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看了一下来访记录,除去fqyy.org组上的,大多是熟人,不过通过搜索来这边的,关键词大多是“八荣八耻”、以及一些奇怪的诸如“射在 口中”等词汇。当然,以上都是baidu的杰作,对于这种垃圾我似乎也说不出太多的好话。

 

有朋友的blog搬家了,其实也是原先那个太过寂寥,作为至今仍在学校,沐浴着宁大学妹校风的诗人,是应该谨遵“经世致用”的校训而与广大文学群众打成一片的。不过那小子把我的链接上注明:愤怒忧郁的小青年。

 

两个形容词与一个名词试图将我一网打尽。愤怒,我是愤怒(好像有个摇滚叫做《我是愤怒》),只是blog上都是友善朋辈,没来由的愤怒是个笑话,所以愤怒不多,自己也觉得看起来像是从良的人了,不然也写点杂文之类的。忧郁么,nnd,说明生活舒适,没时间哪来什么忧郁?

 

上回我把blog上的链接全部删除,是因为觉得自己写blog,还是不要和太多的人有关系才好。就像住自己家房屋,总是开一个门吧。窗户、厕所、车库、阳台都开出小道,没太多意思。

 

十一就要到来,做什么呢?

 

三号是要在家的,因为堂姐订婚。

其他的时间想出去走走,温州或者杭州都不错吧,早上自行车过来的时候在想3年前的那次野营。啧啧,那晚上可真安静。不过这种割断与外界的联系,故作“回归自然”的举动似乎是“文明病”,但不管那么多,自己已然如此焦躁,那什么时候重来一次?

 

 

重要公告:

本人手机已停机数日,但凡从上周日傍晚7点伊始的电话、短信,本人均无法接受。如内含重要讯息请QQ、Email、Google Talk。

另外,透露下:停机的感觉很赞。

稿子写好,心事已了

有人惊讶我怎么又请假了,也不多,一个月3次左右,每次不过半天。请假是对领导的人情债,本不想欠,可想着在那个大大的房间慢慢变挫,倒不如欠人情。

想坐下来看书,翻翻这本,看看那本,都提不起兴趣。好天气,晒被子,顺便洗被套。冬天不是马上来了么,恐怕到时候没有这么好天气了。把躺椅(听着这玩意儿像是老人专用)也搬出去晒晒,人躺在那,忽然就看到天空了。

天空,这个说法让我觉得很文艺,甚至有点矫情。为此我要把“忽然看到天空”改成“忽然看到天”,一会儿阴一会儿晴。在感觉中,似乎没有专门看天的习惯,仅有的不过是以前在甬江边趟围堤上的时候,以及某次去露营看的星星,可惜的是两次都没有女生。所以这个故事就缺乏情节以及暗示。档次一下子就低下去,格调就上不来了。

不过,似乎某种美学的观点是说,单个人看天才够郁,而越是郁就越美学。所以实际上看天这个行为,只是被人拿去作为归类成某种学说而已。这个世界真不缺少美,缺的是说法。既然那些美都只是一种两种的观念,那么只要学会自我欺骗就随心所欲了。

而,人是生活在观念中的。

这么说,真够悲观的。

:师徒俱上山来,观看帖子,乃是“唵、嘛、呢、叭、咪、吽” 六字真言。菩萨看罢,叹息不已,作诗一首,诗曰:
“堪叹妖猴不奉公,当年狂妄逞英雄。
欺心搅乱蟠桃会,大胆私行兜率宫。
十万军中无敌手,九重天上有威风。
自遭我佛如来困,何日舒伸再显功!”

——《西游记》第八回,上海古籍版第62页,观音见孙行者之情形。

——————————
以下为注解:
1.观音和他弟子木叉常上站,爱好四处匿名看冷僻帖。
2.佛主(=版主)的帖子甚是奥妙,精通训诂学,常用生僻字,仅六字道尽世上万物。
3.原帖为佛主五百年前所发,被设置为总置顶帖,一直无人敢“顶”。
4.观音自认是佛主的粉丝,爱跟佛主的帖子,见一个跟一个,这次授命前来“顶”。
5.跟几乎所有痴狂的粉丝一样,观音灌水不忘拍马。
6.虽然拍马,但作为文学女(存疑)青年,观音能用诗歌的方式来拍。尽管拍了,但是观音水平太低,跟佛主相差十万八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