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在人与人关系身上的时间和精力以及金钱比花在其他器械上的时间和精力以及金钱要少的多!

消费时代的特征就是外界激励你去消费物品,但消费之后你会发现,其实这个东西你并不需要,当然,也只有极少数人能发现这个矛盾。大多数人在无意或权衡利弊下,无法从物品依赖中自拔,(这里主要是由于如果闲置物品,则会造成折损,这种思考使得人们持续进行无意义的价值返点。)但由于本质上的无意义,最终将不仅使人成为物品的附属,使人异化,更重要的是巨大的无法填补的无意义将侵蚀其他有意义的部分生活,导致个人价值观的严重颠倒,从而造成认同障碍,出现人生空虚感。

这狗脸的日子

2008-02-28


狗脸的日子
今天下班突然觉得这日子真难过,但似乎又没有办法改变
是没有办法改变还是自己没有去改变?
我都已经把QQ签名改成了“积极生活”。
确实有了很积极的改变,但是那种无力感总是萦绕左右,会在闲下来的一刻回归。
烦躁,很烦躁,看谁都不顺眼。
和心心探讨过这个问题。
她说,这是懒惰,通过放纵来获得愉悦感,但是过后往往是空虚,让空虚感好受点的办法就是继续在愉悦感中暂时性地麻痹,这样就陷进去了,难以自拔。
我建议由我来暴扁一顿,但是她认为太暴力,所以没有施行。
其结果是大家还是很无力。

积极生活,放在我这里就是,洗衣服,今晚的主旋律就是洗衣服。买来的那个洗衣桶终于值回了价格,昨晚洗今晚还是洗,洗完了衣服确实好受多了。
可能我就是因为活的没有价值感吧,以至于洗了衣服也成了慰藉自己的成就之一。那个,话说我今天也干了不少活了,但是焦虑感依旧。

我知道,我们中间有很多人都充满了焦虑感,为生活焦虑,为感情焦虑,为工作焦虑,为未来焦虑,为房子焦虑,为所有的事情都焦虑的人也不少,古代的时候是屈原生活的很痛苦,现在每个人都不比屈原好过。一直焦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知道怎么去做,不知道面对懈怠,总之就是充满了不知道和无力,焦虑也成了社会的关键词。

二十六的我,终日在宁波乡郊的一片直线距离不超过300米的两点间移动。坐在办公室的17‘屏幕前面,坐在宿舍14’屏幕前面,坐在沙县小吃里吃充满了味精的饭,坐在食堂里吃没有温度的饭,白天看文档,看一堆网站,滴眼药水,晚上看美剧,看一堆美剧,滴眼药水。跟人研究硬盘大小,跟人研究高校,跟人研究mp3和耳机,看别人看什么书。花钱,买,自己买,给别人买,商场里买,网站上买,等,等快递,继续等。
哦,这样的生活,二十六的我。

我又不能抽烟,我又不能喝酒。
我连鱿鱼串都不能吃。
这狗脸的日子。

昨晚听万峰,他接起一个电话:“你好”。
没反应,继续问:“你好,你好……你好”。
还是没人接,他叹了口气:“看来你还是不太好啊”。
挂掉。

窗外

2008-02-28

N前拍的,此为奉化江,也就是说“君住甬江尾,我住甬江头的头”的头,白色的建筑似乎是中华纸业。而中间的那片田园,现在似乎也拆的差不多了。

往日总是美好。有这种心理的人心理还不够强大。


有图为证。

和谐的小记者

2008-02-26

 

要怎么描述这种感觉呢?

一、                  但愿是小孩纯粹的自我感觉。是小孩子善良的天性和直率的感触,让他们对一场过于丰饶的雪产生抵触。不奇怪,有人喜欢雪,就有人不喜欢。有人大声地说:“我不喜欢雪了”,是磊落。但我更喜欢有人站出来说:“美丽的雪花给我美丽的童年”,那更真诚。但就宁波地区来看,雪虽然大,但化的也快,不会对受到保护又保护的儿童有什么直接影响,当然不排除个别山区。可看这些文章,全是城市里的学校。难道气象预报说了“局部地区有大雪,部分小学有暴雪”?

二、                  世间的丑陋和无耻能在一夜之间让人由白转黑,可善良和直率却是稀罕物,成人可以很早地要求小学生去明白什么疾苦,但不需要拉上外界的独立物质(何况曾是美的代名词的“雪”?)做垫背。(这是传统的“以物言志”风格的再现?)

三、                  我免不了恶意揣测,认为是指导老师的“善意”点拨。至于目的,我想,大致是为了能更容易地“发表”出来吧,里面有一种“迎合”版面编辑的意味在。所以,这里其实可以简单地理解成编辑的旨趣,看了版面文章,大致上这位版面编辑确实很媒体,看版面,紧跟朝廷,强暴儿童,果真是上下同心、老幼同德、这样离天下和谐只有半条街了,真是我朝福音。

四、                  属性:记者;细分:小记者;所以我说,我朝好恶搞,往常记者口口声声在声讨***被恶搞了,***人被恶搞了。但不知记者的名号早被恶搞了。记者是一种职业,哪有什么小记者的类别?我朝至今没有幼儿园记者乃是我一大困惑。即便是因为小学生会写字会观察,所以设立了起跑线。那么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可以成为摄影记者、画画记者(西方有类人专画庭审画面,我不知我朝怎么称呼),甚至可以做“幼儿园播音员”。小记者,大致是报道些小学里发生的事情,或者甚至只是写写记叙文之类,拔苗助长地说就是“练笔”。但前者的新闻由教育线记者担当,后者不是有《小学生天地》么?要来小记者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