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江西

2006-07-17

江西的田野风景很好,沿着宜春到宜丰的公路,两旁都是翠绿的郊野,这里几乎没有工业,只有稻田和丘陵。全绿色。偶尔会有红色的土壤。这让我想到王小波笔下的湘西,实际上我一直以为他说的湘西是云南那边,大概是和他下乡的经历搞混了。尽管这里不是湘西,但土壤却是是地理书上说的红色。

红色的土壤给人浓烈的感觉,在夏天,这里非常闷热。看出去天地之间,更像是画,而风似乎也因此窒息了。但是土壤实际上又与浓烈的粘稠的涂料不一般。在开山取道形成的赤裸的斜坡上,雨水造成一条条沟壑,极深。

在高速公路边上,好几处都是这样造成的山体滑坡,大部分都是有混凝土加固的。工程车一开过扬起漫天的风尘,足以证明这些象沙一样的泥土。

然而红色似乎不是江西的唯二色彩,除了绿色、红色,还有黑色。高速公路造的太高了,总感觉是架在桥上,又或者在山腰间缠绕。这是因为江西西部(赣西)丘陵地带的特色。与正在施工的诸永高速想必,同样是穿越丘陵,这边的穿越似乎很少遇到岩石的阻拦,全是那种红色。

而在一般的省级公路上,高低起伏一坡又一坡(这里的城市也到处是坡)。这样,如果注意小丘陵的话,会看到黑色的裸露。这些黑色就是赣西特长——煤。其实严格的说,裸露在地表上黑色的石块不能完全称作煤,好的煤都是在地底下的。在著名的煤炭产地萍乡,当地人会告诉你,这座城市除了由煤炭发家之外,地下却是空的,换种说法就是,把低下的煤挖出来就成了地上的建筑和繁华。

说到赣西的繁华,是言过其实的。从南昌过来,地级市宜春几乎没有工业,也没有煤炭,只有一个地位。而所辖的几个县城也是同样的困境。再过去,就是与湖南交界的萍乡,这所首先以安源路矿工人大暴动闻名的城市因为进来能源的看涨,发展比宜春要出色的多。至少还象一个城市。除了煤炭,这所城市还有钢铁,这当然是由煤炭而来的。另外,这所城市拿出的名片自然是红色。

在官方竭力推动红色旅游来发展老区经济的当下,江西获益匪浅,据说另一方面也与朝中的两大常委有关。无论如何,江西有诸多的“革命”纪念地,九江的庐山已经成为一座政治山,瑞金的井冈山和苏维埃政府。还有萍乡的“暴动”,煤矿工人大暴动,秋收起义也被命名为一个广场的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