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冬天容易让人寻找慰籍还是年底爱花钱,反正就看中了一个mp3。看起来价格还可以,同时网上也是创新的网络店,比较让人放心。
去年大概也是这个时候,买了iriver的ifp790,结果除了外形之外,对于音质非常不满意。
也就是写一下,没别的了。

1.周六晚上7:30宁波影都,原价65¥,VIP(朋友)打折50¥。

2.我不认为这是一部好电影,当然,或许因为种种原因在商业上会成功。但就本身而言,不值得怎么论述,所以我只能分一二三来说下感受。

3.有人说这次很少恶评是因为张终于把故事给说好了。我也不赞同这个说法,故事说不说的好,有点是确定的,就是观众能够深入剧情,也就是所谓入戏。从始至终,我都感觉是旁观的身份,对于剧情的发展没有期待,随他流水般过去。感觉是近几个大片中稍微把事情讲清楚地一个片子,其他,没有更多的了。

4.说到演技,我觉得周杰伦倒是让人感觉不错。如果除掉他那一身齐天大圣造型,他对于母后的关爱显得更为可信与感人。
人说太子生母表现好,我觉得还不错,就是给她编的剧情太傻。她帮皇后调查那个毒药,就不怕自己丈夫牵连进去?既然进宫不为钱财,那又何必借道皇后。
周润发还行,就是感觉套在了一个壳子里,功力表现不出来。
巩俐阿姨我很不喜欢,土里土气的,还常作怨妇状,那绣菊花披头散发,恶心哇?
刘烨,我差点喷出来(喝了口水),他憋着声音夸张地吼叫:天下人都会认为是我干的;那一段真的令人绝倒。不过这样的jian样,应该有很多人喜欢吧。我真佩服他,佩服到顶。
蒋禅是个精灵的女孩,飘忽的眼神,容易惹人爱怜。

5.最后的大作战场面,感觉不好,傻啊傻。没见过这么在皇宫大动干戈的,几万人对几万人。在皇宫阿,加上几万人的太监还有后来的朝臣和宫女。我不能想象就这么一个重阳节,十来万人候在皇宫附近,这调度也太神奇了。总之,除了那些有“团体操爱好”的人之外,都是不会喜欢这样的场面的。机械、木衲,十足愚蠢。

6.感觉是不是从《无级》之后,中国古代的盔甲都向罗马式发展了,个个穿的重装骑兵式,不知道的以为中国古代很有钱,置办这么一身金色盔甲(应该是金属铜),很俗。但是就算仅仅论盔甲,我也觉得《夜宴》>《黄金甲》>《无级》。而且不仅仅是盔甲这点,其实几乎所有场景,黄金甲在质感和美感上都无法赶超《夜宴》,我不否认自己对于《夜宴》的偏爱。基本的美感告诉我,《黄金甲》的布景简直就是垃圾。

7.但是说到武戏,实际上我还是很看好峡谷追杀那一段的。从“蜘蛛人”从绝壁上“进攻”开始,那段戏真有大片风范。画面冷峻干练,场面开阔,动作干脆不含糊。充满了画面张力。可惜这个感觉稍纵即逝。

8.张艺谋拍的最好的片子就是〈活者〉,干练地把故事给讲完了。多么流畅,多么干练。

9.真的大片是在拍好一般片子之后才有的。对照〈越狱〉,看下去,没有一个镜头是多余的,镜头晓畅,没有突兀感,但是反观〈黄金甲〉一会儿一个广角,一会儿一个全景。根本就不准备让人往故事里去入,老惦记着场面是否好看,人数购不够多。观看中充满了偷窥感,差不多也就是一偷窥片。

10总体感觉是,中国导演小成本拍惯了,有了钱就不知道怎么用,以为人多就是大气势,全刷成黄色就是色彩好,用广角镜头就是大场面。结果钱都花在了这个上面,内核还是一个土。当然,别以为真的花了3.3亿的成本,中国的电影可是洗钱最好的方式。也许,真正成本也就5000万。依我看,就电影本身而言,也差不多了。也就是那万把人的盒饭钱贵点。

11.另外,张导,哪儿找来那么多E cup?能求联系方式么?

  

别指望我能让你聪明一些

Long time no write.

每天都有时间上网,但是都没有兴趣写。写什么呢?

写什么呢,都可以的阿。

上次出差回来之后,说什么都有一大堆。

             

那之后接下去就是写稿子,也许是因为自己懒惰,也许因为天气太冷,或者部门没有工作激情,总之,每次写这种东西都让我感到痛苦,从一开始回来的拖,一种痛并偷懒着,一种累积内心愧疚的过程。这样的状态很不好,要么你立刻去完成,不要耗着,要么你抛开一切,肆意地晃荡。在中间是可耻的。

                

然后等到差不多了,就找一个晚上,写到两三点,写完,写到心胸豁然开朗,写到内心无比喜悦,写到足以安然入睡或者精神抖擞再战帝国——看的你也许了解这种感觉,也许。

                

也许,你会觉得那是所谓的创作激情,我老实说好了,原先我也以为是,但是后来写完垃圾也会有愉悦的时候,我知道那不过是完成任务的释放感。这种感觉大伙都有,上完厕所特神清气爽。等等,你敢说你便秘?

             

至于工作:领导一心想救我,但我认为领导不是那颗药。所以……

            

而我对于自己弄得那些文字,一点都乐观不起来。很不满意。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大学时候,没有一个老师教你如何写作,换种说法,当一个难得的好老师教你《大学写作》的时候,你狂放地认为那比马哲还掉价。可怜的人总是在事后发现自己错过了多么重要的东西,当然,你别指望大学写作能教会你什么。

                             

但是,我到现在还顽固地认为大学的时候根本不用去写,无论是公文还是散文或者议论文或者财经的或者思辨的。我认为可写可不写,但是一定要看书,多看,系统地看。哲学史、文学史、历史,看史再挑几个经典著作。边看边记下来,然后实实在在地总结一些观念。写作?除非你意愿搞文学。

               

但是,总之,我现在觉得我需要一个leader,这也是我觉得领导不是那颗药的原因,我根本不认为她能写的比我好,neverforever

                

我多次建议我们应该常去培训下,要做案例,至少也要知道案例是什么。但是也许是暗自尊大,也许是成本控制。这让人很恼火,事实上,对于现在的社会环境来说,一是自身的成长,一是企业的成长。但大多数民营企业还仅仅看到企业的成长,而这个成长往往也是数字增长,销售额、利润…至于什么个人成长——就像大学一样,有选拔无培养。所以基于这一点,还是给一点忠告:能进外企就进外企,哪怕外企只有1000块,民营给出2000块,也要去外企。

            

又是牢骚一堆。

今天事情很多,稿子要修改,可行性报告要写,杂志稿件要收集整理,问卷要整理。Ok,这个阳光灿烂的下午真tTM令人操蛋。

            

 

我似乎是一个快乐不起来的人,在这个寒冷的找不到人一起喝酒的冬夜,多么容易让人缅怀过去6#103寝室的中文班。

 

拉着箱子走出客运中心,在公交车牌前站了一会儿。

嘀咕:果然是宁波暖和。

 

暖和当然是与无锡相比的,早上七点半,走出太湖边上的江南大学,冷!为什么箱子的把手是金属的呢?真冷!

 

弟弟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温度,在前一天早上我过去的时候,他兴冲冲地穿着羽绒服跑了出来,而我瑟瑟发抖。直到我坐上回程的汽车,都是在抖,包括上午逛校区、下午逛市中心。

 

我熟练地运用高中地理知识,深刻地指出无锡濒临太湖,风大同时降温快导致寒冷。而纬度相差不大的宁波因为濒临海洋,风大但降温慢。这是由于海洋在吸热散热方面比湖水犹如汽车蓄电池与7号可充电电池的区别。

 

很明显,江北的扬州没有无锡那么冷,哪怕晚上我步行穿越了这座被扬州大学包围的扬州城。感觉到的是有点干燥,隐约有了北方城市的味道。扬大师范学院路旁苍劲的梧桐说服我,这绝不是江南水乡。至于那著名的丽春院,或许如今扬州人爱洗浴便是其化身。

 

徐州,那其实不应该划归江苏,山东更合适些。灰蒙蒙的天很多的灰尘,当地员工不时地抱怨着。离开的那天早上又遇见了常有的大雾天气,可见度不足五米。我从没见过这么牛比的大雾,充满了奇迹。连云港的太阳和宁波一样的鲜亮,城市就不说了,中午的那只螃蟹很不错。据说产于黄海,黄海很脏的嘛……

 

我又回到了宁波,有着比出差更痛苦的稿子过程。

 

雨中的麦田
Wheat Field in Rain

布面油画 74.3 x 93.1 cm
圣-雷米: 1889年11月初
费城: 费城艺术博物馆
F 650, JH 1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