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毕竟是靠海的,阳光都是特别明亮。就为了这点,每次去到宁波的时候心情都是会不错的。阳光虽然不罕见,但是听说近来也是萎缩的厉害,《财经》有个消息说,由于污染,从50年代以来,这块土地上阳光的到达率每十年都会降低3%-5%。如果这样算的话,解放前,宁波阳光的强度还要强烈1/4。

周六的上午,忽然觉得无所事事了。去原先的荷马书店,老板似乎换了,主动打招来推荐信教的书,他说现在这个社会人心沉沦,还是有点信仰的比较好。“我们都是信教的……”我仅有的一点点对教派的好感在强大的热情下,偃旗息鼓。

走到南站,还没想到到底什么时候走。只好先站着看看来来往往的人群。阳光明亮而和熏,虽然有风但是不冷。如果要观察人,站在车站是个很好的场所,如果内心足够强大,还可以想象下各色人群的心思,据说文学家和变态们都是这样炼成的。我现在只对后者有点兴趣,因为文学家住在隔壁就是个笑话,起码,变态住在隔壁有助于匡扶人心,比信教有效多了。

相对于昨天下午在林杏琴的演出,我似乎对别的更感兴趣,如果换个人上台,可是会更加文艺的,对吧?

文艺与否,标准譬如化妆与否。曹方比她专辑封面的那个形象更加通俗,袁泉则比他的宣传照更加秀气。作为一名成熟的成年人,这是我一点不太严肃的看法。

插一句,托了秦刚的福,在国内不太有名的枪炮与玫瑰最近又hot了一把,虾米网都不敢放那张“太嘈杂,噪音太大,不适合一个成熟的成年人听”的《中国民主》了。

我也不喜欢这张专辑,对于旋律系的成年人来说,AXL ROSE不知道最近在混啥,跳票比魅族还厉害,噪音比朋克还严重。

不过很奇怪,似乎台上人穿的都很糟糕,不是皮靴就是短裙,最囧的就是主持人的帽子了。这幅装备我半个月之前在沈阳看到过,那地方盛产东北二人转。

而主持人的话,竟然让我生出一些惭愧的念头,时时让我觉得自己被“代表××大学、代表浙江”这些话绑架,被她不时而出的“热情”给劫持了,让我时时颤心不已,生怕演出的不成功皆由我的不热情和没有大局观而起。如你所知,这种责任感经常让我冷汗直冒,并拒绝参加此类集体活动。

尽管经常修练自己的内心,企图让他强大起来,但是在这类更为强大而无意义的责任感面前崩溃如仪。

我觉得只要继续在某公司混几个月,我就可以摆脱××青年的地心引力,成为彻头彻尾的行业流氓。后者更容易修炼成功吧。

最后,我要感谢驻校文艺青年牛小涯的传帮带,感谢所有宁波同学的热情招待,以及帮助。期待下次再会。



9 Responses to “代表也是不自由的”

  1.   一个点汉化版... Says:

    喵滴,又是公费腐败…

  2.   smokon Says:

    靠海和阳光明亮没什么特别联系吧

  3.   XO Says:

    第一段有恶意攻击社会主义的嫌疑。

  4.   mei Says:

    “我们都是信教的……”

  5.   XO Says:

    这么咄咄逼人,大概是马教吧,

  6.   smokon Says:

    而且是被洗礼过的

  7.   XO Says:

    我认识一些教徒,相当地和善。
    当然,是地下教会的。

  8.   autu Says:

    那个店家也是很和善的,脸上蒙着圣的光芒。
    问题是,我跟他不熟。

  9.   TT Says:

    我错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