,已经结婚了,所以,重点也没关系。大家自己掌握~~ 

————————

这个春天的战争断想
冷无芳 发表于 2008-3-6 15:42:00

据说要打仗。不是秘报,可能纯属空穴来风。但近几日,如我一介不问政治之闭门女子,也突然惶惶起来。偶尔黄昏低低盘旋在房屋顶的飞机声,也作草木皆兵状。煽了这阵风点了这把火的,是我们办公室里潜伏已久的一个军事发烧友,午后阳光温柔的时候,他突然会动情地说,真打了,我就把家产捐献出去,可惜年纪过了,不然报名参军,跟着打仗去。话说得幼稚且无知,但相当有感染力。他说22号就要打了。领导骂,惟恐天下不乱。我求饶,别乱说,怪吓人的。当然,陷于琐细生活近乎坐井观天的我们,凭着每日读点小报,听点新闻,是无法推断国家确切的政治军事动向的。虽然大伙多少学过点政治与历史,懂得其中的某些逻辑,有那么点见微知著的能力。


但恐慌归恐慌,没经历过战争年代的我,总觉得这辈子都不会真的经历战争。战争离我们太遥远,它们深深地埋在故纸堆里,或者二维多媒体里,或者人的嘴巴里。连活生生的战争受难者,也远在中东,或者隔着电视镜头,像看电视剧。毕竟,新式军事武器代号太空洞,现代战争太虚无。曾经我相信,现代战争已经完全摒弃了传统战争的非人性,它只涉及军事目标,导弹轰炸的精确度已经达到了100%,决不殃及无辜。战略高层之间有他们的利益格局变换,但平民百姓照样过他们的生活。但是,伊拉克战争彻底颠覆了我的幻想。现代战争,它的本质依然未变,它的结果,也依然未变——死亡、破碎、血泪、废墟、迷失。分散的个体突然被一种力量扭结在一起,扭成一团集体的命运,拦腰截断,齐刷刷,然后再分散,各自寻找家园,重建家园……

那么,我们国家真的要打仗,怎么办?反战吗?不反!不是因为螳臂当车,而是,我这个小人物,也有大气愤。我说,他妈的,不打就13亿中国人民看台湾那帮跳蚤逍遥法外?有个朋友说,台湾人民自有他们自己的决定,让他们自由选择。但台湾人民会有自己真正的民意吗?主导一切的都是整天乱哄哄的丑陋政坛!开个会就要桌子凳子地乱扔,整天骂来骂去,走穴作秀,西风东风地乱倒。那个骂娶了大陆新娘的台湾男人是猪的政客,是绝对做不出尊重民意的事情的。何况,50后的台湾人,都在一种被篡改的历史体系和文化氛围里长大,他们会有正确的选择吗?何况,对于我们普通个体,没有话语权,即使明辨是非,也只能接受历史某个节点上爆发的事件。抗拒,无济于事。

如果说,和平年代的我们,目睹了潜藏在笙歌燕舞背后的混乱,或者在日渐拥挤的物质堆里丧失了信仰的命脉,丧失了前进的动力,暗自呼唤着一场社会的暴风雨,幻想有一场清洗,一种整合,一种被迫的心灵自省,那么,决不应该是战争。可以理解,痴人望天塌,穷人望叛乱。人走到毫无希望的时候,走到毫无自信的时候,就巴望着外界的力量能够给他劈开一条重生的路。但我明白,战争意味着什么。我读过一些日本女性的小说,关于二战后的日本民生,特别是遭受原子弹轰炸后的城市民众。那种阴森、恐怖、畸形、绝望的心灵,在一个个鲜活的个体身上肆意生长,一代人,两代人,甚至更多的后代,都生生舔舐和承受着这种难以愈合的创伤,但整个世界大战呢?如同一出闹剧,毫无意义地结束了,硝烟四散,残阳从废墟堆里爬出来,凄凉照着无家可归的人群……

昨天看电视剧《周恩来在重庆》,正好是重庆被大范围轰炸那一段,老舍、郭沫若、贺绿汀、张瑞芳等一批进步文人目睹血淋淋的情状,为受难民众鼓舞斗志的场面,非常感人,看得我情绪激昂,热泪盈眶。即使是宋美龄冒死广播这一段,也同样能唤醒那种共通的民族自尊。自从“非典”过后普遍被讨论的一种潜伏在人性中的 “英雄性”,我就一直相信了它的存在,我也相信,它潜藏在每个人心中,在某种时刻,会被激发起来。如果3.22台湾当局的公投得逞,加上美国日本的相继鼓动参与,整个中华民族就要进入战争,那么,拼了!就算盲目地呼喊,也要拼了!就凭着我身上流动着的血液,这个民族的血液,这个一听到“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的雄壮国歌就鸡皮疙瘩竖立、鼻子就要酸楚、眼泪就要滚动的小小中国人,我就要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