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放假31、1、2

2007-12-30

att

平安夜过夜攻略

大家都在谈平安夜的问题,我也凑热闹。

说实话,在大一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还有平安夜这码事,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比方不知道奶茶不知道蛏子不知道女人不知道二奶等等。当然谈不上过啦。(关于大学能让人知道多少东西,我的看法是这样的,昨晚我和一初中同学聊天,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从清纯的小姑娘堕落成了三八”,而原因是“大学里知道了所有的事”。)

知道了那些该知道的事情,然后我们停止了长身高,这连起来,真是一件很令人悲愤的事情。就像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怎么过这个晚上一样惆怅,真是莫名而来。

当然,大一的时候我还以为圣诞节就是25日,那也就没24日什么事了。而那天,我记得是在上什么选修课,一来无处可去,二来胆小。我把我的第一个平安夜献给了那位老师。沉寂的学生时代,充斥着无力感,就连怎么过的都忘记的一干二净,想来,肯定没有佳人在侧,实在是一段不堪大师记载的年月啊。

今天下午接到电话,请去一同吃饭,忽然有点儿踌躇,最终还是乖乖地下班睡觉,然后起来吃饭,再去个超市买盒鲜的每日C,这东西我以前还真没尝过,今后还得多多尝试,生活嘛。本来就没有一种固定的过法,就犹太人不过圣诞节一样。关于请去吃饭,我的意见是这样的,就算AA,我也吃不起,陈水扁可以A钱,我却无处可A。而关于吃饭的“饭同”,我好象乡下住习惯了,跟一群时鲜蔬菜般保养的女生在一起感觉很不自在,真叫人想到电车男跟美女约会的窘境。

据某大师说,我现在已经荣幸成为宅男代表,还建议我买个无线路由器,称是宅男的logo。因为他说我是宅男,所以导致某网站意外地失掉一笔生意。另外,Y真不适合做市场营销。

最后,最重要的是明天要交年度个人总结。本来昨天找到了去年那份,早上打开边看边恶心,很多时候我们回忆往事总是充满温情,因为可以选择性遗忘,可以把被人揣开渲染成壮士断腕般的主动决绝,但是白纸黑字的这份总结让人无地自容啊(很多wsn们不写日记就是这个道理)。

没办法,年轻男子的光辉时刻似乎还不在这年头,我想,就在这沾了耶稣光的夜里,好好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期待来年洗心革面,等生下5个耶稣之后,再去耶稣家,让Y不得好生,现在跑去质问他无神论的中国人庆祝他诞生有啥意义,这事有点儿愤青。我想能做的大概就是这样了。

对了,写完总结之后记得给耶稣发一份。

这回是德国的大胡子说的

翻看草稿纸,发现以前记着的几句话。


我知道,爱人,空虚的生活已弄得我头发脱落,我不得不在墓石上静卧。你们见我在喝最贱的烧酒,而我无非在风中行走。


曾经有过这样的日子,爱人,当时我纯洁无疵。


每当我夜间饮酒,我常常瞧见她在风中的苍白的面容;强风朝我吹来,我向风深深地鞠了一躬。

——以上是德国一个叫做布莱希特的人写的。


这个变化很快的世界的一个好处是——让每个人的日记都变得更有存在感,或者有其必要性。因为它的可把握性。


世界就是许多个螺旋,一旦进了其中一个。就会不停地被卷入,无论你之前是多么不愿意。


如果只是想牵手,那么别人也会以为是“负责”的保证金,因为世界暂时的逻辑和螺旋是约会——牵手——亲吻——热恋——上床——僵持——分手,这是一连串不可分割的事。

——以上分别是叔本华《关于思考》和里尔克《旗手》里面的。

瞎想的一种

2007-12-18

瞎想的一种
————————————————

今天貌似比较忙碌,早上去杭州,吃完饭,跟2个人聊了一会儿,傍晚回宁波。
因为截稿日期差不多了。

不过似乎也没有觉得太累,是因为去的时候我睡了余姚、睡上虞、睡绍兴、睡萧山,以及睡了江南闺秀杭州?
然后在某个地方听一些其实也不相干的人聊管理、聊营销。装的跟真的似的。晚上回来,室友问,去杭州收获大吧?
唉,扯了吧。
怎么去描述呢?如果是说完成任务,那基本上应该没问题,我也不喜欢把话说满,我在等待写稿时候的那种顺畅感。这种感觉现在没法体会,也就不知道是否彻底以及圆满地完成。

如果说是触发自己的感觉。倒是有许多。比方说觉得自己要有形地去总结自己,制定目标,然后去努力。比方说,杭州与宁波的感触。还比方说,生活到底是怎么回事。甚至还有为是否去试听耳机而纠结的问题。再甚至,想知道日本产的七星和上海产的七星有什么不同。
所以,人确实复杂难懂。

至于在和那些人聊管理,实际上都只是顺水推舟,我有时候不想细究,但有时候也很没有办法,可能这么说很费解。但究查今天的“采访”,就是顺着别人的话去说,我是没有准备的。问题,提问,体系都是无从找起的。

我经常希望自己能通过所谓的“细节”去深入一个东西。慢慢的,这就变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在更多的时候,直面是了解的最根本的方式,而不是旁敲侧击,何况我还有浅尝辄止的烂爱好。

当那些经理说到,人应该时常总结自己,制定目标,然后坚持,这样才能成功。我似乎感到很窘迫,又有点儿焦急。我在想,人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通过自我鞭笞而实现大智慧。微弱的小聪明自我把玩还可以,但是不是一定要练成大才,以及是否可能。
想到这些东西真无耻。
其实这类问题有一个稳稳当当的答案:尽力去做吧。

用这句话安慰自己,就像是老话讲得:夜里想想千条路,明天一早走老路。
有想法没行动也不成。

我是觉得我被道家思想过早地损害了“热血”或者说“励志”,又或者是过于羸弱,甚至只是意志薄弱的一种。尽管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加缪不约而同地表示了对宗教忍受现时痛苦换得未来圆满的质疑。无辜小女孩的眼泪是否能在末日大审判的时候得到足够的补偿?

加缪比陀层次要低的多,他无非是鹦鹉学舌了一番,把自己的底牌和盘托出。而陀对此的态度却难以把握。刘小枫在《拯救与逍遥》中总结说,借此攻击基督教是无功而返的,因为这种宗教事先就声明,每个人都是有罪的(原罪),根本不存在“无辜的小女孩”何况“无辜的泪”呢?

只是现在的世俗与宗教的指示毫无二致:人前显贵,人后受罪。也让你先流下无辜的泪,去换明日的笑。而且,似乎现实比宗教的说辞更具煽动力了,该死的丁俊晖们就在末日大审判之前就狠狠地得到了他们应该得到的(“应该”是现在社会的法则)。
世俗与宗教的差别在于还没有人出来明说:世俗社会中的每个人也是有罪的。

好像哲学了?
好像某公司高层最近提倡大家都去读点哲学?

如果真的要给自己制定什么计划,是不是会让自己觉得自己也可以象三五规划那样复制?大概,可以吧。哦,这种想法又开始十足的酸臭起来。

现在的社会,大家都在自说自话,虽然标榜沟通交流,实际上只是交易,一个经理说营销就是推销自己,知道更多的商业术语就能更好地推销自己。用一种大家都明白的套话去对暗号。
谁知道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

晚上看了《IT经理世界》的副刊,里面说投行的高级职员,都要穿名牌,因为世俗社会有他的规则,穿的好表示成功,不但如此,还能带来更多的成功。于是大家都穿名牌。
这其实就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有时候我也想提醒下室友,这条规则的普世性。
但有时候我又觉得,谁知道人需要的是什么,成功是什么东西?

今天就流水到这儿。改天再说。

2007-12-18

每个正常的人都在耗尽心力地追求利益最大化啊,
其中大能力但却放弃的,被叫做名士啊。
其中小能力而却放弃的,被叫做犬儒啊。
大体而言,我想做的更好啊。

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愿望是全身心地享受生活啊
每个人现实的心愿是能耗尽心力地实现更好的生活啊
而大多数人的现状是有气无力地追逐着生活啊

除非能有效地耗尽心力,除非天生富贵啊
此外,只有局外的兴趣或癖好才能拯救自己于未必乐观的现状了啊
这种拯救并非击败,转移与缓和痛苦也是拯救的一种啊
大体而言,我想做的更好啊
————————
注:本文由本人今早译自《诗经×越风》,篇名《活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