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好标题

2007-10-28

今天本来打算去学校的,想不到解放南路那边的546那么挤,也就罢了。吃了城隍庙的霉干菜馅饼回府。
去学校是想去甬江边抽烟的,宁大段的甬江是全三江系最好的抽烟去处。坦荡、世事的浑浊,都可以用来形容那段的风情。

周六买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那床滚一滚会有声音,我想看样子只能一个人睡了。桌子反正是用来培养自己好学的心绪的,看得过去就好了。

我觉得今天傍晚是象有沙尘暴的模样,地球越来越危险了。

对了,我觉得Aphrodite's Child的歌很好听,除了《Rain And Tears》还有
Spring, Summer, Winter & Fall
It's Five O'Clock
End Of The World
Morir Al Lado De Mi Amor
We Shall Dance
其他的还在下专辑,这些都是我推荐的。

台湾最近有个星光帮,类似大陆的超级女声什么的选秀出来的。有个专辑,我晚上听了,感觉还蛮好的,倒不是说唱的怎么样,而是觉得世事冷漠,听个热闹点的东西会让自己好过一点。就像声音放的很响的理发店一样,至少让你觉得那边好像还蛮有“人气”的。而其中有首歌的背景音乐竟然是那个什么vista的高音,呵呵。

下午的时候,看了希区柯克的《后窗》,那个女主很漂亮,真漂亮,一般西洋的女子我没兴趣,但是她还是例外,我想也许是英格丽褒曼什么的。男的也很帅。不过故事似乎不够悬疑,我以恶意揣测的结果是那个侦探是凶手。因为看了这个电影,导致我错过了去宁大的最佳乘车时间。

这些天,我看的电影好像还不少,但都像是水一样,从脑子里溜走了。我看我除了神经质的敏感外,其他的感觉都退化了。爱不起来啊……

稿子,我越写越像是软文了,但是没有办法。工作嘛,就是一件你不得不干的事情,有时候,他跟婚姻有异曲同工之妙。世界就是这样,秋天的太阳和春天的熏风都是稀罕之物,不是说你遇不到,而是,你无法拥有。工作不一样,你得为此容忍一生,最后对秋日和春天也失去信心,在焦灼中的发现可能最接近真理,所以,我们可以认为,那些,美好的,不过是幻觉。恩,那确实是幻觉,他在侵蚀你的想象。
让美好去见上帝。
让工作去见马克思。
让自己相信,这没有什么大不了……
嗯,那么,哪位天使前来拯救?
哦,我感觉好多了。
继续写吧。下点秋雨,也好。

用自由和平等来维护和平都是要付出昂贵代价的。
但战争所消耗的代价更大,特别是对人类的生活来说。
我们还有机会再与阿根廷对话吗?
不,在主权问题上决不妥协。
只有一点,岛民已经表明立场。
这些岛屿是属于大英帝国的。
他们是女王忠诚的子民。
他们希望保持那种方式。
最起码,天气是站在撒切尔这边的。。。
——摘自电影《这就是英格兰》,里边电台这么说的。

故事-西游

2007-10-18

唐僧:悟空,为师近来脖子痛的厉害。
悟空上前:恭喜师父,贺喜师父,80%的白领脖子都痛!师父是读书人嘛。
八戒咕哝:那可不一定,师父可能刚好是20%里的。
悟空怒:呆子,没看见我在跟师父交流感情嘛?一边去!
沙僧笑了:那有什么关系,下次我再偷一次师父的枕头,那就一定是80%里头的啦。
唐僧嗔怪道:好啊,悟净,你最近连枕头都要偷啦!那……那不值钱!
沙僧憋嘴:不单偷你的,大师兄、二师兄的我也偷啊。
八戒疑惑:那么,为什么我的脖子就不痛呢?
沙僧笑道:二师兄,别傻了,就冲着你天天背着耙子,你不是民工想当白领啊?!
悟空阴笑着抡起金箍棒:师弟,你说我是民工么?
沙僧一愣在纸上划了两道:大师兄,你认识这个“笨”字吗?
悟空急得抓耳:好像是这么写的,我再看看……
唐僧嘿嘿一笑,从马上跳下来:你们都不识字,悟净,你明明写了“傻”字嘛。
八戒倒地不起……

秋天啦

2007-10-17



天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