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你那么多伤心,没得补偿

一月 15th, 2009

就算满头白发,还是想到那一句再也不见.

把夏日骄阳都化了冰霜,都不能形容你的决绝.

谁要剩下的玫瑰花香,还没有完全被你带走,

谁要剩下的佳期,于我都已是浪费.

 说了愿逐月华那句话,怎么会舍得收回它

让我无处追随你脚步,就把岁月还给了暮色迷离

 

 

於是悲欢起落人静默

十一月 29th, 2008

口是心非,你深情的承诺都随著西风飘渺远走
痴人梦话,我钟情的倚托就像枯萎凋零的花朵
星火燎原,我热情的眼眸曾点亮最灿烂的天空
晴天霹雳,你绝情的放手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於是爱恨交错人消瘦
怕是怕这些苦没来由
於是悲欢起落人静默
等一等这些伤会自由

我不过是希望你尊重一下我的感受,你何必总是让我觉得我是自取其辱?

我知道,婚姻是一种生活的开始,而非结束

九月 12th, 2008

有点开心有点慌乱。和他说,这几天就是我们未婚大龄女/男青年最后的日子。有什么结婚后不能干的事情趁着现在了结了,比如见见老情人,玩下一夜情什么的。他笑,可惜了,我这还是初恋呢,连个老情人前女友什么的都没有。呵呵。

通知荣儿的时候,她大惊失色,问:你是不是有了?奉子成婚?!我再三保证没有,她还是念叨,太惊人了,怎么这么突然。

和小妹妹说起,她也问:是不是我要当小姨了?我无语。

哥哥也含蓄地问:是不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事情?我告诉他没有,就是想结婚。哥哥夸张地说,感觉五雷轰顶。

难道现在奉子成婚是大势所趋?那我就没有赶上时髦啊。

呵呵,但是爸妈的反应很好,就说,随你高兴。

没有告诉再多的人,只是和几个比较亲近的朋友同学说了一声。还好,大家的反应都很平和。我很开心。

在没有遇见Ben之前,我觉得自己大概还要很久的等待和转折,才能遇见这么一个值得厮守一生的人,或者到了最后,也不一定遇见,说不定就随便找个什么人,将就一下,结个婚算个数,算是给家里人一点交待。

可是遇见他,我就知道了,今生就是这个人了,不论迟早,我们都会在一起,从皮光肉滑的青年时代一直相爱,一路欢喜着老去。我们之间有着十足的吸引力,不管是心灵还是肉身。抛开其他,单单是这个人,任何时候都能让我笑,让我满心欢喜,我就已经非常知足。我们之间十分顺利,没有过多的互相试探,逃避躲闪,没有悲喜交加跌宕起伏,可是我们所有的欢乐笑颜从没缺失。分离时候,那些旧欢如梦的惆怅,就像是黎明时分的海潮,一声一声像足叹息;相聚时分,他就是那障目的一叶,除却他,我什么都看不见,也不愿看见。

即便这样浓烈的爱,我们也都清楚的明白,婚姻于我们,不是旧生活的结束,而是新生活的开始,而且旧生活将在其中保持延续的权利。好朋友问我,为什么结婚?我只能说,我们只是为了结婚而结婚。甚至不是为了爱情结婚,我们现时的爱,也能得到快乐,我们不敢保证有了婚姻就能保证爱不消减,或者更浓烈,我们只能保证或者只能努力在婚姻的框架里延续我们的爱。

 

 

 

请你对我笑

九月 5th, 2008

我觉得恐惧,抓不住的恐惧。这段感情叫我伤感。但是你不明白。你会怪我小题大做,你会说:你们女人真麻烦。但是我确实没有安然的感觉。我害怕自己甚于害怕你。

流觞

七月 8th, 2008

我觉得寂寞,深深的寂寞。

不是因为没有人能够说话,不是因为只能整日枯坐,除却看书就是工作,不是因为时光急逝带来的焦虑。

只是因为,没有你。