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算可以,能放假,但我干嘛去呢?
 
1.回家
2.接同学
3.骑车玩
 
研究发现,最近找到本blog可以有下列方式。
 
请使用baidu或goolge或yahoo搜索一些关键词:
 
詹仁雄
大学生与八荣八耻
玫瑰之名  评论
“玫瑰之名” 小说
高校八荣八耻问卷
大学生与八荣八耻]
八荣八耻 选择题
什么是悲剧性
conde nast杂志集团
有关与八荣八耻的文章
关于八容八耻的诗歌
夜景 田野
username password
做爱好爽
USERNAME: PASSWORD:
 
水星人似乎对外文歌不感冒,我觉得不会啊。有些歌还是很好听的,不过这样还是比某些以听外文歌为荣的家伙好太多了,有些人啊,too navie,too simple,以为知道几首流行英文歌就敢忽视国语歌曲。 (不限于autumn)
   
在大概大三的这个时候,我开始听Rock。 
     
下面这段是那个时候写的:
    
“一早听说摇滚摇滚,又摇又滚。那都是堕落青年的偏好。虽然这个观念随着我进一步的深入而改变,但是在起初我就是这样认为。有个通例,人们总是习惯性地排斥自己不熟悉的东西,非但不喜欢,进而有些抵制的味道。我从前是这样,以后也会是这样。尽管自己不懂,我不能惘顾有这么一种存在而且十分有生命力的音乐形式。对我而言,目的是重要的,载体也是不可忽视的。假如同样一个主题,另一种方式更能充分体现,我就没办法忽视这种形式。就算有骨子里的讨厌,我也希望它能死的明明白白。先了解再开口于人于己都不是一件坏事。唯一的缺陷是了解的第一步异常艰难。通常要将自以为是打的粉碎才行。” 
    
那之后就去图书馆找关于Rock的图书,可惜,垃圾的宁大图书馆很让人失望。之后关于这种音乐的延伸,莫不是托同学与师姐的无私帮助,令人惊讶的是,所有指点过我的向导者们都是女生。而Rock这种音乐,在表面的世界只有一个小小的门,门里却是精彩纷呈。喜欢这种音乐的人,以此为名,似是暗语与通行证,与周围的同好们达成一个默契与友善的圈子。
   
最后,是那个时候写的一段感觉: 
    
“那几天是春天,最好的春天。是我之前一直懵懵懂懂知道些什么但是就象在沙后边看的一样。我从窗户看出去,有点象冬天,但田间的草似乎在嗤嗤的长,我可以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激素。让植物狂野,再让动物扭动他们可爱的身躯。他让人忘乎所以。我觉得我最想在这个时候躺在大地上。草穿透我胸膛,再指向辽阔的天空,一如××般坚挺。”
        
昨天才想到,我之前还有拍这些照片。把他找出来了。
下错了车站,往回走,好冷啊。
 
路边的大学。
某学校内的“八荣八耻”广告牌,由胡哥冠名刊登——甜蜜的免费
从窗口往下看,啧啧啧,伪白领呢。。。
 

忽然就有个念头,去山里的寺庙住段时间。

昨天晚上又是去聚餐,简单地说,就是一个总经理夫人陪三小p孩吃饭喝酒。龙虾也不怎么好吃,却贵,好像西区的龙虾也可以了。

欲望无穷大,平复。
这个目所能及的世界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