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有意思的话

——“为什么我狼狗卖的色情带没有码?是教育,是一种再教育!二十年来我卖了多少色情影碟给这些四眼仔、后生仔、有钱仔、青头仔……我什么要这么做,我要他们亲身经历什么叫做真!”

  

       ——“你们这些……什么?大学生?正王八蛋!骗政府的钱,申请什么助学金及贷款—–你买些什么?你买些什么?又不还钱—–还有,申请什么自顾计划,只知道自己顾自己,自私!这叫自私呀!你们这自私的一代!你知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们在想什么?你们的尊严到哪里去了?你们这一代令我很失望,你们令所有香港人和亲友很失望,你们只要裸体!性!色欲都市!你们这班愚蠢的一代!我不会忘记你们!你知道吗?You are selfish generation,,you know~~~you generation really upset me,you upset all the Hong Kong people, and all the Hong Kong uncles.

      

——“当我们相信,自己对这个世界已经相当重要的时候,其实这个世界才刚刚准备原谅我们的幼稚。”——同样出现在这个电影,实际上是《少年凯歌》里的。

   

——「別人在我們這個年紀時都已經在做大事 但我們是在看大奶」

           

摘选自《AV》,又名《青春梦工场》

 

       ——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摘选自太上皇语录

绍兴很安静

2007-03-13

绍兴很安静

事情是这样的。

周末我快客去了柯桥38块钱,车子也不好。然后意外地在麦当劳重逢高中同学——从他手上拿过食物,高中同学,**,杭州人。随后大学同学高**竭力邀请前去他们的家庭聚餐,尴尬的很。

 

鸟亮同学近来似乎有点瘦了,书房的书比我想象中多了3倍,相比较于他的收入,生活不容易啊。不过这小子感情生活还不错。凌晨就打来越洋电话,我很不好意思地哇。

鸟亮向我隆重推荐了马一浮先生的著作与思想。

 

第二天,鸟亮要上班,我就去某家企业逛了下。随后就去了柯岩风景区。简单的说:

柯岩是个什么东西?!

鉴湖幸好和鲁镇连在一起,不然还不如号称“黄酒用水取水地”

鲁镇很生硬,也许适合北方人来看。

 

傍晚坐了公交去绍兴,下榻在锦江之星,我对他的好感从扬州延续到了绍兴。

在夜市附近见到我堂妹,问她研究生的事情,第二天她查了回答说“按道理能上华中科大”。

 

周日起来很晚,发觉门口的包子好吃的很,特意穿了马路再去买两个。

买好火车票,17块钱一张,有座。

 

鲁迅故里,发觉于上回大二元旦去时改变很多,也没进收费的区域,但来回走了4次景区。从头到尾吃了3次臭豆腐,5块、5块、6块,最后一次是咸亨酒店,扣肉不错,醉蟹不错。臭豆腐似乎也还不错,另,景区内的臭豆腐又贵又不臭。

 

下午去了塔山公园坐了坐。绍兴很安静。

绍兴新华书店,买了《鲁迅杂文全编》上下册,没有打折。

520上车。

 

绍兴人很客气,友善,问了N次路,无论公交乘客、清洁工、店员、维持治安的大叔都不厌其烦地指点道路。在这边生活心态会比宁波好。

相比于才智,钱包更容易陷入平庸。

 

考虑到我的手机还没有坏掉,所以我已经下定决心不买E50了。……

 

发现如果我的blog以上面的句式开始的话,水平也就相当于一般工科生。从而给人感觉4年某专业白读了。所以,我必须用另外一种缥缈一些的句式展现生活的不可重复性。

 

西哲曾经说过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如果我要买手机的话,肯定不会再买一个一样的。但是西哲没有说清楚一个人是不是在一生中无限制地无穷尽地在不同的河流之间来回尝试。但他既然说到不会踏入同一河流,那么他意思就是一个人必须在不同河流往复。真理啊!西哲的意思是我必须买一个不同的手机,因为我们生活周围充满了手机(河流)。

 

到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有了换手机的理论依据。但是,检视目前的状态,我明显是踏入一条河流后还没有从中走出。因此,不存在换河流的基础。以上的真理暂时还不是真理。

 

这样,我用经典理论再次说服了自己,论证了自己。完美地运用了“否定之否定”,当然,我的马哲是及格。

 

上面的分析显得过于理性,明显受到了工具理性的深刻影响。

 

手机的价值体现在诸多方面,一是沟通,二是展示,三是心理暗示。以我的情况为例,目前的手机第一条相当地符合,第二条来说,相对于本人的工作和生活,展示的目的性也不足以支撑2000左右的预算。而第三条,作为一名菜鸟级的科技爱好者,入门级的文艺青年,以及略带羞涩的烧包分子来说,心里暗示带来的愉悦成为了预算是否成立的关键。

 

然而同样是这个身份,极其容易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迷失(Lost)自我,从而转变为科技烧包/文艺烧包,最终结果是必然影响身心健康,因为在这里以及从对内核的膜拜转为对形体的膜拜,在一段时间的仓乱之后,露出真相:回复为对物质的绝对崇拜,成为精致的文艺外壳粉丝,具体表现为只买书不看书,只买品牌不用功能,只谈品牌历史不顾价格现实。

长此以往,个人自传可以取名为《最后一个文青人》。绝对是对一个自诩一个自命不凡的家伙的沉重打击。

 

不过,尽管这么说,却很容易让人以为我是一个装腔作势的文艺工作宰,如果我确实是一个工作宰的话,我必须修改以使得自己虔诚一些。

 

但是:我毕竟还不是一个文青人,所以,我忽然对上面的话产生了恶意的快感,同时我想编造更多的理由来满足自己的恶意。最后,我写道:

 

“当然,买东西最大的危害当然是使钱包空空如也。”

 

在现代社会,相对于迷失或者逐渐庸俗,钱包更容易陷入平庸。

这一是钱包瘪掉,二是瘪掉的钱包迫使人平庸。

钱乃万恶之源!

 

在这篇blog的最后,我终于承认钱才是让我放弃E50的唯一原因。

我很勇敢。(满足地肆笑……哈哈哈)

可又想想,寡味啊!

 

前两日搬家,溶洞过来帮着搬,出力比我还大。晚上去吃粥,因为那小子抱怨自己胃溃疡,病情真是日新月异来的。之后在天一那边叫了凯明,他又带了女友。

 

溶洞现在烦的是工作,哦,不,其实很多事情。现在工作很难做,又答应了某人去杭州。想脱离开羁绊,真的是梦想,就像蓝莲花一样。

 

我发现我的日子是不是过的太琐碎了。整日为小事情愁,难得有心理平复的时候,旋刻又被新事实所吊起。我迟早会得心脏病的。

 

看了小磊的blog,发现那小子现在的思维还是很跳的,我喜欢看这样的文字。也许是因为自己已经没有了那份心。那小子要买车了,也就是说不准备买房子。其实溶洞那天也说,高中同学1/3买了车子,因为住的房子都是自家的。其实也正常,如果不买房子,有车子也没啥了不得。可我还没有驾照呢。

 

说到年轻,部门即刻就要进新人了,而我,也就成了老人了。偶尔,我也觉得自己的确不是新人了。工作上竟然有些抵触心理。那种阴暗心理是欧巴桑才有的,无论如何,我们要年轻啊,Forever Young

 

当然,我不是来喊口号的,blog嘛。

 

最近的感觉是钱不够用,如果换手机,如果买手表,如果买礼物,如果买衣服。我是不是太物质了?其实哪有,我上班的一半时间是下载电视、电影、音乐。可又想想,寡味啊!

 

搬家阿

2007-03-03

搬家阿

 

某天,走在小区的路上,就给房东打了个电话,让他给我装好网络,明天就去办,老子要上网。

去年年底没有网上,也习惯,但主要是怕装了半年的网络,中道(过年)我换了工作,岂不是很亏?

过年后,似乎不打算换工作,那就挑个日子给安上吧。

 

打完之后,忽然想到,“半年一年都可以”这句话很危险。房东肯定会装一年的,那我就要住到083月了,我觉得这段时间里我也可能换工作啊。再想想这边公交车不太方便,门口的医药学院每逢暑假、寒假就关门,还时不时来个检查证件。

这么一想,就想着换地方住了。

根据科学研究,经常换住处有利于保持生命活力。

 

第二天傍晚就公司后门转悠了下,情况糟糕。小区的房子很多都是木板隔的,坚决不要,太贵的不要,太脏的不要。

 

第三天网上找了下,联系后就去看了,还真不错,房子是新装修的,房间虽然朝西也不大,但是有电视有洗衣机有厨房有客厅。那就这样吧,工资的一半就花在这里了。

 

周六开搬,感觉很复杂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