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09

欠你那么多伤心,没得补偿

星期四, 一月 15th, 2009

就算满头白发,还是想到那一句再也不见.

把夏日骄阳都化了冰霜,都不能形容你的决绝.

谁要剩下的玫瑰花香,还没有完全被你带走,

谁要剩下的佳期,于我都已是浪费.

 说了愿逐月华那句话,怎么会舍得收回它

让我无处追随你脚步,就把岁月还给了暮色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