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08

到如今都是错

星期日, 六月 22nd, 2008

夜好深,已经近了凌晨.拼死命的工作,头疼欲裂.

没有你的消息,保持着尊严,不去联络你.可是想念你,一丝丝的想念直如疼痛袭上心来,就像是一条冰凉的小蛇,贴上身来,恐慌的几乎崩溃.到处寻找你的印迹,看见你旧时的文字.明明知道这不是现时,但难过却扑面而来.

我知道,这统统不是你的错,只是你的自由.我何德何能来要求你同白纸一张般等着我和你相逢?!我自己何尝不是满心瘢痕?!

只是去年今日此门中,人命桃花相映红,人面是对人常带三分笑,桃花也盈盈含笑舞春风.

 

给你的情书

星期三, 六月 18th, 2008

已经算是仲夏,天气不能说不好吧,虽然不是蓝天白云,但也算是明媚.外出时候,暴于日头之下,遍身沁出汗来,忽然觉得濡热难当,这满满当当的人潮,都教我觉得寂寞,在寂寞中分外想念你.

 

傍晚时分,去了河边,坐着,看落日飞霞,看碧色的树木和绮丽的香花渐渐转掉颜色,隐入薄薄的暮色中去;园林工人新割过的草地,沁出青草清甜中略带羞涩的气息,绕在鼻端像是你的发香.你看,我还是想念你了.

 

从实验中抬头,看见一个人影走过,恍惚间竟然叫出你的名字,下个瞬间,不觉失笑,怎么会是你呵?想到千里之外的你,安然想起你恬静羞涩的笑脸来.

 

香樟还是碧森森的,阳光斑驳的影子像是撒了一地心碎.看见很多人搬离了学校,行囊重重,像是跑江湖卖艺一般,只是还年轻气胜,尚有稚气吧.去年这个时节,你和我也曾这般彷徨吧.可记得那些时候,我们常常坐在甬江村边的篮球杆下,边拍打蚊子,边吃一只冰淇淋,甜蜜地不知岁月预留给你我的艰难和别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