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08

祷告,连手都举不好

星期四, 三月 20th, 2008

好似很久没有来这个地方说话,大抵是因为想像一切还算是顺心,日子一日一日的顺畅和美起来,连爱情也不可思议的甜美,教我沉醉。

上上周的时候,看上海一周,看到狮子座的运势倒数,这一周不例外,心里不免觉着不是滋味。但也就算了。

但是电话给家里的时候,心里很难过。爸爸又出事了,干活的时候从手脚架上摔了下来。胸椎压缩性骨折。这在年轻人尚且不算轻伤,对一个52岁的半老之人,又岂能易捱?爸爸接电话,声音故作轻松,我也不能让他难堪,也只能插科打诨,但是眼泪死忍也忍不住。去年砸伤了脚,到现在还时时伤痛。现在,却只有比以前更严重。

妈妈抱怨物价飞升,完全不能理喻。春节时候的菜籽油是7.5¥/斤,现在是9.0¥/斤。多亏过年的时候,我发狠,一次囤了十多斤,俭省些是够吃一阵子了。

我在这里,什么都不能为他们做,我甚至连自顾都无暇。原以为,长大就能有力量,能让他们摆脱这种尴尬的生活境地,可还是不能,还是不能,还是不能。我甚至连安慰都不能给的贴心贴肺。仅有的几句安慰,听起来像是选举演讲,空头支票的嫌疑死活摆不脱。

连做梦都做得凄惶,无助地看自己站在坑里,没有逃开的路,等着漫天的舌头下雨一样落下来,砸得全身生疼生疼,害怕的从睡梦里哭出声来,再也睡不着,呆呆坐着看天明。

我多么渴望自己三头六臂,人五人六,张牙舞爪。哪怕得罪和伤害全世界,我都渴望自己立刻有力量,能够把父母都罩在我的羽翼下,遮风避雨。可是我做不到,做不到呀~

我甚至,祷告时分,连手都举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