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第三个周末,前两个周末都去了宁大,都在小波家过夜,都是凌晨才能睡去,等起来,都是下午了。所以这样一来,等于是没有时间休息的。我自己也感觉自己是透支着什么。每天的感觉都没有那么好,没有精神。

    

不过要说精神我也很难向谁证明我以前有多少精神。

   

所以尽管每次都是去学校的,但我到现在却是仍旧不敢见某些人。怕见了,人家会失望透顶。不是么?毕业了,有工作了,怎么得都应该把之前在校时的一些劣态改了吧。人,要成熟,要稳重,要宽厚待人,自信,要穿着整齐,最好还有些时尚感。

      

偏偏我都是不具备的,而且正好相反,我都怎么感觉就周末的时候可以穿的随意一些,脏吧乱吧,在泥泞中滚一下吧。我烦透了平日上班时候的局促,很明显,上帝可不会帮你洗衣服,而整洁却是很重要的。但是对比从容的同事,我当然我不该抱怨自己没有一台洗衣机。对吧?

      

没错呀,坐在这头当然能计划去学校时顺便见某人,但实际上,不能。

2006-02-27 16:03:51

2006-02-27

2006-02-25 09:14:27

2006-02-25

一些T43的网上照片,自己的还没有时间去拍。以后再说。

t43

进去看看。。。

t43

t43

t43

和歌约人

2006-02-20

《透光之树》山崎千桐写信约会今井乡:“东京现在到处是春风在吹,白山已经白成了一片。想邀你来看看平泉寺的丁香。”大有平安朝贵族以和歌约人的风味。

so cool的话。知道谁说的吗?

“旧罗马被不信神的野蛮人攻陷了,第二罗马由于改弦易辙被阿加尔人的战斧劈开,现在这里是新的罗马,全部基督教归于您,两个罗马垮掉了,第三个罗马屹立着,第四个罗马不会有了。”
——普斯科夫修道院院长费洛菲上书瓦西里三世(1505-1533)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