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一禾的诗

2006-06-30

一度相逢

骆一禾
我隔着
    月光中的水面
    秋天的雨
遥远地注视你
我抿紧了嘴唇
安详地和你相逢在记忆
象独木桥边
  友好的陌生人
象暴雨后的两支芦苇
  若有所思地吹着风笛。

早上,一个群里跳出一条消息,内容不外乎留日的女学生遭到日本流氓的猥亵。当即说,这是造假新闻。找来一见如故的反谣言版让其去多看看。发的家伙似乎很恼火,说“爱相信的人相信,不相信的人不信,JJYY”、“你我都不是亲身经历干吗为这么点小争,无聊哇”,本来想找到驳斥这类垃圾传闻的帖子,但找了一番,忽然意味索然。

虽然“文学院”的群里也常常看到这样的消息,我一点都不想说什么,每个群,往往总是随着加入人的复杂最终变成大家都屏蔽掉的东西,也不见得有什么建设性的讨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QQ群最适合的用途是“一夜情”。(导播:咔!插广告。)

但这个群是“万里诸几人”(注:诸暨),不是同学却是同乡,也有很多的高中校友。我似乎觉得人应该“正常”一点。不过事情到后来,的确就像他最后评价的那样“你以为你是谁”,我还真的以为自己是谁了,以前在NBUBBS上也试图劝一位老乡少灌水多看书。结果都差不多,差不多。

再以前,我想起来另一件假消息。
还是大三的时候,一个电话找我,说伊是某学院新闻专业的同乡,在《现代金报》实习,要来宁大采访一个新闻。说主编看到网上有条消息,内容大家都很熟悉的。可以用“日本船员 宁波 女大学生 武警 ”来搜索,例子。

我说最近好像没有听到这样的消息,伊说主编内部确认过的。只好陪着,消息中说是宁大艺术系女生,那可能就是一.科技学院艺术专业;二. 传艺学院艺术系;三职教学院艺术系。先问科技学院,回答说怎么会跑到北仑写生,不可能的;然后到本部三号楼(当时传艺学院还没有搬),也是认为这是假消息,写生都是同一安排的,没有必要去那边写生。

同乡mm怕瞒报,又催促去了校办公室,亦说没有这样女生;又到校保卫处,处长没听完就笑了,三年前就有这样的传闻了,你们主任是不是没有上过网。现场就给北仑那个派出所打电话问,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
Mm不死心,只好走去北区职教学院。人家已经下班了,问,结果还是一样。绝对没有一位张某北仑写生,太荒唐了。你们媒体怎么就不会去医院看看有没有武警?

我觉得吧,那些炮制假消息的人可能是为了激励国民士气,或者说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经历多了,我也反感这样的说辞,首先一条,造假就是罪恶。人家弄假酒死人了,总不能一厢情愿认为人家没有劝你喝,仅仅是假冒而已,所以该原谅吧。

这叫什么逻辑?

最简单的常识,一条新闻,必须要有原文出处,作者、确切时间,以及保证消息没有在传播中发生变异。而网络传播的这类消息总是缺少这三样,没有作者,没有媒体出处,没有确切时间。

人笨起来的时候是没头没脑的笨,一条消息传了4、5年,还信以为真,就那条消息来说11月26日究竟是哪一年的?

更搞笑得是这种新闻后面几乎是千篇一律叫好声,还有人自作聪明:“其实是大学女生和哨兵串通好下的局!哈哈!。”有人故作轻松:“浪费一颗子弹啊~,好几毛钱呢”有人毫无理智:“杀一个小日本世上就少一个畜生不如的东西”有人故作优雅:“赶快把肝\肾\结膜取下来啊 别浪费了”还有残暴的:“建议鞭尸”,几乎没有一个人会想到消息的来源,那些漏洞大的。
令人无语。

政府把真实的新闻都封锁掉了,而对这种以仇恨、矮化以及YY为主的小消息放任自流。实在可以看出一个政府的胸襟和目的,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栗。

关于这类消息,引用一位先辈的话:“是不是一定要用谎言来对抗撒谎的敌人?难道事实还不够有力吗?那只不过是满足了我们一时的泄恨……假如你的谎言先被拆穿,那你在道德上的优越性何在?”

我补充一句:你也是个怯卑的家伙。

    还是偶的好兄弟知人善评呀,上次他说我需要静心,而这次,看来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卑鄙、无耻、下流,我靠”多么熟悉的评语。

相对来说,同样是同学,ran的评价就只见森林不见树木了,没有透过现象看本质嘛,引用江core的话来说就是:“你们啊,思考问题,都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关键是没有摆正自己的思想。经过4年的同居,吴man已经被我改造好了,ran唯独缺少了“知荣辱,践同居”的先进性教育。

 

关于下面的《恋人未满》,这个是著名的“反华歌手组合”“SHE”演唱,大家也知道的,基于某种不方便说出来的原因,我是很喜欢哪个selina的,关于这个selina同志,昨天我看《黑超特警2》里的邪恶外星人也叫做“蛇琳娜”名字挺像的,但是实际上差多了。至少从手感上来看,selina傲视群雌,如果有谁不同意的,我将给您回一句:“我的手感我做主”。

 

要说起来,那可是long long ago(木姥姥以先)了。应该是大二暑假之前吧,考试都结束了,但是还赖在寝室,除了看朝河兰之外终日无所事事。(导播:卡!插广告。)(插一句,今天上一见如故的反谣言中心,上面说这位AV女皇没有挂,这个是伊的官方站点http://maedamodels.com/ran/

这样的日子,是相当霉烂的,也不知道哪个家伙给我发了《恋人未满》MV过来,本来觉得这SHE吧,那么矮小胖墩的,不惹人爱(那时候应该还没有被逢青骂成媚日)。不过听了之后,觉得还满清新的,也够简单,很学生,很当下(原谅我,我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学术热情)。看了几遍后,也一厢情愿地认为selina跟某人长得很像,很有小偶像的架势。总之,好听(不得不承认,制作人把低音效果开的很厉害,放起来“动”人心弦)。

 

除此之外,那个时候我有没有干别的,我实在记不得了。

 

同样是昨天,偶然遇上同学自由落体。还没有打入帝国内部作卧底,却从乌篷船那边开到了黄浦江。这位同学论祖籍也是我同乡,姓寿。不过她没有乡人常有的那种自以为是,要这样的标准去评,也太低估她了。

 

与会双方就目前的全球摇滚趋势作了回顾与展望,特别是谈到了分别后摇滚的进展。并且就国内娱乐大事交换了看法,当她听到我只喜欢超级女声中的张含韵,惊讶地表示“全世界都在装嫩是有现实基础跟群众基础的”,我深以为然,同时默念王小波的名句“生活将不可避免地走向庸俗”,并在屏幕上打出“俱往矣,再过一年半载就只对声色犬马有兴趣了”,为表示自己的深度未减,酝酿半天后硬生生憋出一句偈语“装嫩是门艺术,装b是个马脚”。

会议同时,双方也各自交换了摇滚名曲,君赠我以Apocalyptica,我当报以lacrimosa

 

不过,乐极生悲的是,qq无法承受如此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竟然爆掉了,第二天回来开机看系统质检好像是缓存出问题了,怪不得重装也没用。

 

关于昨日,不得不提及的是:我生病了,请假回去睡了一觉,通身的汗。

恋人未满

为什么只和你能聊一整夜
为什么才道别就又想见面
在朋友里面就数你最特别
总让我觉得很亲很贴
为什么你在意谁陪我逛街
为什么你担心谁对我放电
你说你对我,比别人多一些
却又不说是多哪一些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甜蜜心烦,愉悦混乱
我们以后会变怎样
我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
再靠近一点就让你牵手
再勇敢一点我就跟你走
你还等什么时间已经不多
再下去只好只作朋友
再向前一点点我就会点头
再冲动一点点我就不闪躲
不过三个字别犹豫这么久
只要你说出口你就能拥有我
为什么你寂寞只想要我陪
为什么我难过只肯让你安慰
我们心里面明明都有感觉
为什么不敢面对
我不相信
都动了感情却到不了爱情
那么贴心却进不了心底
你能不能快一点决定
对我说我爱你

越来越低俗了,物欲的世界。。。

昨天隔壁的说他有个无线路由,装好,他负担一半。

没有想象中的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