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得出差

2007-06-28

又得出差

接到领导通知,下个星期开始,又将开始出差之旅。跟着公司里的调研员,大概是先到呼和浩特,然后在北方周游一番,半个月之后回宁波。

 

任务很重、人很难跟。不过,幸好是往北走……

人都是相互伤害的

 

早上的时候,忽然想起一首歌,找出来听。越听越是悲凉。

我爱这首歌

 

最近经常是这样,忽然地就想起了一些歌词,然后听,唏嘘不已。想,时间真是过的好快,那些歌声和人原本都是历历在目的。不论是在课桌下偷偷地听《朋友》,在初中那个黄土的操场上想心事。还是在高中宿舍看着被炎日烤软的柏油路,心头升起的一种幸灾乐祸和静谥。

远离了。

 

昨晚和师兄聊天的时候,小妹打来了电话,是觉得委曲了。而第二天上班,看到另同学的qq留言,也是这事,但轻重缓急自然不同。自己又基本在场,想想,忽然觉得人与人真的没法沟通,还能怎么说呢,人都是相互伤害的,不但要伤害,而且永远伤害下去。

 

MS少了。

据说还有一个全宁波最牛比的少年学者。

仰慕……

莫道不为善

2007-06-18

现在坐公交车学乖了,就挑里面的位置坐,而且就坐车子中间段。这是根据功底扎实的初中物理以及多年经验得出的结论,这远比我一宁波同学多年努力只得出1路车是艾滋病车的结论要好的多,乐观的多。

 

车子开动不久,就看到一个女生提着一个被服袋挤进公交车,看样子很吃力,皱着眉头,我想想,现在正是毕业离校的季节,积累了4年的东西要瞬间转移,非得学点外家功夫不可。

 

眼见她坐在前面,转而又见到袋子上的宁波大学字样,觉得倒也亲切。便跟某人短信说,如果她和我一起下车,那我就去帮着提。某人之前还说我不肯帮——我帮他坐位置么?

 

但是车渐行渐远,那女生坐在椅子上稳若磐石,就算急转弯都奈她不了何,想着,再不下车我都要下车了。

 

那就来猜测她下车的地点吧,一轻纺城、二石契街道、三敝人公司的宿舍;算了,帮人帮到底(MS我不曾帮过嘛呀,可心底想着要帮忙也算是精神劳动,不然大可睡觉了事。)于是就跟某人说了,就算公交坐穿也要帮忙;

 

众位看官,大无畏的雷锋精神绽放光芒!

 

如果站在我边上的话,可以看到我满脸的金光,还四射(还不是夕阳照的)。

 

但是,实际上帮人的顾虑有很多,做好事的也有道德风险,为此我专门咨询了某人,问:“我去帮她,象WSN么?”,某人不回,看似不想伤我的心。当下心想,幸好雷锋叔叔长得英俊潇洒、一身正气、一手劳力士,才不会被老大娘当作流氓。我略微总结了下十多年来大伙对我的评价,觉得虽然我的手表与雷锋叔叔的劳力士手表还隔了好几条双桥的距离,但在我跟他的精神境界瞬间重合。

 

“就算wsn,但我有精神。”(言外之意:再有精神,也是个有精神的wsn而已)

 

眼见那人在guangbo下车,我即刻跟上。不料那女子行走飞快,popopo地前行,想是内功异常了得。我发足疾行,约莫过了一柱香的时间,赶上了,道:“师太可是宁波大庵毕业?”那人突见旁人,一怔道:正是,敢问大师?我正色道:如此便是师妹,贫僧正是宁波大寺毕业。遂拿起化缘袋之一角,笑道:师太家住何方?贫僧帮你提一把。那女子脸上显出惊讶之色:“江南×州”。“如是甚好,同路,同路”,一路上,两人对着guangbo集团的宏伟雄姿赞叹不已,此处按下不提。

 

“敢问师太专业”

“会计”

“哦,认识Sunday么?”

“认识,昨晚还睡我下铺来着”

凝固……

因为那人正好是聊了一路的。

 

我和某人聊了一路的陌生女生竟然还是她朋友,而我预谋了一路的“被雷锋”女生还是她朋友。想来世界真奇妙,人与人相隔不超过6层。神奇!后来,帮她提到房间,然后下楼吃过大排档。

 

贫僧劝告诸位施主:莫道不为善,自有眼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