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文/凹凸木
  
在还不是冬天的时候,
晚钟又起。
我们阴郁的大脑不如凡高的耳朵
无论是笔直的还是温柔的
在甜蜜的那阵风过后
迅速地颓败。
发狂,发狂,最好的已经过去了。
如一个异教徒面对古神像
  
止不住的谁将花洒落满地
那些在桂花香中落荒而逃的主义
那些在桂花香中持续老掉的女人
都失去动人的眼神
落在虚脱苍白的框中不可自拔。
桂花也可以是酒也可以是糖
但不再是花
  
转过头
改变的是方向
而,永远是的。
 

 

图为文氓们在ShuangBridge University视察娱乐场所工作情况。

周日读书琐记

2005-11-28

发信人: autumn (咸鱼保鲜), 信区: Reading
标  题: 周日读书琐记
发信站: BBS 宁波大学站 (Mon Nov 28 10:05:05 2005), 站内

周日读书琐记

发现老陀真是一陀巨牛无比的人物。
写人的时候真是传神,我是说他对自己写的那些人物了解的纤毫必现,从心底开始的那种纹路都能看出。
我开始看《鬼》上海译文新译本。

同时翻完了《与鲁迅相遇》,和鲁迅是老乡的名气很大的北大退休老教授钱理群讲课录音整理出的文字。
发现这家伙有把刷子,想想也是,如果能从浩如烟海的资料中耙梳出鲁迅的经历(很细琐的那种,譬如几月几号谁到家里说了些什么。)离把握鲁迅不远了。(资料=《鲁迅全集》+回忆录+同时代人的文章……)

另外还有一本《鲁迅的最后十年》,也是名声在外的著作。由享誉全国的愤青作家(真愤青,因为愤的有原则、有深度、有内涵。)林贤治。

此人笔力到位,思想上也有自己独特的坚持。他反对专制反对愚昧,但是对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抱有成见。认为他们没有坚持,是政府的“打手”,软弱。林贤治是个老派的中国知识分子,适合做永远的在野者。

从书中也可以看出眉目,譬如他极端厌恶周杨,对这位当时左联事件的主导人仇恨有加,当然,这是借鲁迅之口来讨伐的。对郭沫若也有一定的轻视。对胡适等人也没有好话,认为他们是投机分子……“我称他皇上”。

他欣赏鲁迅,认为在鲁迅的最后十年。实际上是一个反抗的十年。
对胡适等人的自由主义者投靠政府而著文讽刺,参加了左联,但是又对左联保持自我的独立,尤其是其中的掌权者。周杨解散了左联组织了“中国文艺家协会”鲁迅就起草了“中国文艺工作者宣言”。他反对周杨的“国防文学”,对周杨的评价是:耍手段,弄手腕,没有真正的作品。并且对高度组织化的左联、文艺家协会表示警惕。

----------------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这本最后十年并没有涉及到一些琐碎的事情。或者可以说,则本书并不是一本还原历史的著作。倒是从大局上讲鲁迅与左联等人的恩怨。

发现,这本书几乎没有涉及到鲁迅与日本人的关系。

我也不知道鲁迅和日本文人到底什么关系……

从一个错误的前提出发,可以得到任意一种结果。

※ 来源:·BBS 宁波大学站 http://bbs.nbu.edu.cn

就这样变成黄色,留下我一辈子牵挂,那大便涂遍科院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

昨晚,买台灯之后都已经8点了。小搞搞,然后开始写blog的专题。本来在上班的时候已经写了2000+的字,因为下班所以中断了。再加上主编又对另一篇稿子彻底否定,让我好不爽。

blog专题还是我比较喜欢的,提纲大致已经有数,资料也到位了。晚上就开始写了。写啊写啊写……中间还有一个小女子坚持不懈地骚扰我,幸好我艺高胆大,左劈右砍,被我杀出一条血路,幽闲地仇上一根烟。

到后来,人家扛不住了,睡去。而我仍奋战在通向文氓的道路上。后来又有一女子骚扰我,定睛一看是我小妹。我靠,狠命地刺激我,老拿大学里最不爽的事情来k我。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小功告成。烧热水洗脸洗脚。

0:10分了!

小妹在抓了我30小时候终于也退去。

我表现得像是死猪,事实上我的确是,无论说我什么我都承认。
我承认那个时候我很坏,简直透顶。我也承认我很后悔,我更加承认我只痛恨我自己。

有一首歌嘛,叫做《如果真的恨一个人,那就是我自己》。这是我国杰出的青年音乐家木玛创作的一支著名歌曲。其背景是在全民共建和谐社会热潮中,由于个人不够努力而导致的工作出现失误,个人作出了深刻地自我检讨,这份检讨书引发了音乐家木玛的灵感。从而诞生了本世纪初最伟大的咏叹调。

我发现我这个人一点都不节约文字,一方面可以从这篇东西看出来,另一方面,昨晚奋战之后,blog文字已经超过4000了,还是删节版。

睡觉之前,觉得自己发挥的已经酣畅淋漓了。觉睡的也很好。

上班后,又开始改,努力再扩展开来,使之形成一个专题。我在茫茫观点资料中寻找那个平衡点。到中饭前已经达到5000+字,真爽。要说写文字多的话是很爽的事情。你会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在某一刻我都以为自己能够冲破10000点。不过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