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青春的一切

“你好吗?我很好!你好吗?我很好!”这句台词很普通,但是要说什么场景下最令人伤感,一定会有很多人回忆起那部干净的爱情片――《情书》。博子对着皑皑的雪山呼喊着“藤井树”,悄然地融化了一大批脆弱的人的心灵。

 

正是这部温情而伤感的电影为岩井俊二带来了最广泛的声誉,几年后一向标榜自强的韩国人拍了《八月照相馆》,也只好宣称是韩国版的《情书》。岩井俊二却并不认为这是自己最好的电影,同他的影迷一样,所有的人都相信他最好的电影仍在他的脑子里。

 

在《情书》里,恋人死去了,寄向天国的信居然可以收到回信,去到恋人的家乡,看到有着和自己相同面容和恋人相同名字的女孩子,这是什么样的感受?最后发现自己也许只是恋人心中的一个替代品,是什么样的感受?而女藤井树回想起那些当初并不愉快的事,发现男藤井树其实是喜欢自己的时候,抱着书,似笑非笑。这就是令人留恋和感伤的青春。

 

但在岩井俊二另外一个作品《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里,青春却又是另一种味道。星野是一个离异家庭的孩子,在一起事件后性格越来越暴戾,以欺负好朋友雄一为乐,逼着同学津田做援助交际,强奸同学久野……星野,津田,雄一各自听着自己喜爱的莉莉周,在轰隆隆的铁路边,在碧绿的麦田里,在荒芜的旷野里。生活中互相伤害也自我伤害的少年们,在网络中互相寻求温暖和共鸣。雄一同“青猫”在网上意气相投,相约去看莉莉周的演唱会,当雄一发现“青猫”就是星野,只有十五岁的雄一杀死了星野。

 

 岩井俊二一开始就在青春这个时间段上跳舞,从《烟花》、《四月物语》、《情书》、《关于莉莉周的一切》、《梦旅人》、《花与爱丽斯》全都是关于青春的影片。至于原因,也许小津安二郎能代他回答,“我只会拍这种电影。”也许大师一生都在拍同一部电影。 岩井俊二拍出了独特风格的青春,他的电影有岩井俊二的印记,但里边的青春却不是他一个人的青春。岩井俊二的电影游走在温情与暴戾之间,《情书》能够被大众所热爱。讲述“精神病人”寻找“世界末日”的《梦旅人》却乏人问津。《四月物语》淡淡的忧伤,轻柔的抒情,具有MTV的唯美。《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却张扬着冷酷与残忍,让人不忍回首。 

 

《南方周末》做过岩井俊二的访谈,他如此说自己的电影观:“唯美就要唯美到极端,黑暗就要黑暗到极端,只有这样才能产生好作品。……比如一个房间里有很多不同的椅子,但我只会找在角落里的椅子,我只会做那些通常别人不会做的题材。”也许这就是日本电影的风格,就象那本分析日本性格的小册子《菊与刀》一样,美好与残忍并存。

 

仔细分析岩井俊二的电影,可以发现电影的唯美与黑暗并非泾渭分明。更多的是黑暗,如果说“黑暗”这个词太过于悲观的话,也许用“冲突”更为恰当。

 

《情书》是唯美的,但画面上的柔美自然并不能掩饰内在的冲突。尽管回忆中学时代让人感到温暖,但寻找恋人的博子却寻到了令自己难过的过往,女藤井树明白原来死去的他一直喜欢着自己,却只能似笑非笑。这些关系都在寻找中令人蹉跎不已。

 

 如果没有看过《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很容易被影片的海报所欺骗,几乎和东方卫视的宣传画面一模一样。一个男孩站在空旷的田野间,绿草淹没了一半他还未长成的身体,一手捻者碧绿的稻叶,低头听着随身听。这张海报透露出羞涩的美丽和茫然,但这根本就是青春美好的假象。星野暴戾,霸道,干坏事的时候星野不抬头,低着头吐出浓浓的烟,沉思。雄一被星野欺负的时候也是一声不吭,而电影中又时常出现德彪西的音乐。这种矛盾的存在突破了诗意的映像语言。在静默和完美的画面中撕开一道口子,正象一个年轻人该有的青涩的锋利一样。平实的躁动,无奈的隐忍,难舍的决绝,诉说的是关于青春的残忍与挣扎。它的表面或许宁静,但实际仍旧喧嚣。那种喧嚣是发自少年们内心的呼喊。 星野破坏着一切他曾爱过的东西。越喜欢的东西,越要狠狠的摔在地上。越重视的人,越要肆意的伤害,这是憎恶自己的人的作法。每加在重视的人身上的一道伤害,就是自己心灵上的一道伤疤。星野恨的人就是自己。 

 

正值青春时节的年轻人所持有的青春意识与成人不同,法国作家保罗·尼采在他的小说《亚丁·阿拉伯》所写的题辞更精辟地描述了这种感受:“今年我20岁,但我不愿听任何人对我说什么‘这是你人生中最美好的季节’之类的话。”只有当这时间过去的时候,你才能知道青春是什么。换句话说,等明白之后就失去了血肉,只有大义,因为当时的残酷可以一笑了之,更可以是忘掉。如果说青春就是一头象,那么你得承认当时大部分人摸到的只是大腿,那些被有力的象掌踩伤的人要么没有了,要么忘掉了不愉快。

 

其实每个人都要经历这些,青春,爱情,死亡。只是在此,有人彷徨,有人恐惧,有人超越,但是,最终都是历史后的尘烟。即使风情万种如英格丽褒曼,风流潇洒如阿兰德隆又能怎么样,说到底,有谁能永垂不朽,有谁能永远笑傲红尘。幻灭,无尽的幻灭。所以,卑微如我们,只能静静地向,天堂深处,凝望。假装一切有另外一种解释。

 
 

――――――――――――――――

“狼朗,你的梦想是什么?”“I AM NOT!”同样的回答在村上春树的的挪威森林里也见到过。当主人公渡边问朋友永泽有没有梦想时,永泽就说没有——他要做绅士,而绅士是没有梦想的,只有行为规范。因为绅士不做想做的,只做该做的。    青春的朦胧与懵懂,青春的伤感与泪水,青春的苦涩与寂寞,那个男孩站在空旷的田野间,绿草淹没了一半他还未长成的身体,抬头仰望,天空却不是蓝色的。伴随着德彪丝的钢琴曲,女生在无人的教室里跳着一个人的芭蕾,斜阳照进屋子,依稀可以看见空中飘荡着的无着无落的尘埃。。

 在他的镜头下悄悄缅怀着自己已经消散了的随风而去的青春。那应有的悸动心跳的感觉,那应该适时流下的泪水,早已被尘封起来长埋地下,然而被岩井的电影不经意间触碰到的时候,记忆这道闸门便瞬间决口,任泛滥的怀旧感情如潮水般涌入,但这也只是仅此而已,这种肆意妄为的怀念最终随着电影末尾划上的“THE END”字样而悄然结束。   透露出羞涩的美丽和茫然。这根本就是青春美好的假象。 而星野,他一个人站在田野里,用尽全力大声叫喊,他的痛苦像烟雾一样蔓延。

因为这样有所耳闻但却从来没有接近过的青春,因为有的青春是这样度过的。青春在这样的残酷中成长。虽然伤痕依旧存在,可是时间的流逝证明了成长的事实。

可以前的日本人是自己动手去做事情,现在的人却认为社会应该主动提供这一切。现在去做事的往往是一些没有权势的人,真正有力量有实力的人却不去做。有一个词叫“他力本愿”———自己不做,而只想着别人去完成自己希望的事情。 

  我向来认为,内敛的感情如果用在文艺作品中不失为一种美丽的表达方式,如同酿酒一般,细细地用感情来做原料,然后装在时间的坛子里密密地酝酿。但现实中,这却不是一种对感情的最好态度,看看《情书》中那失去彼此的藤井树就可以知道结果了。

 唯美就要唯美到极端,黑暗就要黑暗到极端,只有这样才能产生好作品。同时岩井也承认和自己的性格有关,“比如一个房间里有很多不同的椅子,但我只会找在角落里的椅子,我只会做那些通常别人不会做的题材。” 

简单的手法说些事情,但内在总蕴含着隐忍的感情的电影,

 莉莉周,BBS都简化为一种符号,一种他们相信能让自己得到救赎的标志。如果心中只有这作为唯一的依托,没有道理不痴迷,没有道理不去捍卫。

平实的躁动,无奈的隐忍,难舍的决绝,谱写出关于执着的童话。

 

法国作家保罗·尼采在他的小说《亚丁·阿拉伯》的扉页上所写的题辞更精辟地描述了这种感受:“今年我20岁,但我不愿听任何人对我说什么‘这是你人生中最美好的季节’之类的话。”这句话充满了一种对成人世界强加于我们的定义予以拒绝的热情,这种热情进而又产生出自我定义的热情:只有自己才是定义自我的人。

 

丧失、无为、焦灼、孤独等青春的基本感觉被他用诗意的映像语言表现得淋漓尽致。

实际上是成人表达自己回首青春时的一种怀旧情绪,这个已经成为理所当然的公认的观念,实际包含着一股自我欺骗的味道。正值青春时节的年轻人所持有的青春意识与成人不同,它是一种站在今天这个时间点上就已将明天预定为妥协、破灭的段落性时间意识,这种意识是由于欲望、行动等等方面过早到达绝望之后,无法在现实的物质性世界中享受到确证自我成功的喜悦而产生。

  

 ——————————————————————–

后面这些都是参考资料,恩,别人写的很好,但是没有写完我想的。

最近听到周传雄的《寂寞沙洲冷》的时候,有点被吸引了(我确信不会很长久)。编曲是很传统的(大概就是世纪初的那种传统情歌),而偏偏是“那样浓烈的爱再也无法给,伤感一夜一夜”这种歌词打动人,R&B尽管摩登,但是感情的表达似乎更加虚无缥缈不着边际。也许在这个角度上,我可以为我不再喜欢周杰伦的新歌而感到欣慰,这是一个很好的解释。

 

现在听周的歌,还停留在最初的几张专辑,最爱的是《世界末日》,这个歌在暮春的傍晚听非常有感觉、《蜗牛》、《你比从前快乐》“知道分手后,你不难过,你比从前快乐,那祝福的话叫我如何能够说的出口”,这几个都是一个演唱会上的版本,另外还有《龙卷风》、《爱在西元前》。这么说倒不是说周退步了之类的,这只是一种爱好偏向,当周前行的时候,有些人的口味还停留在原地,这既不是丢脸的事也不值得炫耀。

 

我一直觉得,当再次听到同一个歌的时候,你当初听歌的情绪就会泛开。比方那些歌基本上都是大一时候的,而那个时候都很新鲜。比方《太委屈》、《后来》、《恋人未满》、《勇氣》这点,大家深有体会。

 

之后,迟钝了,然后开始听摇滚刺激自己,很奇怪,我竟然喜欢这个。所以,我听November Rain,想起来的就是大三大四的事情。

 

哦,对了,上面只是一种说法,也许我不再听周的新歌是因为“老了”。这么晚才发现《寂寞沙洲冷》就是一个明证。

 

当然,这很令人遗憾。

 

 

o ,补上一句,今天公司去浙东大峡谷了,至于感觉么?一般般啦~~~~

上次部门搬家,很多东西要扔掉,我不忍心,就捡了几本回来。真他nn的怪事,我们部门竟然有建筑图册。

凝固的艺术:当代瑞士建筑

译者: 姜欣等
作者: (瑞士)布鲁诺·马尔尚 / (瑞士)雅克·卢肯

ISBN: 9787561123287 [十位: 7561123280]
定价: 148
出版社: 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
出版年: 2003-10-1
恩,9成新,内无划痕,纯属库存~~
还有一本词汇书,前年在北京的时候买的,似乎用不着,算起来运费倒是不少。

六级词词根+联想记忆法

 

作者: 俞敏洪

ISBN: 9787506273367 [十位: 7506273365]
页数: 318
出版社: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定价: 16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5-2-1
这条豆瓣上的信息还是我输入的,哈哈。

据前方科研人员最新消息:日前,著名科学家bingo先生携同导师及学友一同前往莫高窟工作。此项工作涉及保护莫高窟文物,bingo团队负责使用最先进的无线网络方式收集莫高窟内温度、湿度以及其他数据,通过他们布设的无线设备,传输到网络。

据悉,此种无线设备采用节能技术,以降低功率获得较长的使用时间,做到2节干电池9个月免维护。另外,这些设备由这些科学家自行组装,预计市场售价达1000元一个。

据bingo介绍,之所以采用昂贵的无线方式,主要是考虑到减少传统方式布线对窟体的破坏。他说:“作为和谐社会建设的一部分。我们团队历来重视科技应用化,尤其是保护无价的文物,使我们感到非常神圣和光荣。”对高深莫测的莫高窟,bingo赞叹:“一进去就被震撼了”。

尽管西部生活条件艰苦,但bingo等科学家并没有退缩,他们在党中央建设和谐社会的号召下,以科学武装自己,武装文物,受到了当地百姓的好评。尤其得到了莫高窟花园业主——飞天神女们的一致赞扬。

 
 
 
 

图为bingo亲手研制的高性能无线网络集合器,该设备将收集莫高窟内无线信号,并上传至网络,以备后用。

注:bingo本人出现在上图中。

 

能横站就横站吧

 

近日常读鲁迅杂文,时常疑惑,以鲁迅的笔力尤不能一招毙命,伤者残者更能纠集人众,后来者愈来愈多,使争论的焦点不在于旧文化的弊端而转移到主义之类空洞的论战,从事实本身而转向意识形态的战斗,从根本而至特定人物骂战。

 

奋力砍杀的姿态依旧,但内心的彷徨肯定也增多。时至今日,鲁迅或被捧为共产主义战士同路人,或被贬为“黑书”而不值一谈。

 

在我看来,抛开那种意识形态的纠集,鲁迅的重点是那把如绍剧般铿锵的古越剑。

 

但其初衷,何不是求善,至于使的那把剑沾了太多腥血而至于“入魔”,也是毁誉参半。

 

有些事情本属庸人自扰,本可以不回应不理会。也许还有那么一点血气,不甘如此,要站出来说一声,但事情往往并非如此可以了结。

 

犹如漩涡,使用的力不能正中(年少气盛,而尤其如是),稍偏就是打转,各色人等不免卷入。总之,事到后来,连干净的都染上了色。越描越黑。

 

但,不能因为洁身而自好,能横站就横站吧,哪怕洪水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