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对他说’ Category

欠你那么多伤心,没得补偿

星期四, 一月 15th, 2009

就算满头白发,还是想到那一句再也不见.

把夏日骄阳都化了冰霜,都不能形容你的决绝.

谁要剩下的玫瑰花香,还没有完全被你带走,

谁要剩下的佳期,于我都已是浪费.

 说了愿逐月华那句话,怎么会舍得收回它

让我无处追随你脚步,就把岁月还给了暮色迷离

 

 

於是悲欢起落人静默

星期六, 十一月 29th, 2008

口是心非,你深情的承诺都随著西风飘渺远走
痴人梦话,我钟情的倚托就像枯萎凋零的花朵
星火燎原,我热情的眼眸曾点亮最灿烂的天空
晴天霹雳,你绝情的放手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於是爱恨交错人消瘦
怕是怕这些苦没来由
於是悲欢起落人静默
等一等这些伤会自由

我不过是希望你尊重一下我的感受,你何必总是让我觉得我是自取其辱?

请你对我笑

星期五, 九月 5th, 2008

我觉得恐惧,抓不住的恐惧。这段感情叫我伤感。但是你不明白。你会怪我小题大做,你会说:你们女人真麻烦。但是我确实没有安然的感觉。我害怕自己甚于害怕你。

流觞

星期二, 七月 8th, 2008

我觉得寂寞,深深的寂寞。

不是因为没有人能够说话,不是因为只能整日枯坐,除却看书就是工作,不是因为时光急逝带来的焦虑。

只是因为,没有你。

给你的情书

星期三, 六月 18th, 2008

已经算是仲夏,天气不能说不好吧,虽然不是蓝天白云,但也算是明媚.外出时候,暴于日头之下,遍身沁出汗来,忽然觉得濡热难当,这满满当当的人潮,都教我觉得寂寞,在寂寞中分外想念你.

 

傍晚时分,去了河边,坐着,看落日飞霞,看碧色的树木和绮丽的香花渐渐转掉颜色,隐入薄薄的暮色中去;园林工人新割过的草地,沁出青草清甜中略带羞涩的气息,绕在鼻端像是你的发香.你看,我还是想念你了.

 

从实验中抬头,看见一个人影走过,恍惚间竟然叫出你的名字,下个瞬间,不觉失笑,怎么会是你呵?想到千里之外的你,安然想起你恬静羞涩的笑脸来.

 

香樟还是碧森森的,阳光斑驳的影子像是撒了一地心碎.看见很多人搬离了学校,行囊重重,像是跑江湖卖艺一般,只是还年轻气胜,尚有稚气吧.去年这个时节,你和我也曾这般彷徨吧.可记得那些时候,我们常常坐在甬江村边的篮球杆下,边拍打蚊子,边吃一只冰淇淋,甜蜜地不知岁月预留给你我的艰难和别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