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究竟有没有男女平等这回事?

十二月 31st, 2008

扬扬说了,世上根本就没有男女平等这回子事情,世界就是男人在主宰,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才能成为更独立的女人。

扬扬也说了,世上不需要那么多金戈铁马的女人,需要的是柔情似水的女人,只有从生物学本质上去看男女,才能玩的起来。除非你内心强大的像Samanthan一样,才有资格谈男女平等。

扬扬还说了,不要说什么不想伤害别人了,男人的心适合受伤,就算伤多重,也能恢复了,女人就算了,女人心是肉长的,男人的心是橡皮,磨损小的多。

扬扬说了,年轻轻的,别指望着忍辱负重就能得到完美感情,见势不妙趁早撤,不然越等越没有本钱。男人则不是,他们只要有事业,越来越有本钱。花花公子的老板就是榜样,到现在还有大把年轻姑娘躺到他身下去。女人要趁着年轻,搞定事业,不然就搞定自己男人。

扬扬说了,凡是男女不平等的地方,女人生活的都比较舒服。

传说中伤心的眼泪会倾城

十二月 15th, 2008

昨天晚上梦见你了,梦见我被追杀,走投无路,遇见了你,凄惶的向你说,有话对你讲。

可你神情倨傲冷漠,说你要去开会,你忙。刹那间,我梦中都变成了矮子,在你眼前低下去,低到尘埃里,满心都是伤痛。飞奔着离去,飞奔着逃命去。

你看你看,我说我会忘记你。但我没有想到,我只是忘记你的好,记得的,都是伤心。一声叹息后,伤心的眼泪倾了城。

不靠谱生活日记(二)

十月 28th, 2008

跳舞回来了,吃过饭了。发现酒酿还没有好,不够甜,决定再发酵一晚,明天早上再冷藏起来。超市的芝麻汤圆还没有。不过顺便买了瘦肉馅,准备和雪里蕻炒成小菜,明天早上配白粥吃。还有一个馒头,配玫瑰腐乳。白粥已经在煮了,明天早上稍微热一下就可以吃了。虽然我比较喜欢吃新鲜的白粥,可是早上起太早还真是要我老命啊!为了多睡半个小时,我只能牺牲口腹之欲了。

跳舞回来的路上,和蕊蕊打电话了。蕊蕊说,你过的真是完美生活。

欸,谁知道呢。要是除了跳跳舞,还能谈谈情的话,是不是就更完美了?

不过,要是有情可谈的话,是不是我的厨艺有得荒废一点了?单身男女在家里做饭,实在不是谈情的好气氛,估计变成性派对的可能性高涨啊。想想约会还是在公园比较像正常气氛吧。

不靠谱生活日记(一)

十月 28th, 2008

我,80后中辈分比较大的。我一直在想一个比较叫的响的自称,比如早些时候,人们见面都说,某家,在下,小人,小女子,妾身,等等。可惜我对前面几个三个十分不感冒。而且,在这个88,89年的小姑娘都能大喇喇地自称老娘的时节,我作为她们的领头人,明显已经属于老姑娘了。我总不能还涎着脸,说一声小女子,这也太寒碜了点。要说妾身么,可惜至今还没有找到一个和我一样不靠谱的男人来苟合一下,想摆出妾妇之道,也不大有可能。所以,我只能就这么没有个性地继续我我我下去了。

前天回家了一趟,见到了小侄。小家伙已经上大班了,能头头是道的讲话了,似乎可爱的不得了。可我天生不爱喜欢讲话的人,唧唧喳喳个没完。最尴尬的是,不知是谁教了他,吃饭的时候,他大声问我,二姑姑,你怎么没带男朋友回来?小姑姑都结婚了,你怎么还没人要啊?别人都哄地笑了,他就越发得意。妈妈倒是怕我生气,讪讪地笑了笑。我只好笑着对他说,嗯,不敢带回来啊,你这么爱吃肉,我怕你咬人家一口啊~~

吃完饭,没敢往家里待,想想还是回来算了。塞了点钱给妈妈,虽然她一直说不用钱。我不能在家里照顾她,让她和哥哥嫂子住一起,身边有个钱傍身,我也就安心一点。大学的时候,一直想,以后毕业了,工作了,要把妈妈带出来和我一起住,可是现在,我自己到处打游击似的过一阵搬一次家,还是算了。再说了,要是妈妈和我一起住,我大约不能像现在这样子自在了,总会惦记家里有个人;我是懒得讲话的人,妈妈连个说话的人也找不到了。

昨天下班后,去了趟超市,添了几样干货,买了点糯米,一只猪蹄,几样小菜,但超市里没有芝麻汤圆了。家里的酒酿没了,一直想买,去超市看了看,终究不放心,还是买了酒曲自己做,昨晚忙了一个小时,大概今天晚上就能吃了。昨天晚上炖的醋姜猪脚还有一大半,今天的晚饭很好解决了。晚上要去学校蹭舞蹈课,这周开始教伦巴,希望不会太难。最重要的是,教拉丁的老师是个美女,真正的美女,美的让我小心脏乱跳啊。上周带着我跳恰恰的时候,我激动得差点就晕过去了。

据说这周处女座运势一般。那就好,我只要平平安安就上上大吉了。下班后先去学校,上完课,再回家吃饭。回家路上要记得去买超市买汤圆,明天早餐就有着落了。

 

Sisley是个好青年

十月 25th, 2008

这里的内容不会显示在首页,您可以自如地截断日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