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小祖咒——《当我离开你的时候》 

当你听说我要离开家乡的时候
亲爱的人儿你不一定非哭不可
当你看到浓烟离开炮火的时候
亲爱的人儿你不一定非笑不可 

你更多地依靠我的展示方式
不是因为爱情多么令人陶醉
这需要你去吹出那个音调
吃上点胡椒

但是我会让你懂得什么是骄傲
你看,当人们走近你的时候
他们不知道谦卑得有些轻佻
象夏日的微风
象夏日的微风

你若是要嫁人不要嫁给我
因为我和你一样要得太多
除非你得到的又全部失去
象赤贫的石头
象赤贫的石头

当你听说我要离开家乡的时候
亲爱的人儿你不一定非哭不可
当你看到浓烟离开炮火的时候
亲爱的人儿你不一定非笑不可
亲爱的人儿

江西第二

2006-07-19

 

    因为没有订到当天的车票,所以不得不继续在江西呆一天,也因此错过了家里姐弟相聚,姨娘给我打电话叫我吃饭的时候还在宜春开往南昌的快客上。

 

在四天当中,真正跟南昌有关的就是最后的半天,那边经理开车去逛大街。下着雨,只能在车里看看南昌。其实就商业形态来说,全国基本没有大分别,无论是南宁还是北京,是武汉还是宁波。估计以后的差别会越来越少,西藏也一样。

 

南昌的老区跟全国大多数省会一样,乱,但是似乎这边更加乱一些。而新区则建筑了得,却是无人问津。其房价对于江浙来说不啻于桃源,江边豪宅竟也只要4000+,当地经理劝我留下来,我说为女死为女亡为女去*是我的宗旨,他听罢不言。

 

无法不言,兴许是因为大多数青壮年外出打工,在几天的辗转中并未见到姿色舒然者,连***宾馆的前台都是惨不忍睹。到某县,当地人请吃饭,一见面就断言我是宁波来的,伊云:当地人没这么白的。令人哭笑不得。

 

最后在南昌火车站,上车处有几个女孩排队,一看背影,似乎回到了人间,多看了几眼,越看越像女人。后来上到车厢,熟悉的口音无情地暴露鸟那些mm地身份,竟然是他乡遇故知,让我久旱逢甘露,不亚于金榜题名时,可能就比洞房花烛稍逊一筹。我说嘛,帅哥与美女之间是有那么点悻悻相惜的味道di

 

我讨厌以一党之利加诸众人头顶的行为,而南昌最有名的广场就是八一广场,此前有人争论萍乡的秋收起义广场是否比八一广场大。这是很无聊的,不管是八一还是秋收起义,都很血腥。

 

说道起义,很奇怪的是安源煤矿工人大暴动这一说法,何故仍旧是名为暴动?昨日自家去宁波,听得一路的广播,说道萍乡纪念“暴动”云云。

 

在路上也听人谈起野史,云井冈山之地原有山大王,毛要上山躲,没有关系万万不行。某女在当地是大姓,与山大王也有渊源,在当地某寺庙的和尚的撮合下,毛与某女在庙里结婚,随后乃得以带枪上山,后山大王竟不料被“失手错杀”。

 

其实还不是一山不容二虎,比的是人心之黑,权谋之深。得势之后,此篇之不显也是想当然的。

 

还有滕王阁,很令人失望。作为国内一流的历史楼宇,与武汉黄鹤楼一样,纯属垃圾。

 

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样的名门大楼还会被那些豪不入流的小商小贩占据要地,兜售粗制滥造的货什。我还怀疑除了这个原址是真的,其余的大概都是后人捏造的了,水泥,电梯,南昌某某工艺品厂的雕刻,福建某某石雕厂的汉白玉雕。附庸风雅也罢,就不必把厂名放上去。至吐的是顶楼竟然是歌舞演出,号滕王阁艺术团。

 

上这样的楼是丝毫不会有登楼怀古的意境的。所以自从去过同里之后,我就深刻di明白了一件事,与其去热门景区旅游,不如在家看电视。就算那些专题旅游推介片都比身临其境好百倍。

 

当然,大一那次苏州游最大的遗憾自然还是:美女环侍,何故错失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